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奥10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就在未来的一两年之内。然而,长期来看,无论何时一个国家依赖于国外投资维持赤字支出,都会存在风险,一旦国外投资者担心该国货币走弱是由于过度地印刷钞票,他们就会撤资。这种改变的预兆就是国外投资者购买的债券久期变短,引起信贷紧缩。比如1931~1933年期间,利率上涨,即使当时我们处于通缩经济萧条。在这种情况下,央行一般会买入更多的债券来弥补利率上涨所造成的缺口,这样把债务当作货币的方式会使货币贬值并让资金投向那些抗通胀的实物资产和外汇中。这个过程通常持续几年。起初,通缩会转变成低通胀。就好像1933年罗斯福决定开始印钱并脱离金本位时,这种变化恰好抵消了美元的通缩;并没有引起高通胀。这个时期,黄金和债券的价格同步上升,这和通常情况下由于通胀造成的高金价意味着地债券价格不一样。这种模式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金价与债券价格齐升如出一辙。

  当我读到你对于长周期的描述时,你看上去好像在说美国正在经历五个阶段中的第四个——一个仍然认为自己很富有的穷国——而现在成了第五阶段了:一个衰退的国家。我这么解释对吗?

  我想差不多。

  这个周期通常持续多久呢?

  整个周期要经历100~150年;第五个阶段(衰退)则持续大约20年。

  假设美国在大约2008年时进入衰退阶段,你的周期模型暗示美国会保持这种广泛的衰退直至2030年。这真是一个非常悲观的看法。在长周期的衰退阶段,有没有一些情况让这些国家不那么痛苦?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英帝国的衰退没有那么剧烈因为它们的调整过程经历了很多年。日本的减债过程也是这样。基本上一个国家的情况可以在很长时期内都保持稳定。情况并不一定要很糟。可一旦处理不慎就非常麻烦了。

  在桥水,包括下属对上司的批评都是被提倡的。你的员工有没有批评过你呢?

  一直都有。

  你能给我个例子吗?

  我和一家正在康涅狄格州访问的欧洲养老基金共同参加了一个会议。会后,销售人员批评我不善辞令,把时间拖得太久了,这不利于会议的进行。我询问了与会的其他人的意见。一个我们刚毕业一年的新员工给我打了个“F”。我很喜欢这样的情况因为我知道他们在帮我进步,而且他们明白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你认为在投资上人们犯得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呢?

  投资人犯得最大的错误是他们相信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重现。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最近的一项好投资以后还会很好。通常,过去的高收益仅仅表示那项资产已经变得很贵了,并且是不合意,而不是更好的投资了。人们在价格上涨之后除了价格而无其他原因的买入造成了价格的过度上涨。通常在价格大幅攀升后,当投资人因为贪婪和无畏而赚钱的时候,反向操作倒是个好主意。

  戴利奥十分信奉分散投资。事实上,他把通过引进不相关资产而提高收益/风险成为“投资的圣杯”。他说如果投资组合中的资产真的相互独立,那么收益/风险将提高五倍。

  大多数人都把相关性当做决定两种资产是否独立的首要工具。戴利奥认为相关性在统计上可能会产生误导并且不适合用来构建投资组合。问题的关键在于不同资产之间的相关性是很不稳定的,并且十分受前置环境的影响。比如,通常黄金和债券是负相关的,因为通胀(当前或预期)利多黄金而对债券不利(因为高通胀通常意味着高利率)。然而在减债周期的初始阶段,因为积极的货币宽松黄金和债券可以同时上涨(也就是债券价格上涨),而这也加剧了长期货币贬值的担忧,这样使得金价进一步上涨。在这种情况下,黄金和债券的相关性就和它们通常的关系相反。

  相对于使用资产之间的相关性为标准的方法,戴利奥关注那些暗含的可以影响资产价格的驱动因素。驱动因素是因,相关性是果。为了得到一个分散投资的组合,选择含有不同驱动因素的资产是必要的。戴利奥可以通过决定那些未来的驱动因素可以影响市场(一个预见性的方法)来更准确地评估哪些资产更倾向于同向或反向变动,比如,预测黄金和债券何时会同向变动,何时会反向变动。相对的,使用相关性来做决策(一个回顾性的方法)会在形成投资组合的时候造成错误决定。戴利奥构建的投资组合是由不同驱动因素影响不同资产组成的而不是仅仅是不相关。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