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未受训练的感官不易觉察的大自然的真理(1)

作者:约翰-罗斯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读者也许会问,而且问得似乎很有道理,为什么我会认为有必要用专门的章节分别阐述艺术真理呢?“难道说我们就不能亲眼观察大自然?”公众会问,“难道我们自己就发现不了大自然像什么?”在我们进一步讨论之前,最好先解决这一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解决了,相关艺术问题也就不需要批评和教育了。

  我刚刚说过,只要用心费时,人人都可以对画家对自然的忠实程度进行正确评判。这样做既不需要特殊的才智,也不需要对特殊情感的同情,不需要常人身上所欠缺的任何东西,比如观察力、智力这些可以通过培养达到完美和犀利的能力。不过在培养完成之前,在这些锤炼过的工具被用来观察之前,就假装对艺术真理作出判断,这不仅是大胆,更是荒谬。所以,我的首要任务便是和常见的错误信仰作斗争,和那些没思想也不爱反省的人所犯的错误作斗争。这种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晓得自然是什么,不晓得自然像什么,能够通过本能来发现真理,思想纯洁得如威尼斯的玻璃,对一切背叛都感到震惊。我必须向他们证明,天上地下有着比他们梦想的还要多的东西,大自然的真理只是上帝真理中的一部分,对那些不去追寻真理的人来说,只有茫茫黑暗,而对那些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有的却是无限可能。

  这种人的第一大错误就是自以为只要事物摆在他们眼前,就一定会看得见。他们忘记了洛克告诉他们的那条伟大真理:“有一点是肯定无疑的:无论身体发生何种变化,假如大脑没有变化,无论外部留下何种印象,假如没有得到内部认可,就谈不上感知。除非传到了大脑,在大脑中产生灼热的感觉或疼痛的概念,形成真正的感知,否则火也许会烧伤身体,但是其产生的效果和木棒没什么不一样。人们不是常常发现:当大脑专注于某些事物、好奇地打量那里的思想时,大脑并没有注意发声物体在听觉器官上留下的印象,并没有对它投以产生声音概念所需要的注意力?器官上也许得到了足够的刺激,但是不被大脑察觉,就没有感知。产生声音概念的动作哪怕就发生在耳朵里,也什么都听不到。”这些道理人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经验来证明,不过与其他感觉相比,在视觉上则更加明显,更加不言自明,其原因如下:耳朵不习惯于时刻都使用其听的功能,而是习惯于宁静,任何声音都会引起注意,从而根据声音的响度产生感知。眼睛在我们醒着的时候,时刻都在发挥看的功能,那是它的习惯;就眼睛这一人体器官而言,我们总是在看,而且既不多看,也不少看,所以,除非是奇景,任何景象对眼睛来说,都不过是它必要动作状态的持续,不会引起任何注意。所以,除非大脑被刻意导向某种印象,物体将永远从眼前溜走而不会向大脑传递任何印象;眼睛对溜走的物体视而不见,不仅仅是没有注意到,而是不折不扣地没有看见。很多人都乐于描述,而他们的描述实际上和真正的印象却毫无关系。他们从大自然中感受到的无外乎蓝、红、黑、光亮等,除了少数特殊时刻,仅此而已。

  所以,很多人对外部特性究竟有多无知,这部分取决于大脑本该留心的对象的数目和特征,部分取决于他们对外部事物形态美等其他特征的天生麻木程度。我从来不认为眼睛会天生缺乏能力,无法分辨某些形状或色彩,无法从中获得快乐,不过就感知形状真理、从中获得快乐而言,必然有些人更愚钝些,有些人更敏锐些。尽管我相信通过培养,即使最差的天赋也几乎能够得到无限扩展,但是所获得的快乐却不值所花费的辛劳,于是追求被放弃。在那些天生就感觉敏锐生动的人当中,外部特性的召唤非常强烈,必须听从,而且越接近物体,这种召唤的声音越响;在那些天生就感觉愚钝的人当中,这种召唤立刻就被杂念淹没,本就弱小的天赋因为得不到运用而逐渐消亡。和对色彩与形状的敏感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还有一种更高级的敏感,它是一切伟人的主要特质之一,是真正诗歌的主要源泉,因而受到我们的尊敬。我认为这种敏感可以完全融入我所说的敏感中,和爱紧密联系起来;谈到爱,我的意思是指具有无限的神圣功能的爱,它包含神、人、野兽的一切智慧,通过联想、感激、尊重以及其他具有道德性质的纯粹的感情,使得对外部事物的物理感知变得神圣。尽管发现真理本身完全是一个智力过程,凭借的仅仅是我们的物理感知和抽象才智的力量,完全不依赖于道德,但是这些工具(感知和判断)却非常锋利、明亮,在被道德能量和激情驱动起来后,使用起来更加迅捷,也更加有效—— 爱使感知速度加快,尊敬使判断得到锻炼,因此,实际上,凡是在道德上不敏锐的,在感知真理方面也总是很迟钝,所以,尽管他不知疲倦地进行搜索,但是大自然中却有千万种最高级、最神圣的真理藏了起来,让他怎么也看不到。因此,我们越寻找,可以用来作为真理的裁判的人就越少,就越会发现因为发现不了或者感受不了真理而半残的人数有多么庞大!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