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思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作者:袁浩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  和讯读书
  对于上述问题,官方的解决思路是什么呢?

  2011年3月,商务部部长陈德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的指导政策:“稳出口、扩进口、减顺差。”

  怎么稳出口?

  陈德铭称,一些主权债务国家和金融体系的隐患还没有消除,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和汇率波动还比较厉害,保护主义也在不断升温,所以国际贸易可能增幅会下降,不会像原来那么快。从国内来看,我们也面临着原材料涨价、劳动成本上升以及部分劳工短缺等问题,此外,节能环保的要求更高了,各种成本推动的因素也在增加。陈德铭认为,今年的出口会有增加,但增幅不会很快。

  怎么扩进口呢?

   “我们加快了结构的调整和优化的程度,同时推进了自贸区战略和加快实施促进进口便利的措施”。陈德铭初步判断,今年我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可能会进一步下降,顺差的情况可能会改善,但也不能排除个把月有贸易逆差的情况。

  我们知道,外汇储备短短七八年时间增加了3万亿美元,这可不仅仅是贸易顺差的原因,还有大量热钱涌进中国,赌人民币升值(外汇储备中的热钱应该不低于1万亿美元),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官方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鼓励对外投资,也就是鼓励企业走出去。陈德铭称,中国的“走出去”绝大部分是指企业投资。企业投资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去年非金融领域的海外投资已经达到590亿美元,与去年引进外资的1000亿美元相比,已接近6:10的水平。

  陈德铭表示,在去年590多亿美元的(对外)投资里,有64%-65%投资于周边的亚洲国家。如果加上在欧洲和东盟的一些国家的投资,共占72%左右。他预计,中国将用5-10年的时间,逐步实现资本进和出的基本平衡。

  对于到海外投资的风险问题,陈德铭表示,我们遵循的是“政府指导、企业决策”的原则,政府会把所掌握的在各国投资的风险情况提供给企业,还要建立和完善应急机制。

  好吧,让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官方的解决思路。

  这个“稳出口”,我的理解是“稳如泰山”,什么都不做的意思。因为出口减少是靠“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和汇率波动还比较厉害,保护主义也在不断升温”以及“我们也面临着原材料涨价、劳动成本上升以及部分劳工短缺等问题”被动的减少出口。这也难怪,一方面国内过剩的产能要找出路,另一方面扩大出口增加外汇储备不过是悲剧性的成长,隐患很多。左右为难之际,就只好“稳如泰山”等客观环境变化让出口自动减少了。

  “扩进口”就很有意思了。全世界可能还没有一个国家象我们这样,要为“扩进口”——好吧,就是买东西而苦恼。还得“加快实施促进进口便利的措施”来扩大进口减少顺差。是我们企业现在钱多得花不完,甚至要惊动商务部领导来操心扩进口的问题?当然不是,是汇率阻碍了进口。先不说中国现在到世界买什么就涨什么,仅仅是一个汇率就可以让企业支付远超过到岸价格的成本,如果再加上关税成本就更不得了,这样虚高的成本不仅没有几个企业能承受,而且会带来输入性通货膨胀等严重的后果。

  请看一个真实的案例。某金融投资企业从西班牙进口一辆原装手工跑车。这辆车在西班牙出厂价格大致是400多万人民币,进关后,税收、汇率等费用加上去后,成本变成1200万人民币,然后销售商考虑自己各项成本以及销量的因素再加了300万人民币,最后这辆车到了消费者手时,已经变成1500万人民币的天价!如此高额的进口成本,如果不是奢侈类产品,请问,有几个消费者能承受?

  那么,资源性产品呢?这可是我们发展经济不得不进口的必须商品。不得不进口的结果就是我们不得不捏着鼻子接受别人敲竹杠,以铁矿石为例,2006年到岸价格是64.12美元/吨,2011年到岸价格飞升到176.22美元/吨,上涨2.74倍。考虑到还有个汇率因素,钢铁厂实际支付的价格远远超过到岸价格。成本的飚升必然导致钢材价格大幅度上涨,2006年我国钢材价格大致3500元/吨,07年一度达到6000元/吨的高峰,这几年受需求影响钢材价格一直在5000元/吨的价格徘徊,2011年在房地产遭遇最严厉的宏观调控,铁路建设大面积停工的影响下,钢材价格才回落到4200——4500元/吨。但是,这个价格带来的结果是钢铁厂平均利润不到3%(甚至是很多钢铁厂都出现巨额亏损),所以,一旦需求形势好转,钢材价格一定会回到5000多元/吨的位置。

  钢材价格上涨,必然导致各项建设成本上涨,考虑到我们的GDP将近一半是固定投资,仅次一项就为通货膨胀提供了强劲的动力。这就是让我们痛苦不堪的输入式通货膨胀。

  所以,汇率问题不解决, “扩进口”只能是一种痛苦的选择。

  最后,对于扭曲的汇率导致人民币被低估,大量热钱涌入中国这个问题,陈部长的解决思路仅仅是鼓励企业“走出去”,通过让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来对冲掉我们引进的外资。

  想想真是荒谬。改革开发30年,我们为了引进海外投资往往不惜代价——税收减免、土地白送、开放的行业领域比我们自己的民营企业都还多十几个,结果呢?结果竟是要我们商务部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对冲掉这些不惜代价引进的外资!

  在这篇报导中,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刻意回避汇率问题。这倒与我们经济发展模式一脉相承——回避存量分配,只做增量。但是,绕开汇率这个主要矛盾,又怎能真正解决进出口不平衡、顺差过大、热钱涌入等一系列的问题。汇率问题不解决,这些所谓的对策都是缘木求鱼。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