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代文学批评:问题与挑战8

作者:陈晓明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与公信力相关的问题是批评的权威性问题。批评的权威性受损,除了与公信力面临的现代性危机相关外,还有来自批评领域自身的内在矛盾。其一,批评的分层化。如前所述,当今批评划分不同的层面,不同的面向,不同的体制,很难有一种批评权威可以统摄所有这些方面。因此,出色的批评家也只能是在某个方面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其二,权力与位置的投射情况。因为当今中国社会过分重视权力,话语的重要性严重向权力倾斜。因此,批评的权威性并不单纯依靠专业水准,最为重要的在于其依靠的权力背景。其三,不同资源的分享。因为中国当今的教育与文化有较为快速的发展,这使文化团体、媒体机构、学院与学术单位等,都有不同的资源。各种名目、头衔越来越多,社会(尤其是媒体)也看重这些名目。各自背靠不同的资源,也可以重新规划文化象征资本,这使话语权力的形势运作显示出复杂格局。也就是各路神仙各显神通:你方唱罢我登台,各领风骚三五天。实际的结果就是,权威和中心再难形成,一切都被分享与平均化了。权威的形成机制再也不可能是纯粹专业的或学术的水准,批评的权威也不可能只靠批评的成就来树立。权威形成的机制越复杂,权威存在的根基就越不牢靠,权威可存在的场域就越有限。

  尽管我们看到如此多的问题和面临的困境,这并不等于我们可以放低批评价值,放弃批评自我更新的努力。在今天,批评承担的重任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艰难和重要,因为,今天的文学作品如此大量,传播方式如此多样,正需要批评来标举文学价值,来揭示中国文学的未来道路。

  尽管人们可以列举出这样或那样的关于中国当代批评急迫的任务,但我以为最重要的任务,也是最困难的任务,莫过于增强阐释中国当代文学的创新性的能量。一个时代在文学上是不是繁荣和伟大,当然并不取决于出版发行的数量,更重要的是取决于有没有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伟大”这一概念在今天同样是遭到怀疑的,但重建伟大作家和伟大作品,是传统文学得以经典化的根本途径,也是得以延续和更新的主要方式。不断有伟大作家和伟大作品开辟未来的道路,文学的道路才能伸展下去。

   “伟大”这个词在今天的文化领域里已经难以继续使用,或许换成“重要作品”可以避免诸多的麻烦。当然,一个时代真正伟大或重要的作品并不多见,在歌德时代的德国、托尔斯泰时代的俄罗斯、司汤达时代的法国、狄更斯时代的英国、海明威时代的美国,存留下来的伟大作家和作品也是屈指可数的。在今天,并不是没有重要作家和作品,而是因为作家作品太多,相互覆盖遮蔽,个别作家也难以鹤立鸡群。因此,文学批评在今天就更要有能力发掘那些重中之重的作品,给予强有力的阐释,给出其文学创新的深远意义,给出文学史的地位和对未来开启的区域。所有这样的阐释力,都需要当今的批评具备这样的素质:

  其一,高度的美学自觉。不是用传统的既定的尺度去规定作品意义,而是在与新作品对话中开启自己的美学想象力,从而打开作品文本的阐释空间。作品在敞开的时刻,才能有批评的创新,而批评的创新正是作品创新性内涵释放的结果。

  其二,多元化的宽容性视野。在今天,文化多元化的观点是一种理解世界的基本方法,只有具备多元化的视野才可以看出世界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我们开始与不同文化、不同种族的人对话,也学会与身处同一种文化中的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不同身份、不同趣味的人对话。关于“好作品”的概念,在今天可能会有多样化的解答,但这并不是说没有标准,完全持相对主义立场,而是对象的复杂性、多样化,决定了标准和理解的多样性。只有在多元化的视野里,才可能给予不同的作品以其应有的价值和意义。

  多元化的视野并不等于我们没有本国的立场或个人角度,但是这一切只有在对话的语境中才可建立起来。立场与角度并不是排他性的,也不是非此即彼,它是在知识融会贯通的感悟中,生成的一种价值和方法的取向。

  其三,知识更新与保持创新的巨大勇气。传统的文学批评主要是感受式的和印象式的,现在的文学批评仅仅停留在这一水准上显然不够。文学批评在今天所需要的知识可能要超出以往的传统批评,因为西方现代理论和后现代理论涌入,作家们也是在相当丰富复杂的中西方文化交汇的语境中写作,年轻一代可能有更加直接丰富的全球化经验和旅行经验,这些都需要今天的批评家,有足够的知识背景去开掘作品表现的世界。

  其四,保持对文学始终不渝的热情。不管是知识更新还是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在今天,文学最重要的基础可能在于批评家还能保持对文学的激情,如果没有激情,任何文学作品都只能是死气沉沉的文字材料,更遑论去阐释其中的独特意义。阅读伟大的作品,必然是伟大心灵的相?撞击,至少也是激情的相互交流,只有这样的批评才能感染人,才能给予文学以生命的存在。

  其五,以批评期刊为阵地构建对话空间。经历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洗礼,中国当代出现了多家相当有影响的批评期刊,如《当代作家评论》《文艺研究》《文艺争鸣》《南方文坛》《小说评论》《当代文坛》等,这些期刊始终不懈地站在文学创新的前列,关注重大作品,揭示当代文学新动向,推出一批又一批批评家。以文学期刊为阵地,不只是发表批评理论文章,同时加强批评家之间、批评家与作家之间的对话,促进文学活动良性展开,避免无谓的和无聊的争执。打棍子、扣帽子式的谩骂可以休矣,低水平的重复可以休矣,狭隘的恶意可以休矣!当代中国文学批评必将开创新的道路,开创中国文学的依然有生命力的前景。

原载《当代作家评论》2011年第2期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