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中国银行贷款过度增长了吗(4)

作者:尼古拉斯-拉迪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2011年上半年,上述政策的共同作用致使房产价格增速进一步放缓。不过,住宅价格绝对水平仍旧相当高,二级城市尤其如此,房产价格出现重大调整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认识到下面这一点很重要:即使中国房地产价格发生大规模调整,它对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影响也不同于美国和其他几个主要工业国家因住宅价格大幅下滑而受到的影响。理由很简单,中国商品房市场对金融杠杆的使用程度远远低于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市场。这一差别清楚地反映在两个指标上:家庭负债与可支配收入比值,以及用于购买住宅的抵押贷款的贷款价值比。

  2005年左右,美国和其他一些发达工业经济体经历了经济高速增长期,增长动力来自家庭储蓄率的下降和个人债务的增加,这使得消费增长远远快于家庭收入的增长,因而导致经济超负荷增长。世界危机开始时,家庭负债与可支配收入(税后收入)比值在美国上升到130%,在英国为150%,这些负债很大一部分是住宅抵押贷款。在美国,2005年和2006年人们认购了越来越多的此类贷款,条件非常宽松,这被称为次级贷款。只要住宅价格继续上涨,家庭杠杆贷款的增长就是可控的。然而,当很多地区市场房价开始下降时,许多几乎或者完全没有支付过房款的投资者干脆放弃房产,拒不偿还贷款。这样做的结果是,次级贷款支持的证券价值暴跌,使欧美大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留下缺口,最后不得不通过股票减持和政府大规模资金注入来弥补。

  正如前文所述,中国的家庭与欧美不同,在全球金融危机加速到来时,他们使用杠杆贷款的情况明显少很多。2007年年末,家庭贷款余额包括抵押贷款、汽车贷款、信用卡债务、家族企业贷款以及农民为了购买种子和化肥而申请的季节性流动资金贷款,各类贷款总额为5.1万亿元,是家庭可支配收入的32%。

  中国家庭整体使用金融杠杆的程度远远低于几个主要发达工业国家的家庭,不仅如此,他们为了购房而负债的情况也没那么严重。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中国银监会所要求的申请住宅抵押贷款的高首付比例。此外,中国的监管者从未批准银行推出房屋净值信贷额度,因为使用这个工具的必然结果是额度上调时杠杆也随之放大。中国家庭的低杠杆现象也反映了在中国并不少见的全款购房的情况。2007年年末的全部家庭贷款中,抵押贷款为2.8万亿元,略微超过家庭负债总额的一半。与之相反,同年美国的抵押贷款和房屋净值信贷额度合计约为全部家庭负债的3/4。这样,2007年年末中国的抵押贷款等于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8%,而这个数字在美国为100%。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