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啊,我们的总导演!(7)

作者:梁秉堃   出版社:经济科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焦先生这时已经离开了“牛棚”,刚刚放到群众当中继续接受监督和改造,接到看连排的通知以后,一位和他关系不错的演员,马上来到他住的小平房里好言相劝。

  演员问:“你真要去看连排吗?”

  焦先生答:“要去,不去是不礼貌的。”

  “看完以后,你还要发表意见?”

  “那当然。”

  演员想了一下说:“如果非去不可,我提出三个办法供你选择——第一,是看完戏以后一言不发,这样他们就抓不住你的”辫子”,顶多说你不够积极;第二,是光讲好的方面,一个字也不要批评,他们顶多说你有顾虑,不诚恳;第三,是凭着自己的认识水平和艺术水平,想到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可能是最危险的。”

  焦先生听后一阵沉思,没有吭声。

  演员继续说下去:“我不希望你选择第三种办法。因为这种办法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即使暂时不批你,也会记下一笔账,以后是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敲打你的。”

  焦先生抬头问:“你说完了吗?”

  演员点点头:“完了。”

  焦先生向演员笑了笑,还是没有吭声。

  演员看得出焦先生是要坚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为此心里不由得有所担忧。

  焦先生看《云泉战歌》连排的那一天,特意换上一身衣服——一身半旧的灰色毛料中山装,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连裤线也是笔直笔直的。而且,如同以往一样,头发也梳理得一丝不乱,乌黑发亮。他走进首都剧场后楼的三楼排练厅,来到最后一排座位上和一些演员一起看戏。

  连排结束以后,并没有人征求焦先生的意见,他对此也不在乎,自自然然地回到史家胡同宿舍那间又阴冷、又黑暗的小屋里去。

  第二天,“军工宣队”派人来找焦先生谈看戏的观后感。焦先生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出了15个字来:“政治上刚及格,艺术上只能给20分。”这些话在“文化大革命”中,出自“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之口,就像是爆破了一颗原子弹。听意见的人顿时惊吓得目瞪口呆,并且深为焦先生捏了一把汗。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