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中国经济会崩溃吗?(5)

作者:袁浩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  和讯读书
  政府对基本商品的价格管制扭曲了供需关系

  政府对三种基本的相对价格的管制,加剧扭曲中国总需求和总供给之间的关系

  外国商品对国内商品的相对价格是由政府控制,通过名义汇率,从而推动实际汇率的短期波动。人为的保持人民币被低估,导致进口价格昂贵,进口商品的消费低迷,而政府另一方面却对出口进行补贴,另一方面对进口商品实施颁发许可证制度。这扭曲了总需求的分布(太多的出口和太少的消费)并刺激出口和需要进口许可证商品的过度生产,同时限制了非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供应。

  政府还控制和扭曲资金使用成本,使受保护的企业部门借用相对工资十分便宜(实质负成本)的资本。家庭部门的收入通过税收被转移到企业部门(通过工资,货币和利率政策)以及过低的企业信贷成本结合在一起,意味着过多的企业储蓄和固定资产投资。矛盾的是,尽管相对较低的工资率,中国增长模式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由于资金成本过低,这些公司大多是国有企业从国有银行得到廉价融资。因此,在大量的劳动力过剩的国家,许多从重工业到基础设施投资项目都是资本高度密集型的。这种资金成本扭曲的背后是中国过度投资和资本产品泛滥。

  相对于其他商品和资产,土地成本过低,这导致在商业和住宅性房产领域的过度投资。土地是由政府控制,政府从农民和城镇居民手里以低价征用土地,然后层层加码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从而导致房地产开发商对中高档住宅和商业房地产的过度投资。

  中国通过积极主动地控制三个关键的相对价格,扭曲需求,放大房地产投资,资本支出和出口,同时抑制消费支出。同时,它扭曲了总供给结构,鼓励过度生产物质资本(机械,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和压低消费品和服务的生产。除非这些关键的相对价格管制被更灵活的汇率和市场决定的存款和贷款利率和土地价格所取代,否则这种总需求和总供给结构的扭曲将保持不变。这些扭曲,加上人为的压制工资增长,降低了家庭收入水平和消费。

  直到政治领导层在2012年10月的换届前,中国的决策者们依然能够通过高水平的投资让经济持续保持高增长。为了确保平稳过渡,中国的决策者们将尽一切必要保持国内生产总值8%以上的增长率和5-6%以下的通胀率。如果经济放缓太多,他们将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包括10万廉租房计划),并实行财政,信贷和货币刺激政策。如果通货膨胀加速,他们将利用非市场的措施收紧货币和信贷政策像行政管理工具。因此,在2012年底前硬着陆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但在2013年,中国的不平衡增长模式开始呈现出到达临界点的迹象。如果硬着陆发生,它可能会在2013年或2014年,但不会更晚。考虑到长期过度投资所呈现的虚假繁荣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参考苏联的情况),但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将显着上升的时间是在2013-14年度而不是更晚。

  无独有偶,2011年10月22日,郎咸平教授在沈阳演讲中也抛出一个“政府已经破产,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即将爆发”的观点。在郎咸平教授演讲中,除了指出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政府投资在GDP比重过高)、制造业危机、产能严重过剩等问题之外,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对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阐述。他给出一些触目惊心的数据:银监会公布地方政府负债16万亿,而美国评级公司穆迪,2011年7月份发表研究报告说:在这个基础之上(银监会数据),我们政府少算了3.5万亿,加在一起,19.5万亿接近20万亿,还有国营企业多少钱?自己承认吧,16万亿,加在一起36万亿……36万亿的负债,要还多少利息,一年2万多亿。而我们地方政府即使算上宏观调控后卖地的收入,连利息都还不起。结论,2012年开始,地方政府将如同欧债危机一样爆发债务危机!

  客观的评价,郎咸平教授与鲁比尼博士的分析都很有见的,指出中国经济的问题也客观存在,甚至有些结构性的问题比他们的描述还要严重得多。但由此得出中国经济即将硬着陆甚至崩溃的结论,却是站不住脚的。原因很简单,中国由于特殊的体制——中国政府干预经济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其可以动用的资源与手段来影响经济的能力也完全是西方国家无法比的。没有这个基本面的认识,任何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测都将失之偏颇。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