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真理概念与美及关系概念的联系(1)

作者:约翰-罗斯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从前面对艺术所能够传播的概念的讨论中,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风景画必须时刻具有两个伟大而独特的目标:其一,在旁观者的大脑中产生对某种自然物体的如实概念;其二,引导旁观者的大脑对那些物体进行最有价值的思考,把画家在考虑这些物体时的思想和情感告诉旁观者。

  为了实现第一个目标,画家只是让旁观者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他把旁观者带到风景前,而后就离开了。旁观者是独自一人。他可以像独自一人在大自然中一样,随心所欲;或者看他的性格,也许无动于衷,不想也不看。他得不到任何思想;既没有新观念,也没有未知的情感来强迫他注意或感受。画家是他的运输工具,而不是他的伙伴;是他的坐骑,而不是他的朋友。但是为了实现第二个目标,画家不仅要为旁观者找位置,还和他说话,让他分享自己强烈的感情和敏捷的思想;在自己的热情之下,催促他匆匆向前;把他领向一切美丽的事物;把他从一切卑鄙的事物旁边拖走;让他不仅开心,还受到鼓舞和教育;让他感到不仅看到了新的景观,而且还和具有新思想的人交流过,暂时获得更高尚、更犀利的才智所拥有的敏锐的感知力和猛烈的感情。

  每一个不同的艺术目标都要求采用一个不同的表现对象体系。第一个目标并没有暗示任何选择,但是却通常和一些对象的选择结合在一起,而这些对象总是让人一见欢欣;这种选择倘若完美、仔细,就会获得纯粹的理想作品。然而旨在第一个目标的画家在选择对象时,考虑的是它们的意义和特征,而不是它们的美,使用它们仅仅是为了阐述自己的某种思想,而不是把它们当做无关的赞美对象。

  尽管深思熟虑的第一种选择产生的作品可以给人的思想带来无尽的高尚影响,但是却很可能,或者更确切地说,十有八九,会堕落成对那些稳定的普通的兽性的一种诉求,比如,利用冷暖色调或大小形状对比来产生视觉快乐。这部分兽性人人都有,而且人人都不会失去。这种选择还常常导致同一思想的不断重复,不断谈论同样的原则;导致一些艺术原则的产生,而这些原则在应用到更高级的努力中时,曾让雷诺兹火冒三丈;有些技巧和荒谬曾经是各个时代画家的诅咒和爱好者的皇冠,而它既是这些技巧和荒谬的源头,又是为它们所作的道歉。

  艺术的第二个目标也是最高目标,但是在这个目标中,艺术并不是对稳定的动物情感的诉求,而是对个人思想的表达和唤醒:艺术就像指导思想的罗盘一样,变化多端,无所不包。面对每一件作品,我们感觉盯着的不是商人的一件样品,一件他随时可以拿出一打来的商品,而是盯着运转不停的思想的一束闪光,一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闪光。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