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章 科尔姆R26;奥谢11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利率市场或者外汇市场更容易实现我的交易思想。到处都是交易股票的人,我并不认为再成立一家对冲基金交易股票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同样的,我不愿意交易股票的另一个原因是有关股票的故事对我来说毫无意义。那些股票交易者常常不知所云。我认为赚钱的原因与股票交易者的原因完全不同。我这一辈子,我个人就买过一次股票。

  出于好奇,因为只有一次,你买的是什么呢?

  1999年我买入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

  那是因为?

  由于巴菲特拒绝卷入互联网泡沫,公司股价跌了一半。我觉得那是我听过的最愚蠢地能让股价腰斩的原因。纳斯达克已经到顶了。沃伦R26;巴菲特说,投资的神话之一,我不清楚互联网这个东西;我就不会去投资。他的公司股价受到打压,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新体系中出现的一只恐龙。我觉得那真白痴。

  巴菲特相对于其他对科技泡沫持有长期看多的管理者而言表现不佳,并因此受到“惩罚”。这是普通投资者的通病——获得高收益的管理者往往是由于他们承担了更多的风险才获得高额的收益,而不是因为这些管理者们杰出的选股技能。巴菲特的股票,你持有了多长时间呢?

  到我开始做自己的对冲基金。我相信自己更甚过于相信巴菲特。

  让我们再回到你刚进入花旗银行开始工作的那个星期,英国被迫退出了欧洲汇率机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交易的?

  我第一笔交易是在那之后的一年。他们给新手们比较小的限额让新手进行交易。我记得我当时对英国经济的基本面分析相当出色,认为由市场定价的利率不会上涨。事实证明我的预测很准。三个月后,市场依然没有加息,但短期英镑(英国短期利率)比我想交易的点位猛增了100个基点。最后,我还是赔钱了。

  你的预测既然是准确的,又怎么会赔钱呢?

  这很简单。实施的时候和假设不一致。假设的时间长度是1~3个月。所以,我交易的时间长度是1~3个月。我那个时候做了些什么呢?我不停地进进出出,因为我怕赔钱。理性的交易假设是美好的。实施起来却是情绪化的、愚蠢的。我意识到你应当接受不确定性和风险。当交易的时间长度达到三个月的时候,你所应当关注的是趋势。

  我猜你学到的是,如果你不愿意承担风险,你是不会从市场上赚钱的。

  你要考虑到实施交易之后会发生什么,这意味着你的止损幅度不能太窄。

  所以即使连续三个月你对趋势的看法是正确的,你依然会赔钱,因为你在不停地止损。

  是的,因为我读过一些有关交易的书。我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看那些书结果适得其反,因为讲的规则太宽泛了,不够具体。绝大多数交易书籍所介绍的规则其实是为了那些经常会盲目乐观并且情绪上不愿意接受损失的人而设计的。交易书籍介绍的规则是为了保护那些像赌徒一般的交易者。喜欢交易的人因为他们喜欢赌博所以总会栽在这事上。对于这些人,交易书籍可以简化成这样:“不要交易。你实在不擅此道。所以,别做了。”而我却没有赌徒的思维习惯。我会犯各式各样的情绪性错误。所以,我完全不适用交易书籍所介绍的规则。

  这也是为什么你的书会这么受人尊崇。你所写的每一个交易员都有一个适合于他个人的交易方法。你可以从你周围的人身上学习,但是你要明白你在做什么,即使对于别人来说这些东西是荒谬的。

  所以你不止损吗?

  不是,我会止损。但我会将止损范围设置得宽泛一些。在早些时候,我设置止损的标准与交易背后的想法没有什么联系;我把止损设置在我承受范围之内,但是市场不会关心你能承受多大的损失。我从那些过失中吸取教训。当由于我做错了而平仓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嗯,不该这样。价格和我的设想不一致。我做错了。我需要离开市场,好好想一下。”我的第一笔交易中,价格从来就没偏离过我的设想。

  你还学到了其他的教训吗?

  我没有什么让我损失了一大笔钱的例子,因为在市场下跌过程中我的风险管理是很严格的。在赔钱的时候平仓是很简单的。我从来没有犯过那种错误。我得说我犯得大部分较大的错误其实是机会错误。我有时候会非常相信某种理念以至于限制了我能赚钱的机会。比如,在2010年年底,我相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让我不愿意进入被感性和流动性主导的牛市中。我错过了那年最大的宏观主题。从9月开始,股市上涨了很多,商品也涨了很多。我应该抓住那次巨大的机会,但是我没抓住。我忘了关键的一点,没人关注;只要没人关注,就没有什么危机。同样的原因让我没能在纳斯达克泡沫的时候赚到钱。我想,“我不该买Pets.com。”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