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虚构是文学的生命所在1

作者:陈晓明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今天已经没有人怀疑大众媒体会深刻影响公众生活了,媒体对现实发生的各种紧急事件、奇闻趣事、天灾人祸的报道之迅速全面,已经远远超出任何一个时代。原来是报纸,后来是电视,现在再加上网络,媒体几乎占据了公众所有的注意力。尤其是媒体之间的竞争,传统纸媒体与影像媒体的竞争,网络媒体后来居上,以更加方便迅捷的资讯传输,主导了信息的传播。

  在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人们热衷于即时感受真实、事实,这给传统文学创作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有多家主流刊物都拿出栏目来推崇“非虚构”(如《人民文学》《大家》),这给传统文学发展的方向和对未来的信心,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媒体时代,文学创作何去何从?当代中国文学创作的艺术方向如何把握,这在今天都成了要重新思考的问题。

  文学刊物标举的“非虚构文学”,其实是80年代后期兴起的纪实文学、报告文学的另一种说法。虽然强调了“文学性”,但纪实性和新闻体无疑是其写作特征。就这点而言,它肯定是受到当今大众媒体的影响。媒体对现实反应的迅速快捷以及丰富多彩,已经吸引住公众的全部注意力,文学似乎不关注当下发生的那些事件就无法在当今社会占据一席之地。这种心理当然可以理解,刊物要生存,就要引起关注,就要适应潮流,顺势而为。但是文学刊物一定要明白,文学追踪现实,反映即时发生的事实,注重事实和事件的真实性或现场感,永远也比不上新闻媒体,永远也比不上图像与网络资讯。文学转向当下的现实反映,强调纪实性,会引起某种程度的关注,但绝不是印刷于平面媒体以书写文字为载体的文学的擅长。要说快速,现在有现场拍客,有新闻报道,有微博;要说逼真,有摄像机的影像。当然,“非虚构文学”可以在表现的广度和深度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但电视专题节目的深度报道,也同样可以在这方面把“非虚构文学”比下去。

  文学标举“非虚构”,据说是因为现实比文学虚构更丰富、更生动,已经不需要文学虚构,文学只要记录和报道现实就行。美国20世纪60年代也是在风起云涌的激进主义运动和反越战的现实中,产生了诺曼R26;梅勒、杜鲁门R26;卡波特、汤姆R26;沃尔夫等人的“非虚构文学”。后来鲍德里亚在理论上阐释为“仿真”,即是说,当今处于符号时代,一切都符号化了。现实反倒比虚构更像虚构,文学艺术的虚构已经比不上现实发生的事件更具有虚构特征,现实反倒像是文学艺术的仿真。当今中国确实有着无比丰富又变化多端的现实:无数的改天换地的故事,建设的奇迹,速度的奇迹,以及丑小鸭、灰姑娘、宦海商海沉浮等等故事,铺天盖地,俯拾皆是。文学只要如实记录下来,就足以生动无比,引人入胜了。文学没有能力表现今天的现实,不只是现实无比生动,同时也因为文学缺乏想象力,二者相加,文学反映当今社会现实就处于严重缺位状况,愧对这个了不起的时代。

  其实,“现实”被提到如此重要的程度,还不只是它突然出现的生动性值得关注,同时还有漫长的传统在起作用。现实之于中国文学,永远具有优先权,对现实的顶礼膜拜并非是今天才有的新鲜事。中国文学从现代以来,就发展出一套反映现实的理论,现实主义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基本创作方法,也是它的生存规训。因此,用关注现实来要求中国文学是顺理成章的事。文学关注现实无疑必要,甚至至关重要,但文学如何关注现实,却并非如此简单。如果依然是要保持文学的方式,那就无法脱离文学的特征去追踪现实。最终的评价,是要文学,还是要它反映的现实?前者是文学的方式,后者则是把文学当作反映的工具,当作报告、新闻特写、社会调查来对待。很显然,问题的实质在于:在今天,文学如何来反映现实?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