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我们能否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作者:袁浩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  和讯读书
  2010年,我国GDP总量大致是40万亿,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2010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400美元,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行列。当今世界,有很多国家一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跨过3000美元这个关口后,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国际上公认的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但就比较大规模的经济体而言,仅有日本和韩国实现了由低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转换。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72年接近3000美元,到1984年突破1万美元。韩国1987年超过3000美元,1995年达到了11469美元。从中等收入国家跨入高收入国家,日本花了大约 12年时间,韩国则用了8年。

  拉美地区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则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代表。一些国家收入水平长期停滞不前,如菲律宾 198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671美元,2006年仍停留在 1123美元,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人均收入基本没有太大变化。还有一些国家收入水平虽然在提高,但始终难以缩小与高收入国家的鸿沟,如马来西亚198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812美元,到2008年仅达到8209美元。阿根廷则在1964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就超过1000美元,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上升到了8000多美元,但2002年又下降到2000多美元,而后又回升到2008年的8236美元。拉美地区还有许多类似的国家,虽然经过了二三十年的努力,几经反复,但一直没能跨过1万美元的门槛。

  中国现在已经走入中等收入陷阱,那么,我们能走出来吗?

  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来看看,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一般特征。

  人民论坛杂志在征求50位国内知名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列出了“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十个方面的特征,包括经济增长回落或停滞、民主乱象、贫富分化、腐败多发、过度城市化、社会公共服务短缺、就业困难、社会动荡、信仰缺失、金融体系脆弱等。

  上述特征一般人可能不好理解,简单的说,亚洲拉美国家之所以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最突出的问题是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社会分化严重,社会基础的分配体系不适应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的需要。政权在利益集团的把持或影响下,往往侵占公众利益,不能推进符合全社会利益的制度改革,导致社会冲突不断,政权频繁更替,政策左右摇摆,影响经济进一步发展。发展初期,人们面临的问题是把蛋糕做大;到了中等收入阶段,蛋糕怎么分就成为主要的问题,如果分得不公平,可能引发剧烈的社会冲突,对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对照中国现状,与拉美、亚洲等曾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何等的类似!政府公信力急剧下降,权力滥用,官员骄奢腐败,社会矛盾尖锐,仇富仇官几成潮流;制造业举步维艰,产业空心化越来越严重,产业升级前途迷茫;虽然我们理论上还保持高速增长,但是增长很大程度是政府主导的铁公机与房地产投资构成。虽然我们通过释放土地资源与享受人口红利还能支撑经济10来年的增长,但是,10年后,当支撑经济发展的土地资源消耗一空,人口红利逼近零点,我们拿什么来支撑经济的持续发展?难道,2020后我们只能去迎接一个失去的几十年?

  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要我们拥有改革的勇气与决心。需要我们打破存量不动只做增量的模式。

  (详见第五章:中等收入陷阱:对策与出路)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