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小叙事与剩余的文学性2

作者:陈晓明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和讯读书
  现在,这些小人物、小故事不再依赖强大的历史背景,也不依赖高深的现代思想氛围,它仅仅凭借文学叙述、修辞与故事本身来吸引人,来打动我们对生活的特殊体验。什么是文学性,文学性就在叙事话语本身的展开中存在、生成或呈现出来。

  群体生活和代言人意识的退场,使作家们不得不回归小叙事的文学性品质。现在的小说可以经常看到作者如何试图在平静的叙述中使故事充满变异。这些小说主要都是在探讨当代的交往关系或婚姻情感中的危机现象,可以很自由自在地对男女的性心理作出各种分析和判断。这些情感关系之类的故事会包藏个人的生活史,历史的压力已经明显退场,作家热衷刻画的是人物性格、心理的多面性,并且以含混的方式表现出来。生活总是被似是而非的假象所遮蔽,让人看不到真相。年轻一代的作者现在感兴趣的是这类怀疑主义和多元论的眼光,以此来促使小说叙述打开一扇扇窗口的时候,又关闭了更多的东西。关闭与开启,是如此奇妙地转换,不停地在生活最接近本质的那个时刻转换。这类小说因此能够在平淡中透示出复杂的意味。

  原来倾向于追踪厚重的现实生存困境的叙事,或者说编织现代性的完整性叙事的作家也开始寻求一些更轻便的技巧来化解生活危机,这既是一种处理生活的观念,也是一种艺术叙述技巧,因为,大悲大恸似乎并不能让人体味到生活的更细微的意义,而且也不是文学能在这个时代获得独特性意义的方式。影视、新闻报道、互联网都以其对现实的纪实性报道占据了悲悯的视野,文学又该如何对待、处理这个时代的生活呢?生活本质的多样性和细微性就落在了文学的身上。因此,抒情与苦难生活的混合,技巧性的叙述与生活突变的结合,打碎整体性的叙述方式,重新对修辞的强调等,成为保存文学性的有效方式。这些小叙事或剩余的文学想象,也许更接近文学的本质,更具有文学的真实性。它构成文学更有韧性的存在,也对图书市场风起云涌的那些流行读物起到一种补充的作用,更有意味的在于它提示了一种文学内在的品质,使得市场化的读物可以不断从中汲取艺术表现的美学资源。

  总而言之,宏大的历史叙事已经很难在当代小说中出现,特别是中短篇小说,小人物、小叙事、小感觉构成了小说的基调,而文学需要进入到人性更隐秘的深处,需要在生活变形和裂开的瞬间抓住存在之真相本质,文学性的意味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才涌溢而出。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性所赖以存在的那种质地,这是历史事件的剩余物,也是宏大的文学史的剩余物,这是文学性的最小值,也只有最小值的文学性,才构成最真实的审美感觉。“剩余”是历史的遗产,也是历史的馈赠,更重要的是,它是历史的积淀,最后剩余的东西,是负隅顽抗的东西,它最有韧性,也最真实。它存留在具体的文本中,存留在每一次真实的写作中,它是语言、文字书写同生活存在的敞开与关闭浑然一体的时刻。也可能这是一种犬儒主义美学,不再具有真实的现代性深度和整体性力量,无法在追究历史正义的宏大叙事中来建构文学想象,寄望于个人情感和小技巧,是使文学得以在美学上合法存在的必要形式。这一切在后历史时代的文学书写中,成为一种更为真实的文学品质。

原载《文艺争鸣》2005年第1期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