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临危不惧:中国应对危机之策(1)

作者:尼古拉斯-拉迪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初露端倪时,中国就采取了应对之策,不仅手段多样,而且经过精心设计。尽管中国的金融机构极少配置致使西方很多大投资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遭受重创的有毒资产,但领导层认识到,对出口的严重依赖意味着世界经济衰退将使中国变得极其脆弱。

  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初露端倪时,中国就采取了应对之策,不仅手段多样,而且经过精心设计。尽管中国的金融机构极少配置致使西方很多大投资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遭受重创的有毒资产,但领导层认识到,对出口的严重依赖意味着全球经济衰退将使中国变得极其脆弱。中国政府没有接受所谓“脱钩”的观点,该观点认为新兴亚洲国家只要增加区域内贸易,基本上就可以安然度过源于美国和其他发达工业经济体的全球金融风暴。中国政府明白,最大出口市场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剧烈下滑,中国将不可避免地受到牵连。

  中国人民银行预期将出现全球性的经济放缓,因此在2008年9月实施了放松银根的政策。紧接着,中国国务院数周后推出4万亿元(586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迅速提振了以下领域的消费支出:经济适用房、农村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公路、铁路和机场)、公共卫生和教育、环境和技术创新。该计划的初始目标是在2008年第四季度完成1000亿元的支出,其余投入将在以后两年内全部完成。与之对比,直到2009年2月中旬,《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才得到美国国会通过,并由奥巴马总统签署生效。与中国的刺激方案相比,美国的整套方案不仅生效时间晚,而且还存在两方面的缺陷。其一,以各自的经济规模来说,美国的刺激计划要小得多。其二,中国的计划绝大部分内容为增加支出,而美国的刺激方案有1/3是减税。减税政策的结果是新增收入很大一部分流入美国家庭,可是这些收入不是用于增加消费支出,而是被用来还债。尽管从那些债务缠身的家庭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但还债对于增加总需求毫无帮助。两项经济刺激计划在时机、规模和内容上的差异是2009年两国经济形势出现显著差异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这一年里,美国的实际产出经历了大幅下滑,而中国仅是经济增长稍有放缓。

  在2008年夏秋之交,中国领导层越来越担心出口下降会对经济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已经明显减速。2007年,由于担忧国内经济过快增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紧缩政策。2007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不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即商业银行必须在央行保留的存款占其存款总额的比例。这一举措减少了银行可用于发放贷款的资金。为了进一步减少经济中的信贷流动,央行还从2007年3月开始分5次上调指导银行贷款利率的基准利率。2007年年末,政府重新实施银行限贷政策,使上述市场导向措施得到强化。执行这些新政策的结果是,2007年第一季度过后,中国的经济增长步伐开始逐渐放慢。

  2007年下半年,中国政府采取的若干货币紧缩措施集中在房地产行业,该行业呈现出繁荣景象,当时这种现象经常被外国观察家定性为泡沫。9月,政府将购买非首套房产必须交纳的首付款比例提高至40%,但通过抵押贷款购买自住房产的,首付比例仍然维持在20%或30%。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对房地产投资者执行惩罚性利率,即对于以抵押贷款购买非自住房产者,其利率比央行基准贷款利率高10%,而对于自住房产购买者,其利率比基准贷款利率低15%。以五年期抵押贷款为例,同时考虑五年期基准贷款利率和适用于房地产投资者的新惩罚性利率的上调,2007年自住房购买者的抵押贷款利率上升了1/5(从5.50%升至6.58%),而投资者的抵押贷款利率上升了近1/2(从5.50%升至8.51%)。最后,政府将房产所有人必须持有该房产的时间延长至5年,才能免缴房产交易中5.5%的营业税。这些政策显然是为了削弱房地产投资者和炒房客的购房需求。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