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奥6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我们通过互相询问对方,哪一种会更容易被接受来达成共识。比如你可以问:你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我们还需要查看其他的标准吗?我们如何达成一致?我们应当找谁来帮助我们推进工作进展,达成共识?诸如此类的问题。这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很有意思的。如果分歧是有关投资决策过程的,那么三个首席投资官(戴利奥,同为信息总监的鲍勃R26;普林斯和格雷格R26;詹森)必须达成共识。大体上,我们总是可以达成一致的。如果我们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就什么也不会改动。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每次变动仓位的时候,所有关键人士都必须意见一致呢?

  不是的。我们制定决策的过程是为了决定我们在市场中投资的标准。这些我称之为原则的标准是系统化的。这些原则决定了在不同的环境下我们应当如何做。换句话说,我们的决策是决定我们投资的标准。我们不会为单独的某一次投资做决策。

  对于任意的交易策略,我们可以回顾它赢利的时点,损失的时点,并且发生赢利和损失时的环境。每种策略都有相应的历史记录,方便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并随之添加到投资组合中。如果一种策略在实战中的表现没有预计的好,我们可以对它重新评估,如果我们依然认为这种策略很有价值,那就会去修正我们的系统。我们这样做已经36年了。在这些年,我们不断有新的认识,并且不断地将这些想法添加到我们即成的认知系统中。

  在过去的20年里,你的最大回撤只有两次大于12%,最糟糕的一次也只有20%。你在运用趋势策略时是如何控制最大回撤的呢?

  这要分两部分。首先,就像我们刚才谈到的,我们将风险分摊到多个独立的资产,避免将投资组合集中于某一个资产。其次,我们在多期限和多情景下对投资策略进行压力测试。

  我认为那些实际最大回撤高于预期的人,从来都不真正明白他们的投资策略在不同的环境下是如何运作的。有很多从事多年交易的基金管理人这样认为,我的历史记录很出色;这种投资策略是有效的。但他们不清楚他们的投资策略是如何在不同的环境下运作的。以基金经理最近的经验为基础的投资策略总有一天会失败。

  相对而言,我们对标准进行测试,以保证这些标准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没有时间的局限意味着可以在任何一段时间内适用,而没有空间的局限意味着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适用。有的策略确实会在任何一段时间、任何一个国家都适用,而这类广泛的跨越时间和地域的分析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非常独特的视角。举个例子,要弄明白现在美国的零利率和减债环境,我们就要理解在这之前的很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比如20世纪30年代发生了什么,以及其他国家的情况,比如经济泡沫破裂之后的日本发生了什么。减债和衰退是不同的。除了正在发生的减债之外,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尚未发生过减债之类的事。

  有针对每个持仓头寸单独的风险控制指标吗?

  有持仓仓位的限制标准,但没有价格限制标准。我们不用止损命令。我们交易的市场大概有150个左右,这里的市场,像其他单一市场一样,将价差头寸也作为独立的市场对待。然而,在任意给定的时间,大约80%的风险由我们所持有的20个左右的重要仓位承担,而这些仓位之间完全不相关。

  当你的最大回撤十分巨大的时候,你会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吗?你会降低所暴露的头寸吗?

  我认为在你亏损的时候减少头寸是没用的。我想再说的清楚一些。最关键的问题是亏损的头寸所处的点位对接下来的价格趋势是否有统计意义。结果是没有。所以我不会仅仅因为亏损而调整仓位。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