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代文学批评:问题与挑战2

作者:陈晓明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和讯读书
  我们所理解和进行的批评是19世纪的产物,19世纪之前只有批评家,贝尔、佛雷龙、伏尔泰、夏普兰和多比尼亚克、德尼斯R26;底阿里卡尔纳斯和昆体良都是批评家。然而不存在批评。

  我这里所说的批评有着非常具体的含义:一群程度不同以专门谈书为职业的作家,他们在谈论别人的著作的同时,自己也发表作品,他们的作品虽然尚未达到天才的顶峰,但同其他作品比较起来,却没有任何理由自惭形秽。①

其实,我们今天指责文学批评,并未搞清楚指责的对象,因为称之为“文学批评”的那种东西,有着不同类型的和分层的内涵。

  爱德华R26;赛义德在其影响卓著的《世界R26;文本R26;批评家》一书的绪论中,开宗明义地定义了文学批评的四种类型,他指出:

一是实用批评,可见于图书评论和文学报章杂志。二是学院式文学史,这是继19世纪像经典研究、语文文献学和文化史这些专门研究之后产生的。三是文学鉴赏与阐释,虽然主要是学院式的Y43;Y43;。四是文学理论,这是一门比较新颖的学科。它作为学术界和普通人们的引人瞩目的讨论话题而出现在美国,在时间上晚于欧洲:例如,瓦尔特R26;本雅明和青年格奥尔格R26;卢卡奇等人Y43;Y43;。②

很显然,“文学批评”实际上有着不同的类型,我们在指责“文学批评”时,要搞清楚我们指责哪一种类型的文学批评。只有在符合这类文学批评的本质性定位的前提下,这样的指责才是有意义的。例如,我们指责“实用批评”缺乏理论深度和历史厚重,这就没有道理,因为这类批评只用于介绍图书,发表于报纸或流行媒体,它要的就是精短实用。同样,批评“文学理论”不针对现实,不关注现实的文学创作,那也没有意义,因为文学理论就是要建构抽象的理论体系。批评在理论与文学史层面上展开的文学研究,虽然也着眼于当下创作,但其讨论的是较为复杂的学理问题,固然要在学理层面上展开论说,批评它理论性强,或者套用西方理论等等,都是不顾及事物对象本质规定的做法。没有在现代西方理论的背景上来讨论文学的理论问题,那几乎是拔着头发要离开地面。批评有多种类型,但即使是赛义德划分的这四种类型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它们之间的界线有时有交叉和重合。例如,发表于报纸或流行媒体的文学批评,有时也可能有稍长的篇幅或有一定的理论性;而“当代文学史”学科在中国的建立,可能是一种独特的现象,当代文学批评总是会在一个相对的当代文学史的背景上来展开论述,同时也吸收西方当代的理论。如此这般的文学批评,可能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学科研究的主要学术论文,它们既是文学史,也是文学批评,有时甚至还有较强的理论性。

  但文学批评类型的区分,是我们探讨文学批评的最初的步骤,不做这样的划分,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在何种层面上来讨论文学批评,讨论的是哪一种类的批评。这也就是为什么赛义德那本厚厚的批评论著,开篇就要涉及这个问题。

  其实,比赛义德更早,法国批评家蒂博代把批评分成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三种类型① 。

  蒂博代认为:“真正的和完整的批评之所以诞生于19世纪,并非因为这一世纪的趣味比上一世纪更为活跃和更为成熟。许多富有理智的人认为事实恰恰相反。应该存在其他原因,就我而言,我认为有三个原因,它们互为关联,并行不悖。”他说的三个原因或条件是指:其一,诞生了教授行业和记者行业;其二,历史感的加强,对总结的需要;其三,多元化的创作和欣赏趣味。就第一点而言,他在《六说文学批评》一书中说道:

大革命以前,所有的教育均附属于教会,从事教育的首先和尤其是无处不在的神职人员。贯穿着整个18世纪的哲学家和教士之间的斗争,最终以教育的或多或少的非宗教化结束,从而一种新的行业,一种新的行业精神得以产生。类似康德在18世纪下半叶在哥尼斯堡大学任教和费希特在耶拿战役之后在柏林大学任教的那种形式,从此在法国成为可能和正常的了。随着1827年三位教授的出现,即基佐、库赞和维尔曼,出现了有关教席的争论、教席的哲学和教席的文学批评。他们于1830年获得荣誉和权力。在1830年的100周年所能引起的各种思考之中,不要忘记这一点:批评家职业,在100年里,始终是教授职业的延长。①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