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对中国经济崩溃论的驳斥(1)

作者:袁浩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  和讯读书
  回到中国经济崩溃论的主要观点。

  中国GDP政府投资占一半,这种畸形经济结构要维持下去需要政府持续保持巨额投资,在西方国家也是无法想象,在中国,至少在几年内还没什么问题。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地方政府欠谁的钱?主要是欠银行的——在中国,地方政府、银行与中央政府是用国家信用绑架在一起的一家人,哥哥欠弟弟的钱,只要中央政府的信用还在——或者说人民币还没崩溃——当中央政府拥有几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的时候,人民币可能崩溃吗——这就不能算危机,只能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内部调剂解决。

  所以,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一个保增长与控通胀的问题。通过前面的分析,目前,我们要实现这个目标似乎陷入两难的局面,如果保增长就无法控通胀,如果要控通胀就无法保增长。怎么办?

  如果你由此而对中国经济丧失信心就太小看我们管理层的智慧了。首先给大家普及两个常识——在西方国家,人才流动的方向是,一流人才搞技术,二流人才经商,三流人才从政。而在中国,却变成一流人才从政,二流人才经商,三流人才搞技术。(每次国家招收公务员,为了争夺有限的几个职位几千人打破头的现象屡见不鲜)。所以,在中国体制下,做到政府高层的一定是这个社会最杰出的精英,而且由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管理层的政策选择面比西方国家政府要大得多。

  网上有一句话很经典:中央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或者中央在打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这句话来形容管理层的执政思路,还真有点靠谱,如果要更准确的描述,那就是:中央在挖一个很大很大的坑。

  这个坑是什么?

  这个坑就是建立货币蓄水池来容纳超发的货币。这里我先完整的描述一下管理层的执政思路:

  即保增长的前提下,建立货币蓄水池缓解通货膨胀压力,通过空间换时间,最终实现结构调整,产业的升级的目标。

  这是一个理论上很完美的思路。但是,必须提醒普通大众的是,货币蓄水池只能缓解通货膨胀,不能解决通货膨胀,是治标不是治本。

  现在,先让我们梳理一下,这个货币蓄水池是怎么建立的?通俗的说,就是过去管理层怎么挖坑,现在在挖什么坑,未来会挖什么坑,不把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搞清楚,我们就很难理解中国经济的发展脉络,更谈不上预测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或者怎样保卫我们的财富。

  第一阶段货币蓄水池(1994-2000年):民生产业市场化:教育、医疗、房产

  1992年,小平同志发表南巡讲话后,在“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的指导思想下,中国经济迅速变热。央行也不得不开动印钞机扩大人民币投放,使这一时期成为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最快的阶段。1992年我们货币投放量同比91年增长31.3%,93年同比92年增长37.3%,94年同比93年增长34.5%,由于缺乏吸纳货币的蓄水池,大量货币超发的后果就是很快在94年出现极为严重的通货膨胀,94年国家公布的CPI数据就已经超过20%。所以94年后,国家管理层痛定思痛,开始了宏观建“坑”的历程。

  第一个阶段货币蓄水池(1994年—2000年)就是让民生产业市场化(教育、医疗、房子)。这个坑确实是效果显著,不但飞快吸纳了超发的货币,控制了通货膨胀,还启动了内需。

  但是,用绑架民生产业市场化来拉动内需或者是建立吸纳超发货币的后果是极其恶劣的,短短10几年时间,普通老百姓很快就发现自己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于是民怨沸腾消费愈加低迷,拉动经济越来越依赖投资和出口,形成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第二个阶段货币蓄水池(2000年—2011年),是股市与房市。

  中国股市的3个功能

  首先我来谈谈股市。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