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论据

作者:加里-阿尔滕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在任何推理系统中,都是靠论据从开始的信息、假设和前提推导出结论。论据根据主题和文化的不同,有各种各样的类型。一般在美国人看来,可靠的谈话者和作者都会像我们看到的那样采取环环相扣的方式把自己的要点表述清楚。一个负责任的演讲者和作者都会如期证明每一个要点都是真实、准确并令人信服的。

  美国人在成长过程中,逐渐了解到什么论据是可接受的,什么是不可接受的。一个论据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事实。在小学,老师就教孩子们区分什么是正确的事实,什么是貌似有趣但却空洞的观点。学生有可能提出某个看法,老师会问:"论据是什么?""你用什么资料来证明你的观点?""你怎么知道这是正确的呢?"老师是在提醒学生,没有以事实为依据的观点是无效或不成立的。

  美国人认为科学家利用特殊的技术、设备和思考方式发现了生命、自然和宇宙的事实。在他们看来,这些科学事实独立于研究并谈论它们的人之外。这一重要的观点--科学事实独立于研究它们的人之外,独立于它们被分离出来的那个领域--并非全世界的人都认同。

  按照美国人的看法,最可靠的事实就是以量的形式存在的事实--具体数字、比例、比率、顺序或数量。很多外国来访者对媒体和人们日常谈话中引用大量数字感到非常吃惊。"我们连续11天温度超过摄氏35度。"一个德克萨斯州的人在聊天时会对另一个人这么说。"90%的医生都推荐这种漱口液。"电视或杂志登载着这样的广告。"空气湿度是47%。"电视天气预报节目解说员说,"大气压为29-30,还在继续上升。昨天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的最高气温是8.3摄氏度。"

  美国人在数字面前才感到安心,而外国来访者却对这些数字的实际意义感到迷惑不解。

  让我们再看看本章前面尼斯贝特教授的引文:"但是60%以上的日本人还提到了其他背景元素。""数目差不多相同的日本学生和美国学生都提到了鱼的运动……"等等。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是实验的可靠科学论据,好像完全令人信服。

  举出可以计数的论据通常被认为是证明论点的最好方式,虽然基于个人经历的事实也能被认为是有说服力的论据。美国人接受源于自己经历的信息和观点或他们认识或信任的人的信息和观点。电视广告制作商想方设法利用美国人这一推理方式制作广告,如通过在厨房里的一位女士或汽车里的两位男士证明广告上的产品或服务是好的。另一种可信的广告代言人就是著名的演员、运动员或装扮成科学家或医生模样的人。

  在许多获取个人经历的方式中,美国人认为亲眼所见才是最可靠的。"这是我亲眼所见。"意思是这事情的确发生过了。但是并非世界上所有地方的人都像美国人那样相信亲眼所见的事情。有人认为任何人之所见都受其背景、兴趣,甚至这个人视力好坏的影响。有人认为目击者的叙述带有偏见,不应该轻易相信。

  美国人相信事实,但是如上文所述,对事实中的感情成分则不相信。美国学校教学生在辩论的时候要注重事实,漠视感情,当然学生并非都学会这样做。在这方面,美国人表现得非常突出。例如,伊朗人传统上在演讲的时候,滔滔不绝,动之以情,经常引用著名诗人的诗句传达他们要表达的情感。他们千方百计打动听众接受他们和他们的观点。他们不是靠事实,而是靠感情共鸣赢得听众。

  巴西的毕业生在英语写作方面遇到很多困难,"不是遣词造句的问题,"他说,"老师说我太主观,太感情化。我必须学会更清楚地表述我的观点"。

  美国女学生有时也会受到类似的批评。她们不像男同学那样倾向于利用客观资料,而是更容易受感情支配,主客观不分家。在评价一个要点和论据的意义时,美国人好像会考虑论据的实际用处。美国人以实用主义而著称,也就是说,他们关注事实或观点的实际结果。一个好的观点被称之为有实用价值。其他表示赞成某一观点或信息的形容词有现实、实际、精明、理智。

  美国人往往用"不实用"、"不实际"、"太抽象"、"太虚"、"空洞"这种字样批评某些理论或结论。前面说过,有位想要进入美国大学深造的中国学生就如何回答签证官的问题征求我的意见。我建议不要对签证官说她打算"对快速变化的中国经济中的私人成分作出贡献"。如果说她会作为中国私人企业的总裁挣得多少钱,美国人会更有可能被说服。

  再举一个例子,一位拉丁美洲裔研究生在讲国际组织理论的课上直接受到教授公开的批评。这位学生写了一篇关于某个特殊国际组织的论文,论述了国家主权、自主、不干预其他国家内政的问题。"这是典型的拉丁美洲人的大话空话,"教授说:"文章除了文字与理论外,丝毫没有涉及实际发生的事情。"教授让这位尴尬的学生重写,要把观点建立在有据可查的事实上。

  拉丁美洲人和很多欧洲人比美国人更注重观点与理论。他们不是以事实和数据为依据来得出结论,而是根据某些逻辑原理进行从理论到理论、从理论到事实的演绎和归纳。美国人当然认为某些理论和逻辑原理是对的,但是如果理论没有以具体事实为依据,他们就会对这些理论和归纳产生质疑。所以以抽象推理而著称的"法国知识分子"在美国只能赢得很少的听众。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道"不是来自事实归纳,也不是来自逻辑推理,而是悟出来的。日本禅宗认为所悟之道甚至不能言传。禅宗大师不能言传所悟之道。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