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政府地位上升?改革终结?(2)

作者:尼古拉斯-拉迪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简而言之,纯属私营性质的个体经营者和绝大部分属于私营的小型企业能够获得银行新增贷款的很大份额,这是中国2008年后期开始的经济刺激计划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家族企业新增贷款尤为引人注目。2008年,危机爆发前的最后一年,家族企业的贷款增长率只有贷款总额增长率的一半,因此他们的新增贷款只有非常保守的1925亿元。前面提到过,这种模式在2009~2010年发生反转。有两种批评声音,一是中国“银行存在的目的是为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资金”,二是“中国的银行绝大部分贷款贷给了国有企业,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二者都是陈词滥调,完全不正确。与此类似,有人估计“刺激计划90%的资金流入国有企业”,这也与现实不符。

  认为经济刺激计划赋予国有企业凌驾于私营企业之上的特权的批评是,国有企业兜里装满了来自国有商业银行的借贷资金,在金融危机期间吞并私营的行业竞争者,以便扩张它们的经济领地。2009年政府的确将一些小规模的私营煤矿国有化,在充分透明的情况下迫使私营的日照钢铁公司与国有的山东钢铁集团合并。可是这些是个案,并非有意扩大政府的经济地盘。2009年,山西省发起了一场运动,将小型私营煤矿国有化并交给大型国有运营商管理,以此实现煤炭行业内部联合。这场运动的动机是中央政府意图减少矿难的发生,这类事故频发,令人咋舌。中国的私营煤矿利润很高,部分原因是小规模私营煤矿矿主在安全措施上压缩成本的意愿强烈,因此这些煤矿在矿难和人员伤亡事故中所占比例过高。此前政府试图对为数众多的小型私营煤矿加强安全监管,但收效甚微。诺顿的分析表明,日照钢铁这个案例并不简单,但是与更广泛地提高国有钢铁企业地位的趋势无关。事实上,2008年粗钢产量占全国产量大约40%的私营钢铁公司在2009~2010年经历飞速发展,当时国家投资猛增,对钢铁产品的需求量随之大涨。

  不同所有制企业工业产品增产量的总数据还支持这一观点:私营企业的国有化没有延伸到煤炭以外的领域。如果国有企业兼并私营企业的现象普遍,人们就会预见到国有企业产出比重的上升。但是2009~2010年的一个特点是,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实质性地延续了下降的趋势,特别是在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不少于2/5的工业领域,表现尤为明显。1978年,国有企业的工业产出比重为81%;30年后,随着全球金融风暴开始肆虐,这个比重降至28%。与诺顿的“国有领域的收缩现在停止了”这一断言相反,收缩趋势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势头不减。2009和2010年,全国工业产值分别增长11.0%和15.7%。根据国有企业产出增长率低于平均水平的表现,可以说由它们贡献的工业产出的比重在这两年继续下降,这延续了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30年来显而易见的模式。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