手机版
       

拼将残勇赋春风(13)

作者:梁秉堃   出版社:经济科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应一些友人的要求,我把曹禺的最后时刻记录下来,奉献给读者。

  无疑,在国内也包括国外,有許许多多的人都把亲切的目光投向了曹禺,关注着他是如何度过人生最后时刻的——

  由于患有肾功能衰竭病,已经住了8年北京医院的曹禺,在1996年入冬以来,又开始患感冒,体温并不很高,只有摄氏37.2度左右,但是进食的胃口却越来越不大好。后来,主治医生进行了积极诊治。然而,在打了6天吊针以后,体温才渐渐有所下降。这,并不一定是好现象,或许还是一个不祥的先兆吧。

  12月初,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等人来到北京医院,向作为文联主席的曹禺汇报全国第六次文代会召开的筹备情况,邀请他一定要出席开幕式,并在大会上发表讲话。曹禺不无担心地表示:“我真是很惭愧,知道这次会议很重要,但是恐怕不能参加了。”高占祥听了以后摇摇头,又降低要求说:“您或者只到会几分钟,讲上几句话,和大家拍个照。这样总可以了吧?”为此,他们征求了主治医生的意见,医生毫不犹豫地表示不同意。因为,曹禺的病是很怕感染的,不宜参加任何在公共场合的社会活动。然而,曹禺自己还是非常想参加的,甚至已经悄悄地让夫人李玉茹给拟写了一篇讲话稿子,内容主要是讲做人的道理,即做人要有高尚的情操、高尚的品德。同时,特意强调还一定要有较高的文化。显然,这是他从一生经历中领悟出来的道理,真可谓语重心长的肺腑之言。事后,曹禺依然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为自己没有向大家讲出这些话来而耿耿于怀。

  12月10日的下午,陪伴在病床前的李玉茹发现曹禺胸中有痰又咳不出来,便赶忙找主治医生进行治疗。医生立即给曹禺服了消炎药。

  又过了两天的下午,李玉茹给曹禺拿来了一套新订做的西式服装,准备试衣。可是,在3点多钟,又发现曹禺有些呼吸急促,再次找到主治医生检查,结果确诊为急性肺炎,而且胸内已有积水。为此,为曹禺再次打了一个小时的吊针。直等到晚上7点多钟,曹禺和李玉茹才吃上晚饭。平时,曹禺常常昏睡着,吃两口饭就说饱了,而这一顿饭他却吃得很多、很香、很好。晚上8点多钟,李玉茹离开医院回家休息。过些时候,医院护士给家里打来电话告诉李玉茹,曹禺又起来了,穿好衣服正在看电视,后来又看了一会儿报纸,并在10点半做了治疗,然后躺下来休息了,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13日凌晨的1点多钟,曹禺醒过来以后说:“你们给我穿衣服,我要起来。”护士耐心劝阻说:“现在是深夜,还是不要起来了吧。”凌晨两点半钟,值班医生前来查房,看到曹禺呼吸、心率都很好,曹禺自己也说感觉不错。为此,大家也就更加放心了。

  凌晨3点45分,护士长再次来查体温,感觉曹禺体温又高了一些。几分钟以后,曹禺的呼吸突然慢了,脉搏也慢了,情况不大妙。护士们马上做人工呼吸,并且找来主治医生进行抢救。4点40分,李玉茹得到消息后赶到北京医院,医生没让她进病房,告诉她曹禺正在进行紧急抢救。

  凌晨6点05分,李玉茹来到曹禺的病床前,看到心脏监测器里已经是一条亮光的平行线。家人悄悄告诉李玉茹,她在大声呼叫曹禺的时候,荧屏上的亮光线还轻轻地跳动了一下、又一下……显然,这就是曹禺最后的心理反应,情感反应,也是向人生郑重、又遗憾地告别的反应。

  曹禺,一个被誉为“中国莎士比亚”的剧作家,于1996年12月13日凌晨3点55分去世,享年86岁,永远离开了他非常热爱也非常愤懑的人世间。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