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潜心求学名声起(1)

作者:钱文忠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和讯读书
  出家后,非常好学的玄奘便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佛典的学习上。他先从景法师那里学习了一部《大般涅槃经》。“涅槃”这个概念并不陌生,例如我们知道有“凤凰涅槃”这样的说法。所谓“涅槃”,梵文叫作nirvāna,意即大灭度、大圆寂,是指人的整个生命历程中,在世俗间所受的苦难像油尽的灯芯一样熄灭,并随之得度,到达另外一个世界,摆脱了此生的苦难,达到一种内心非常圆满、非常平静的境界。

  这部《大般涅槃经》便是讨论佛应该具备哪些品质,什么样的人才能具备成佛的品质。它是玄奘正式拜师学习的第一部经,因此对他的影响非常之大。玄奘后来西游的目的之一,就是探究佛性问题、探究涅槃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他出家之后正式从师学习的第一部经典,就为他日后西游种下了一颗求知的种子。

  紧接着,玄奘又跟从严法师学习了第二部经《摄大乘论》,这是一部把大乘佛教所有经义汇集起来的重要佛典。也就是通过这部佛典,玄奘初步而又比较全面地学习了大乘经义。

  据历史记载,玄奘十三岁出家,一直到十九岁之前,都完全生活在洛阳非常浓郁的佛教氛围中,没有离开过一步。

  洛阳白马寺坐落在邙山与洛水之间,是佛教传入我国后,第一座官办的寺院,已经有1900多年的历史,被中外佛教界誉为“释源”、“祖庭”。史载:“东汉永平7年,汉明帝刘庄因夜梦金人,遣使西域拜求佛法。公元67年,汉使及印度二高僧摄摩腾、竺法兰以白马驮载佛经、佛像抵洛,汉明帝躬亲迎奉。公元68年,汉明帝敕令在洛阳雍门外建僧院,为铭记白马驮经之功,故名该僧院为白马寺。”

  东都洛阳佛寺众多,经常有一些高僧在这座寺庙开讲座,在那座寺庙讲一部经,玄奘就往来听讲,飞速地集聚着自己的佛学修养,完善佛学方面的基础。历史上同时记载下来的还有对少年玄奘的一段评价:“备通经典,而爱古尚贤。非雅正之籍不观,非圣哲之风不习。不交童幼之党,无涉阛阓之门……少知色养,温清淳谨。”也就是说他从小就读了很多的经典,非儒家雅正之书不看,而且从小就非常有志向,不交童幼之党,也不去那种热闹的地方瞎看,并且性格非常的温和、纯朴、谨慎。

  很快,少年玄奘就在洛阳的佛学圈里声名大起,整个洛阳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由郑善果破格剃度的佛学天才。

  在玄奘十九岁的时候,也就是618至619年间,隋朝的暴政引发了大规模农民起义,东都洛阳及其周围的一些地方成为了战场。由于战乱,玄奘在洛阳待不下去了,便与他的二哥长捷法师一起西奔到长安。

  西奔长安后,由于中原扰乱。“京师未有讲席”,缺乏修业的条件,所以玄奘与他哥哥没有在长安停留太长的时间。当时大量的高僧纷纷进入相对安宁的四川,因此在隋唐之交,四川这个当时还并不十分发达的地区,一跃成为佛教学术的中心,众多名僧大德都在那里讲学、授徒,住持寺庙。

  经过长途跋涉,在大约二十岁时,玄奘到达成都。根据记载,在这段旅程中,玄奘也一路求学,好学的精神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到了成都以后,玄奘更是如饥似渴地学习佛典。他的声名原本只在洛阳传扬,而当四川形成一个佛教中心,全国各地的名僧都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时,玄奘的声名又进一步在佛教界内传扬开来,并得到一些高僧的高度赞扬和认可。当时四川有一位非常著名的高僧道基法师,曾称赞玄奘说,讲学多年,“未见少年神悟若斯人”。一个年轻僧人能得到高僧如此称赞,应该是不多见的。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