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章 科尔姆R26;奥谢13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当白银价格显示出泡沫破裂的征兆时,你为什么不考虑做空呢?

  因为顶是难以预测的,而市场反转又十分可怕。在熊市中很难发现合适做空的点位。如果你将纳斯达克作为例子,长时间的做多是很简单的。从1998年年底的1500点到2000年年初的5000点,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纠正。但从看空的角度来说这就很难了。在市场崩盘之后,指数一路下跌,2000年6月到了3100点以下,但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市场反弹到了4300点附近。在泡沫完全破裂后,市场还有40%的反弹。泡沫破裂之后的回光返照是很凶猛的。

  听起来更像是死灰复燃。

  我相信你找不到几个人能在泡沫破裂的时候做空而且挣大钱的。

  这意味着即使在你确信牛市已经结束之后,你依然没有做空纳斯达克指数吗?

  是的,我不做空是因为顶部反弹会比单纯做空纳斯达克本身要容易得多。比如你的资产有很多泡沫,美国经济就是建立在错误定价资产的基础上的。一旦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了,什么东西都没了,很明显经济发展会变慢。经济低迷使得固定收益产品价格上涨,这提供了一种相对于直接交易股票更加稳定的获利方式。

  所以你没有做空纳斯达克指数,转而做多债券。

  是这样的。

  现在市场里有没有受到乐观情绪驱使,却和基本面相违背的例子呢?

  我不能说与基本面相违背,但至少在某些方面是被高估的。举个例子,如果你确信最后欧盟会联合起来,德国的纳税人会为此付出代价,那么欧洲主权债务就可以被合理的定价。如果你预计的是一个相对不是那么乐观的情景,那么欧元的价格可能就不是很合理。几个星期前,西班牙债券只比德国债券高150个基点。

  所以市场定价的前提是已经有了结论。

  是的,市场定价时所认为的结论可能不会发生;150个基点不是零,但和现在的高于德国债券1000个基点相比,和零也没多大差距。西班牙债券很小的溢价能看出市场对某个特定的结果非常的确定。我并不是说很可能有更多的负面结果,但显而易见,现在的不确定性比轻微的溢价所体现出来的结果要大得多。

  处于像这样的环境,结果就两个,但可能性却不是一半一半,概率和市场目前定价所表现出来的相差很大,你对市场有什么预期吗?

  这正是我主要的工作。我寻找我所估计的概率和市场定价所表现出来的概率之间的差距。

  做空西班牙债券是一笔跌幅有限,而涨幅空间巨大的交易。看起来你的交易大多都具有不对称的特征——最大损失有限,可能的收益却是没有上限的。

  是的,有正的偏度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不会总是正确的。大多数好的宏观策略交易员只有在一半或者更少的时候是正确的。

  交易这门技术是可以教授的吗?

  没有办法教授,但可以学习。

  怎么理解呢?

  我倾向于时间长度为1~3个月的交易,但这并不意味这种时间长度的交易也适用于你。因为我不了解你,所以我没法告诉你,适合你的交易风格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把我的方法教给你,你不会成功因为你不是我。如果你经常在我身边,你就会看到我是怎么做的,然后发现一些适合你自己的东西。也有些地方,你会希望用不同的方式来做。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和我一起交易了很多年,现在在另外一家对冲基金管理一大笔钱,并且做得很好。但他和我就不一样。他学到的不是变成我。他有自己的交易风格,他变成了他自己。

  有没有什么特征能判断一个人能成为成功的交易员?

  不屈的态度和情绪上的快速恢复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作为一个交易员,你很容易被打得很惨。坦白地说,如果你不喜欢交易,你还有很多其他更好的事情可以做。你不能仅仅因为交易可以赚很多钱而来做交易。那是没用的。没有人为了赚钱而交易,还能做得很好。如果成功的交易员仅仅是受到金钱的诱惑,他们会在五年后退出这行,然后寻求物质上的满足。但大多数交易员不会这样,他们在生活富裕之后仍然坚持不懈。他们有的时候会像上了瘾,就只做交易。杰克R26;尼克劳斯有很多钱。为什么他一直到60多岁了还参加高尔夫球比赛呢?他可能就是醉心于此。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