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啊,我们的总导演!(5)

作者:梁秉堃   出版社:经济科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接下来,焦先生列举了不正确的意见,并逐一进行了批驳——

  1. 要求丁四嫂不用哑嗓。他说:“对于丁四嫂的多面性格尚不十分满足的意见,是对的——然而,这不等于说,把丁四嫂急躁的一面全部削弱,成为今晚所演的这样,这样演是接近程娘子(程疯子之妻——引者)而不是丁四嫂。”

  2. 要求每一句台词完全听得清楚。他说:“要求演员把每一句台词清清楚楚送进观众心中,是对的。但,他们的意思是要演员再大点声音,那结果就势必使演员不顾人物的思想感情状态,不顾规定情境,不顾气氛情调,专事大声狂吼——如今晚这样!”

  3. 要求程疯子在第二幕第一场(半夜的院子里。——引者)出场时,看见程疯子面部表情,要求灯光“照明”。

  4. 硬说第三幕第一场(指小茶馆外的群众戏。——引者)“过于生活”、“与主题无关”。

  5. 说程疯子的职业性动作太多。

  焦先生明确地提到:“听取意见,我们要耐心、虚心。但,对于其中戕害艺术的部分,企图拉回到形式主义范畴去的思想,我们虽受严重批评,也应坚持到底,一切在所不计!”“为了维护艺术,为了达到正确的创造途径,我们是宁愿蒙受”不虚心”的批评呢?还是为了个人一时得到”虚心”的虚名而毁害了艺术呢?”

  焦先生还尖锐地指出:

  我今晚看了戏。觉得于是之和叶子的人物形象大大走了样儿,尤其是丁四嫂的形象。为什么把声音变得那样尖,那样亮,那样柔呢?丁四嫂宛如一个风未吹过、雨未打过、毫无忧虑、吃得壮壮的女人,只是因为她懒,或者因为她好赌、好吃,好什么的,才把日子搞穷而穿上一身破衣服的!这里看不出反动政治的压迫,看不出丁四嫂是怎样受苦的劳动的人,看不出她是一个被精神与物质的苦难所煎熬成为嗓音像破砂锅一般的人来了!今晚的丁四嫂,处处是柔情,看不出这一个直率但又没有涵养的女人的挣扎性来了。我所看见的,只是演员在力求美化她的人物,以至甘心放弃了她的表演任务!

  程疯子在许多地方,也和丁四嫂一样,大吵大闹,高声“演戏”,把第二幕第一场叨念小妞子一段台词,处理成朗诵式的独白——16世纪式的表演!于是之同志竟忘记了你演的程疯子是半夜走出来,不肯惊动任何人,怕吵了任何人的觉,而偷偷出来一个人小声叨念的。我看得出来,今晚的表演都是在讨好几个少许提意见的人,而欺骗了广大观众。今天,作为观众之一的我,是忍受不了这种、也可以说是欺骗、也可以说是愚弄的!我要不顾情面地向你们抗议——因为你们忘记了你们是艺术家。

  我希望我不是在向你们斗争——艺术思想上的斗争,而是在希望你们帮助我共同向形式主义作斗争。因此,希望你们通过自己来向全体演职员进行深刻的教育,使大家为了现实主义的、从生活出发的艺术创造而坚持到底,为维护“我们的艺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语)而共同走这一段相当长的艰苦的道路。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