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拉姆

作者:大鹏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大鹏叔叔,你好吗?还记得我吗?我是拉姆……”

   拉姆,是那个眼睛大大,一脸高原红的丫头。

   二○○四年七月,我和几个朋友去梅里雪山徒步,一个个疲惫的身躯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路段,隐约间听见了一个女孩儿的哭声。原来是一个藏族小姑娘从山里老家去县里读书的路上,遇到山体滑坡,致使路面塌方,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伤了她。

   我们赶过去小心翼翼地把石头挪开,打开随身携带的急救药品对她进行伤口处理,并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她依然无法行走,最后我们决定轮流背她出山。

   一行人就这样默默地走着,直到把这个半路“捡”来的小姑娘背出山。当我把她背起来,和她进行了简单的交流才知道,她叫拉姆,家里八口人,两个哥哥,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因为住在山里,一个月才回一次家,这次回家是为了拿一些上学所必备的生活费。当时我就决定,给她一些帮助,于是留下了我的电话和地址。

   回来后按她提供的学校地址,陆续邮寄了一些学习用品和衣物,分两次邮寄了一些生活费。在信中答应她明年放假前一定来香格里拉看看她。时间过去了一年多,拉姆的那个水灵灵的大眼睛时时浮现在我眼前,但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发来短信息。

    就是因为这个短信息,我居然决定再一次走进香格里拉。

   从决定出发的那一刻,到又一次把自己的双脚驻足在这片土地,只用了16个小时。

   一直以来,一个自认为比较理智的人,难道为一个短信息就匆忙地把所有工作放下,买一张机票到昆明,然后转机到香格里拉?

   这个疑问,伴随着我行走很多年。

   直到有一天,我徒步完墨脱的时候才想明白。

    因为飞机晚点的原因,到了阿杜的客房已经是深夜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客栈的房间早就已经满员了,幸好有一位客人是独自包了一个标间(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通过协调,这位“房东”先生善良地收留了我。他个子不高,但长相十分精干,稚嫩的脸上带着副黑框木质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进到客房,简单几句寒暄之后,才知道他是从北京来的,名叫海阳。他说自己是一名来过西藏很多次的义工。

   解决了住宿的问题,但我终始放心不下,决定还是给拉姆打一个电话。

   “喂,你好,是拉姆吗?”

   “拉姆?不,我不是,你打错了吧?”

   “是这样的,昨天我收到拉姆发给我的短信息……”

   “哦哦,你是大鹏吧,我是上海的鲁西西,昨天去了她的学校,她借用我的电话给你发了个短信息,等了很久一直没见你回复。她一再叮嘱我,如果大鹏叔叔有了消息,一定要转告说拉姆很想他……”听到这里我一下懵住了,鲁西西还继续说,“对不起,大鹏,我已经离开了香格里拉,现在昆明,明天一早回上海,对了,拉姆昨天放假了,今天一早就回山里老家了……”

    出发前一天,一边安排助手为我预订第二天先从郑州飞昆明,然后可以转机到香格里拉的机票,一边自己到超市买了一些学习文具和漂亮的笔记本,还有各种食品,直到机场才发现——超重了。

   没想到这次还是错过了和拉姆见面的机会,我能想象出拉姆失望的表情,她一定在等着我,直到放假前的一天。

   和鲁西西的电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断的,心里乱急了……

   

   第二天,我还是决定去拉姆的学校看看,没想到海阳听说后居然要和我一同前往。

   那是一个只能靠着摩托车或徒步才能到达的地方,再加上这里正值雨季,道路更加难行。山路崎岖,坐在摩托车后,抓紧司机外套的手心竟然都已经开始出汗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雨水。闭上双眼,屏住呼吸,不敢往山下看,只能用嗅觉感觉距离好像越来越近了。

    就这样,大概持续了30多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睁开眼睛的瞬间,发现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三面环山,在一个山坳里的平地上,有一排房子,我想这里就应该是学校的教室吧。因为已经放假了,没有了学生琅琅的读书声,显得格外空荡,只有苍穹湛蓝的天空下,一棵树的树杆上飘扬着国旗。

   漫步朝学校的方向走去,门口只有一个负责看门的大爷,就随便攀谈了起来。原来他是四川大凉山人,年轻的时候,曾在这里代课,因为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就自愿留下来继续守护着孩子们。

   学校曾是一个希望小学,后来因为支教老师的缺乏,当地政府接手了这里,现在学校共六个班,学生一百六十五人,大部分都来自周围的山里,还有一部分是附近的十来个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

   老大爷带着我在学校走了一圈,透过早已破碎的玻璃窗户看到里面整齐的桌椅,墙上满是各种奖状,想想那些孩子求知的大眼睛,那应该就叫作希望吧。

   我把从上海带来的学习用品和一些食物交给老大爷保管,并给拉姆写了一张字条:

    祝,好好学习。

    大鹏

   

   临走的时候,海阳和我各自留下一些钱,交给老人家,希望他在开学前能帮这些孩子再买一些学习必备品。

   离去的时候,我不敢回头,因为害怕看见老人眼中的泪花。

   走进香格里拉就如同走进生命的本质,还原了世俗的一切。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湛蓝的天空、茂盛多姿多彩的草甸、透明清澈的湖水、牛马满山的风情、日照金山的灿烂、神圣的寺院、炊烟袅袅的村户,还有淳朴的康巴人犹如颗颗璀璨的明珠,美丽而又神秘。

   香格里拉不会把美丽专属一个地方,它将人们的幻想实现在每一个角落。高原之地、湖之空灵,一颗颗蓝宝石一样的高山湖泊掩映在雪山林海深处。或许你曾被很多高原湖泊征服、震撼,但那湛蓝透底的精灵,只属于这高原。

   这里的美显然是不属于人间的,它是一方乐土,丰裕恬美,让你膜拜顶礼;它是一座旷古秘境,神奇,让你痴醉沉迷;它是一片离尘净土,纯朴透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的梦幻,是所有人心灵深处宁静的归宿,如同一缕阳光一直存在,却让我们用心去追寻,让人如痴如醉。

   曾几何时,寻找心中的香格里拉,一次次地行走在高原之巅,更多是寻找那片宁静,那片朵朵白云飘荡着的蔚蓝天空。

   这一刻,这片蔚蓝天空仿佛洗去了我的孤独,那种失去所造成的创伤,也好像一下就愈合了。四季轮回,可我们的爱并没有因此而改变,我相信在不远处的云后就是你那候鸟的身影,有一天,你终将飞回这自由湛蓝的王国。

   回到郑州,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我,不知道出于何种情怀,手里举起了一根香烟,静静地坐在车里。打开调频,毫无目的地听着各个广播节目,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愕然。“欢迎收听中央人民广播FM106.6文艺之声《给力17点》,我是海阳。”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