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储蓄—投资(1)

作者:尼古拉斯-拉迪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几个观点。第一,中国储蓄—投资不平衡现象极其严重,以及2007~2008年超大外贸顺差的主要原因不能归结为单个经济主体出现大规模不平衡。确切地说,所有主体共同造成储蓄—投资不平衡。

  第二,这个分析方法所推出的结论与仅关注各类主体长期储蓄率的分析法得出的论断大为不同,后者忽视了主体内部出现的影响投资的因素。例如,在很多研究中企业被认定为中国国内储蓄率持续上升的主要推动力,但这并不等同于认为企业就是2007~2008年出现的储蓄—投资大规模不平衡的罪魁祸首。企业储蓄的确增加了,企业投资也大幅上升,所以企业导致的国内储蓄—投资不平衡增长的比重相当适中。

  第三,看到过渡期内政府对国内储蓄—投资不平衡的影响几乎和家庭一样重要,这有些令人惊讶。斯蒂芬-格林的报告首次使人们注意到政府储蓄的显著增加及其越来越严重的储蓄—投资不平衡。他指出,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政府报告的预算收入增速大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速,而且预算收入报告较少提及流向政府的资源。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的预算收入未包括来自土地租赁和出售的收入,这部分金额在2007年为454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可是正如第四章提及的那样,到了2010年,这部分金额就猛增至2.9万亿元,即国内生产总值的7.3%。政府预算收入还将社会保险缴纳以及来自全国彩票和其他很多来源的收入排除在外。然而,所有这些收入被包括在构成表2–2数据基础的资金流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1998~2002年和2007~2008年政府各类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上升3%。

  另外,同一时期政府消费支出的比重下降2%。包含预算外收入的总收入和政府消费的差值就是政府储蓄,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5个百分点。增加的政府投资只吸收了部分新增政府储蓄,这样政府就产生了大规模的储蓄—投资盈余。这些盈余有一部分被纳入银行体系建立的持续扩大的国库存款账户中,2010年年末这些存款达到2.5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4%。此类存款规模一开始就有些令人吃惊,因为政府的官方预算通常报告的是通过发行国债来支持的温和赤字。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