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章 科尔姆R26;奥谢2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科尔姆R26;奥谢在任何一年的收益率都是正的。由于他的交易记录,不管是在花旗还是索罗斯,都是不公开的,所以并不能对他的交易表现有一个确切的描述。我们现在可以拿到的是从2004年12月开始他在Balyasny的交易记录和从2006年6月开始他在现在对冲基金投资组合的交易记录。截至2011年年底,平均年化复利为11.3%,年波动率为8.1%,月度最大损失3.7%。如果你读到这里觉得“才11.3%”,那你需要额外补充一下绩效评估的知识了。

  收益要综合考虑基金经理的技能(包括选择、下单和平仓)和所承受的风险两个部分。如果承担了两倍的风险就应当能获取两倍的收益。从这个角度来看,能真正体现基金业绩的指标应当是收益/风险,而不仅仅是收益。这种基金业绩评估的观点特别适用于全球宏观策略,它管理资产的一部分会被要求用于保持一定的投资组合头寸[1]。因此,如果需要,全球宏观策略的经理可以增加数倍于管理资产规模的风险敞口(不需要任何借贷)。风险敞口的增加可以同时提高收益和风险的水平。科尔姆R26;奥谢选择在一个相对较低的风险水平上运营基金。不管用波动率(8.2%)、月度最大损失(3.7%),还是资金最大回撤(10.2%)来衡量,他所管理的基金风险水平都只是全球宏观策略基金平均水平的一半。如果科尔姆R26;奥谢基金的敞口处于大多数全球宏观策略基金的水平,波动率等同于标普500指数,那么基金的平均年化复利将会是23%。从另一个角度,如果科尔姆R26;奥谢的基金以自营账户的方式管理,那么其敞口会比管理的资产规模大很多,同样的交易所获取的收益也会高很多。如果用收益/风险指标来衡量基金业绩,就不会有这类矛盾了,因为收益/风险指标与敞口无关。科尔姆R26;奥谢的利润/痛苦比率(一种收益/风险指标,详见附录A)为1.76,表现优异。

  我在伦敦采访科尔姆R26;奥谢的那天刚好英国王室举行婚礼。因为办公室周围的街道都戒严了,我们就约在一家俱乐部碰面,科尔姆R26;奥谢是那家俱乐部的会员。科尔姆R26;奥谢解释说他之所以选择这家俱乐部是因为这里对着装没有要求。采访在俱乐部的休息室进行,很舒适的地方,人也不多,估计都去观看婚礼了。科尔姆R26;奥谢在谈到经济、市场和交易时显得异常热情。以至于在我们谈论的过程中,有位男士建议科尔姆R26;奥谢能否小点儿声,因为他的音量破坏了房间的安静。科尔姆R26;奥谢不好意思地向对方道歉,并降低了说话的音量。我将对话内容录了下来,就像我其他的采访一样——我速记能力很差虽然我也没怎么尝试过——当时我心里疑神疑鬼的,生怕科尔姆R26;奥谢的声音太小以致录音不清楚。每当周围有些其他的谈话声、管式音乐和一些狗吠时候,我都会很紧张。最后我不得不要求科尔姆R26;奥谢大点儿声说话。那个带着一群吠犬的会员离开的时候,我非常惊讶地看到,虽然我不该这么做,正是那位向科尔姆R26;奥谢抱怨他说话声音很大的先生。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金融市场感兴趣的呢?

  那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我17岁的时候,背着行囊在欧洲旅行。我到罗马的时候刚好身边没书读了。我去了当地一个露天市场,那儿有一个卖书的小贩,但只有一本书是英文版的《股票大作手利弗莫尔回忆录》。那本书又破又旧。直到现在我还留着它呢。我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那本书非常有意思,它将我生活中的各个部分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是什么让你感兴趣的呢?

  一开始让我对宏观经济感兴趣的是……

  不,我是说这本书哪里吸引你呢?这本书与宏观经济完全没有关系。

  我不这么认为。书里的宏观思维力透纸背。书一开始就介绍故事的主人公在看盘,但他并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每个人都给他一些小窍门,但另一个角色帕特里奇先生告诉他真正重要的是,“这是个牛市。”[2]

  那是一个分析宏观基本面的人。帕特里奇教会了他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道理。这不仅仅是那些让数字上上下下随机的噪声,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让它成为一个牛市或者是熊市。就像故事的作者所经历的,他越来越注重基本面分析。他开始讨论供求关系,这也是全球宏观策略的精髓。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