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引言(2)

作者:尼古拉斯-拉迪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除了让市场在决定人民币价值、使利率自由化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政府还应该继续建立更加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以便家庭降低储蓄率;推进早就承诺过的生产要素价格的根本改革,这些要素不仅包括资本,还包括水、电和燃料。第三章还讨论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过去几年来受到广泛关注的实际工资的增长既可以增加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而推动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来源,同时提高中国相对于贸易伙伴的生产成本,从而减少贸易顺差。实际工资很多年来一直在高速增长,同时,可贸易品生产部门的劳动生产率也快速增长。这样,与贸易伙伴相比,中国的单位劳动力成本增长不明显,因此它还未能通过提高实际工资实现内生的再平衡。

  第四章论述中国经济增长恢复平衡对国际社会的意义。上一个10年中,全球经济广泛存在的不平衡现象导致了金融危机的发生,中国和美国是其主要源头。这些伴随着放松金融管制的不平衡因素与很多发达经济体的信贷市场扭曲操作相互作用,连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宽松的货币政策,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是20国集团协调进程的关键参与者,该进程促使成员国执行一组“指标性准则”,这组准则的目标在于永久性解决大范围的外部不平衡,以实现全球经济强有力的可持续增长。因而,现在中国公布的国内经济政策目标看起来与其国际政策目标重叠。

  恢复经济平衡是当前世界环境中维持经济增长所必需的,为了消除阻碍平衡恢复的根本性扭曲——包括金融管制、汇率低估和生产补贴因素,有必要采取经过协商的连续措施。就中国而言,尽管其国内和国际目标重叠,但它是否将开始这种努力,形势还非常模糊。第五章研究了不平衡增长的受益群体,包括进出口竞争性企业(它们享受到以牺牲服务业企业为代价换来的额外利润)、沿海省份(它们享受到更加强劲的经济增长,牺牲者是内陆地区,后者把握由贸易扩张推动的增长的能力较弱)、房地产和建筑公司(它们从利率政策中受益,这些政策使得房产成为更受欢迎的资产类型)以及中国的商业银行(中央银行的利率政策导致存贷款利差迅速扩大,商业银行因此赚取了巨额利润)。上述受益群体对经济政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时至今日它们已经能够阻止大多数必要的政策改革。2011年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再次强调恢复平衡所必需的政策,其中大多数被写入“十二五规划”(2011~2015年),该规划在大会闭幕后不久即被公布。此次会议对中国经济恢复平衡政策的再次强调是否足以克服国内存在的阻碍经济改革深入下去的政治因素,还有待观察。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