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奥12

作者:杰克-施瓦格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它不可能无限地走下去。最终债务会超过我们能借的数额,那么消费必然会下降。相对于信用收入的钱而言,借钱(债务)的承诺不能再提高时,这个过程便反向进行,于是形成了减债。既然借钱只是拉动消费的方式,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每年花11万而只赚10万的人不得不在相等的年份里把他的花费减少到9万每年……当减债发生时,就不是在上涨浪潮中相对于钱的债务上升,与之相反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当债务人的收入和借款不足以偿还他的债务时,资产会被卖出、消费会被削减并用以兑现。这会使资产价格下跌,并引发担保价格下跌,进而减少收入。由于担保价格和收入的下降,借款人的信用能力也下降了,于是他得到的信用额度变小了,因此这个自我强化的过程继续进行着。

  戴利奥强调说减债是和衰退非常不同的过程:

  不像在衰退时降低利率并创造现金可以校正这种不平衡那样,在减债过程中货币政策不会有效的创造信用。换句话说,在衰退时(当货币政策有效时)货币量和服务于债务的需求量的平衡可以被校正,因为利率可以被降低到足够来①缓解债务服务的压力,②刺激经济活动,因为相对于收入而言每月要偿还的债务很高,③产生正的财富效应。然而,在减债的情况下,这些都不会发生。在通缩的萧条/减债中,货币政策通常对创造信用是无效的,因为利率达到0%就不能再降低了,因此其他不那么有效的方法便会跟进。信用增长很难被刺激,因为借款人的债务仍然过多,这使得合理放贷不再可能。在通胀的减债中,货币政策对创造信用无效,这是因为由于投资者担心他们的贷款会被贬值的货币所偿还,所以增长的钱进到其他货币和抗通胀的资产中去了。

  3.经济周期——经济周期指的是经济活动中的波动。雷R26;戴利奥解释说:“在‘经济周期中’,信用的可获得性和成本取决于中央银行,而在‘长周期’中,信用的可获得性和其成本受到那些远超央行可控因素的影响。”在标准的经济周期中,央行通过降低利率可以延时地刺激经济。在长波动周期的减债阶段下,央行无法发挥任何影响,因为利率已经低到接近零了。

  应当明确的是,雷R26;戴利奥相信任何只基于美国二战后这段时期的基本分析方法都是不充分的。即便这是一段囊括了接近70年的时间,但除了自2008年开始的减债之外,这段时间没有其他的减债发生了。而就如之前所述的,经济和市场行为在减债的情况下和在标准的衰退下表现是很不同的。通过关注更长时期和更广泛的地域,戴利奥能够拿出和现在相对的过去发生的事例(比如,大萧条、泡沫破灭后的日本、拉美的违约)。

  在关于周期对于单个国家的影响方面,雷R26;戴利奥的视角更加宽广,以世纪为单位,这被他称为足够成为“真正的大局观”。他相信所有国家都会经历五个阶段的周期:

  阶段1——贫穷国觉得自己贫穷。

  阶段2——快速致富的国家仍然觉得自己贫穷。

  阶段3——富有国认为自己富有。

  阶段4——变穷了的国家仍然认为自己很富有。

  阶段5——经历减债和相应衰退的国家开始慢慢接受了现实。

  以下是戴利奥对于经历阶段4的国家的描述:

  这是一个债务上升的时期——也就是说相对于收入,债务在上升直到它无法再升为止……因为这时的消费一直很强势,国家看起来一直很富有,即便是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恶化了。基础设施投资、资本商品和研发的效率降低使得其生产收益放缓。其城市和基建比处于前两个周期中时老化、低效了很多。其偿付能力在恶化,反映了它们竞争力的下降。它们越发依赖其名声而不是竞争力以为其赤字融资。这时期它们通常在军费上花费颇多,有时因为战争使费用不知凡几,来保护其在全球的利益。虽然不是一贯如此,但随着这一时期的进一步演变,这些国家产生了“双赤字”,也就是偿付贷款和国家同时赤字。

  在这一阶段的最后几年里,往往会产生泡沫……泡沫的产生源自于投资者、商人、金融中介、个人和政策制定者愿意相信未来一如既往,于是他们在趋势的延续上大量压注。他们错误地认为上涨的投资代表了优质而不是昂贵,于是他们融资购买,而这就促使价格进一步高涨并加剧了泡沫化进程……当收入和投资回报不可避免地低落至债务偿还额之下的时候泡沫便会破裂……泡沫破灭会带来的财务损失要归咎于国家经济的下滑。不论因为战争还是泡沫,这一阶段的典型特征是累积的债务无法用不贬值的货币清偿,于是引发了下一个阶段。

  而阶段5的描述:

  在泡沫破灭后减债发生时,在一个自我强化的负周期下,私人债务上升,私营部门的花费、资产价格和净值纷纷下跌,而用政府债务的上升,政府赤字和央行“印刷”货币量上升来弥补。用这样的方法,这些央行和中央政府降低了实际利率,并提高?名义GDP的增长,并使之在名义利率之上用以缓解债务压力。作为这种低利率、弱势货币和差劲的经济状况的结果,其债务和权益资产表现拙劣,并使其越发需要与那些廉价的、尚处于前几个阶段的国家相竞争。他们愿意看到其货币的贬值。作为这些经济和金融趋势的延续,这些国家会发现他们在国际上的分量在下降。

  上述对于阶段4和阶段5的简介听上去仿佛是对美国让人不悦的具体描述(阶段5——现在的状况;阶段4——过去的数十年),不是吗?

  [1]市场大盘风险是贝塔风险的一种。贝塔风险还包括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短期波动率风险。贝塔收益是指通过承担风险而获取的收益,这些收益可以通过持有不同的长期被动投资组合而获得。长期来看,贝塔收益为正是对投资者承担风险而进行的补偿。

  [2]很多期货市场都设置每日最大涨跌幅限制。如果购买方和出售方之间力量悬殊很大,比如发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导致牛市或者熊市的政府报告,市场开盘的时候就会停在涨停或跌停的位置,否则均衡价格会超过涨跌停限制。比如,单价是60美分/每磅,政府发布报告后市场认为合理的价格应该是在50美分/每磅,因为存在涨跌幅限制,市场价格就只能每天跌2美分。第一天,会有很多抛售者,但肯定不会有买入者,所以市场开盘以后就会维持在58美分/每磅直到收盘(有价无市)。当然,当市场受到一系列涨跌幅限制的时候,就没有人知道新的均衡价格是多少了——也就是市场可以自由交易的价格。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