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奥4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在1971年,刚从大学毕业,还没读商学院之前,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担任书记员的工作。8月15日那天,尼克松宣布放弃美元“金本位”制,货币体系崩溃了。我记得股票市场上涨了很多,这完全不符合我的预期。

  你从那次经历中学到了什么吗?

  我学到货币贬值和印制钞票对股票来说是好事,并还学会了不相信政策制定者的话。这些教训在那之后不停地被重复。

  在早期的其他经历中,还有什么时候是市场表现和你预测不符的特别经历吗?

  1982年,那个时候的经济非常糟糕,比现在都糟糕。失业率超过了11%。我非常清楚拉美债券会违约。因为我知道货币中心银行用大笔的资金购置了拉美债券,我认为债券违约会对股票市场产生极差的影响。然后8月——轰,墨西哥违约了。市场居然大幅反弹。事实上,那时正是股票市场的底部,在那之后形成了长达18年的牛市。这明显不符合我的预期。市场的上涨是由于美联储采用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我的经验教训是,除非有很好的理由相信美联储的行动起不到作用,否则不要和美联储作对。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有着惊人的能量。1971年美元“金本位”制终止和1982年墨西哥违约这两件事,让我明白危机的发生会导致央行采用的货币宽松政策救市,并会由此淹没危机所带来的灾难。

  还有什么其他特别的、让你有收获的事件呢?

  每天都有切切实实的学习经验。你让我描述的是某一个瞬间。而我认为学习的过程是连接在一起的真实体验,而不是某些个瞬间。与其说它是头脑中的记忆不如说它是内在的感受更确切。在墨西哥违约之后,你可以阅读一些描述当时市场的文章,但这和真正的亲身经历是不一样的。那些让我吃惊的,尤其是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我从这些经历学到了宝贵的经验。

  20世纪80年代初期冷冻猪腩的价格天天都触及跌停[2],而我的个人账户却在做多这件事让我记忆犹新。我很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我觉得自己可能会破产了。那个年头,人们还在使用商品报价板,只要价格变动板子就会卡卡作响。所以每个早晨一开市的时候,我既能看见又能听见市场又下跌了200点(每日的最大跌幅)并且持续不变,就知道自己又赔了那么多钱,而且还不清楚可能的损失会有多少。那真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

  从那次经历中,你学到了什么呢?

  那件事让我明白了风险控制的重要性,因为我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这加剧了我对交易错误的畏惧,也教会我不要因孤注一掷,甚至几掷而造成我无法面对的损失。交易中,你必须既保守又激进。如果你不够激进就赚不到钱,而如果你不保守就守不住钱。我相信任何一个在交易中赚钱的人都体会过那种切肤之痛。交易就像是在与虎谋皮;而你很可能就被它生吞活剥了。就像那次冷冻猪腩和其他一些交易,让我看到了那泛着寒光的獠牙并心生恐惧。这直接影响了我的态度:让我来告诉你我是如何想的,并请你予以最严厉的评判。我学会了如何用数学投资。

  (Dalio走向小黑板,画了一张示意图,横轴表示投资的数量,纵轴表示标准差。)

  这就是我教授公司人员的图表,我叫它投资的圣杯。

  (接着他画了一条从左向右倾斜的曲线——资产的数量越多,标准差越小。)

  这张图表示了投资组合的波动率会随着投资资产的增加而产生的变化。如果你新增的资产与其他资产之间相关系数为0.6,那么在你添加更多的资产时风险会减小15%,但只能降低这么多风险,即使你新增1000个资产也是一样的。如果你管理一个只做多的投资组合,你可以投资于上千种股票,这只能降低15%的风险,因为每只股票与其他的股票之间相关系数差不多都是0.6。然而,如果你投资的资产之间平均相关系数为零,那么当你投资于15个资产的时候,你就能降低80%的波动率。因此,通过持有互不相关的资产,我可以以将收益/风险指标提高五倍。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