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章 科尔姆R26;奥谢1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一叶而知秋

  当我询问科尔姆R26;奥谢他曾经犯过什么值得借鉴的错误时,他很费力地想给出一个例子。最后,他所能想出来的最好例子是他曾错失了一次赚钱的机会。这并不意味着科尔姆R26;奥谢不犯错误。他经常犯错误。就像他坦然承认的,至少有一半的交易他都做错了。然而,他从来不会让错误大到可以讲一个故事。他的交易方法不会导致过大的交易损失。

  科尔姆R26;奥谢是一名全球宏观策略交易员——通过正确预测各国货币、利率、股票和商品的走势进而获利。表面看来,一种参与国际市场趋势投资的策略可能不会在控制损失方面做得很好,但是科尔姆R26;奥谢却做得很好。科尔姆R26;奥谢把他的交易想法看做假设。当市场趋势和预计的方向相反则证明他交易的设想是错误的,然后科尔姆R26;奥谢会毫不犹豫地平仓。科尔姆R26;奥谢会在下单前制定好止损点。他会限制暴露的头寸,因此市场价格触发止损价位时的损失只是整个资产很小的一部分。所以,科尔姆R26;奥谢没办法提供那些失败的英勇事迹了。

  科尔姆R26;奥谢交易时最关注的是政治,经济次之,市场最后。他年轻的时候撒切尔主义流行,大家都在争论是不是应该削弱政府在经济运行中扮演的角色——这场争执引发了科尔姆R26;奥谢对政治的关注,接着是经济。科尔姆R26;奥谢在经济方面学得很透彻以至于他还没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可以在咨询公司找到一份经济顾问的工作了。那家公司因为有雇员辞职所以突然急需招聘一位经济顾问。他在面试这份工作的时候,被问到了一个凯恩斯乘数悖论的问题。面试官问他:“政府通过发行债券取得百姓手中的钱,然后将这部分钱通过财政支出的方式花在百姓身上,你觉得这样怎么能刺激经济呢?”科尔姆R26;奥谢答道:“这是个好问题。我还没有考虑过。”很明显,那家公司欣赏他这种乐于承认自己不懂的态度,而不喜欢那些想尽办法要糊弄过去的人。最后,他被雇用了。

  科尔姆R26;奥谢通过独立阅读学到了非常丰富的计量经济应用知识,所以公司安排他负责研究比利时的经济。他对使用公司的计量模型预测经济数据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科尔姆R26;奥谢的意见被束之高阁了。公司不允许他和任何客户直接接触。公司不能认可让一位19岁的小伙子独立预测经济数据并撰写报告。但是他们很高兴让科尔姆R26;奥谢在充分的监督下完成整个工作并保证他不会将工作弄得一团糟。

  那个时候,经济学家们普遍都认为比利时的前景堪忧。但科尔姆R26;奥谢在查阅数据并用模型预测后,他的结论是比利时的经济增长前景还是很不错的。他希望公司公布的经济预测能比任何其他经济学家至少要高两个百分点。“你不能这样做,”公司这样告诉他,“生意不是这样做的。我们允许你保持较高的预测结果,那么如果增长率真的和你预期的一样强劲,因为我们的预测结果相对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预测的结果依然正确。但预测结果超出大家普遍认同的结果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因为如果你错了,别人就会认为我们很荒谬。”事实证明,科尔姆R26;奥谢的预测结果是正确的,但已没人在意了。

  科尔姆R26;奥谢在进入大学前一年的量化分析经济顾问的工作让他明白一件事:经济顾问的工作不适合他。“作为一名经济顾问,”他说,“如何包装你的工作远远比你做了什么更重要。经济预测的结果往往五花八门。只要和市场趋势或者市场主流观点保持一致,基本上你的结论就都是正确的。当我明白这个游戏的规则时,我就有些愤世嫉俗了。”

  1992年刚从剑桥毕业,科尔姆R26;奥谢在花旗集团找了一份交易员的工作。每年他都是赢利的,他的交易额度和承担的相应责任也逐年递增。在2003年科尔姆R26;奥谢离开花旗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担任投资组合经理之前,他所交易的敞口相当于一只数十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成功地在索罗斯的基金里工作了两年之后,科尔姆R26;奥谢去Balyasny的一只由多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担任全球宏观策略经理,他所负责的这个投资组合就是在那之后两年他自己的对冲基金COMAC的前身。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