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社会责任底线,岂能随意触碰

作者:王洪波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和讯读书
  自2008年6月28日以来,位于兰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先后收治数十名不满周岁的肾结石婴儿,这些婴儿进院时病症均为双肾多发性结石,并引发急性肾衰竭。在甘肃甘谷、临洮两名婴幼儿则因严重肾结石而死亡。

  这就是首现于甘肃,之后波及全国的三鹿奶粉事件的前兆。“多行不义必自毙”,最终,由于丧失基本的社会责任与道德良知,在婴儿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的内幕被曝光后,三鹿以一种极端方式遭遇破产厄运。

  下面让我们来分享该事件媒体首发者、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事后对三鹿社会责任的评价。

  面对消费者,三鹿缺乏足够的社会责任感:

  三月份接到消费者的反映,六月份反映人渐多,八月份偷偷摸摸地停产并私下收回。从三鹿自己公布的信息来看,这家企业对于自己的奶粉有问题早已知情。那么为什么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为什么没有全部收回?为什么没有告知消费者?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没有看到三鹿集团拿出负责任的行动。如此对消费者生命不负责任的行为必然会导致企业生命的终结。

  行业巨头三鹿奶粉的瞬间倒地,使其高达149.07亿的品牌价值也随之归零,这无疑印证了“股神”巴菲特的名言——“二十年建立的名誉,五分钟即可毁于一旦”。基本社会责任的丧失,必然会为企业发展埋下随时可能被引爆的“隐形炸弹”,并上演像三鹿一样玩火自焚、瞬间毙命的企业悲剧。

  因社会责任丧失,三鹿奶粉的毙命,实属咎由自取。但若看看网友总结的“国人一天作息表”,你就会发现,在我国,三鹿奶粉社会责任事件远非个案。

  国人一天的作息表

  早晨起床,

  掀开黑心棉做的被子,

  用致癌牙膏刷完牙,

  喝了杯掺了三聚氰胺的牛奶,

  吃一根柴油炸的洗衣粉油条,

  外加一个苏丹红咸鸭蛋,

  在票贩子那儿买了张车票,

  赶到地下烟厂上班。

  9:30偷偷用山寨手机看股票,

  中午在餐馆点了盘用地沟油炒的避孕药喂的黄膳,

  一盘敌敌畏喷过的白菜,

  盛两碗陈化粮米饭;

  晚餐蒸一盘瘦肉精养大的死猪肉做的腊肉,

  沾上点毛发勾兑的毒酱油,

  拌盘福尔马林泡过的海蜇皮,

  抓两个添加了漂白粉的大馒头,

  喝两杯富含甲醇的白酒

  唉,这日子过得真叫爽……

  我国企业的社会责任现状不容乐观。近几年来,众多行业的“潜规则”先后被曝光,相关企业的基本社会责任受到了公众舆论的道德拷问。在此需要指出的是,近两年来,在“天价酒”事件、海外巨亏事件、大连油管爆炸事件等系列事件发生后,中国石化、中国铁建、中国石油等多个大型央企的社会责任,也纷纷遭到了媒体与广大公众的质疑。

  其实,所有决策者、管理者都知道企业应该承担基本社会责任,知道讲良心是对的,但讲良心的行为没有得到应有的鼓励和奖赏,谁讲良心很可能谁吃亏。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红灯困境”:一群人等红灯,一开始有三两个人闯红灯,在他们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人闯红灯,如果你坚持遵守交通规则,比别人晚过马路,你非但不能因此得到奖励,还会被认为很傻。目前国内企业的经营同样面临着类似的“红灯困境”。例如在乳制品行业三聚氰胺事件中,不仅仅只有三鹿是坏孩子,包括蒙牛、伊利、光明等行业巨头在内的20余家乳制品企业,同样被曝光存在三聚氰胺问题,而这正是在短期利益驱动下“劣币驱逐良币”的最直接表现,所谓的“行业潜规则”就此铸成。

  责任与良知,是维系社会进步的基本道德保障,但在强大的短期利益诱惑面前,在部分企业领导者内心,社会责任早已屈服于利润杠杆的摆布。在利益的驱动之下,部分国内企业突破基本社会责任底线的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短视作法。一旦问题被曝光,当事企业无疑会受到广大公众的道德指责,声誉缩水、销售受阻,乃至破产倒闭,将会成为“公众声誉法庭”对企业做出的不可逆转的终审判决。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