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种植大蒜 暗恨本小赚太少

作者:沈良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改革开放后,很多人,特别是农村的人,还不知道什么叫“市场经济”,不清楚什么是“市场规律”,一般人总是跟不上市场的步伐。

  我用心去观察市场,发现了一个规律:在当年,某个农产品某一年种少了,产量下降很多,到了收获季节以及之后的一段时间,价格会奇贵,然后下一年农户们看到了“赚钱的方向”就都一哄而上种植该作物,一两年内,这个农产品的价格又会快速下降,甚至到达奇贱的程度。

  说实话,这样的价格规律,对普通的农户来说是不利的,甚至是有害的,他们往往辛辛苦苦两三年,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劳动,最终可能一无所获,甚至还亏本。但对做“投资”、“投机”的人来说,则机会相对比较容易把握,有机可投。

  当时的大蒜就是如此,如果大蒜特别便宜,种大蒜的农户们连续种了两年都赔钱,就会有不少人不种或者少种,也会疏于田间劳作和养护,那么,下一年的大蒜必然大量减产,供应突然下降,而需求则没有太多变化,价格就会大涨。而如果在大蒜特别便宜的时候,在一个合适的时点,买蒜种可以低于成本买到,种下后,到了丰收季节,大蒜的价格暴涨,又可以高价卖出,获得很高的回报。

  我发现了大蒜这个品种的特性,它是一个不稳定的品种。连很多行内人都不清楚这个特性,更不用说行外人了。主要原因除了上述的价格规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大蒜不是最重要的农作物,即它不是口粮,而只是调味品。若是口粮,一方面每年的播种面积变化不会太大,第二方面国家的储备比较多,第三方面国家对价格的干预比较强硬,因此不容易暴涨暴跌。而大蒜只是调味品,播种面积由信息不完备、决策不理性的农户们决定,国家储备比较少,冷库储藏费用高,国家对价格的干预比较少,因此它的价格波动幅度比一般的农产品要大得多、频繁得多。另外,种植大蒜的用种量非常大,一亩地能生产2200-2500斤大蒜,但需要的蒜种高达400斤(相对来说,生产100斤小麦,用种量也就2斤),一旦行情来了,价格起来,农户们扩种大蒜就要留或买大量的蒜种,这也是影响市场的能量,会对已经供不应求的大蒜市场形成进一步的推动力,价格因此会更高。反之,在价格便宜时,市场上的大蒜本来就多,供过于求,农户们又没有种植积极性,减少种植面积,本应该留下来的蒜种就不留了,这些蒜种又冲击到市场,增加了市场的供应,价格就会低了再低。我记得当年,单单金乡县周边,如果遇到扩种,一年光蒜种就需要20万吨。这些因素导致了大蒜的价格经常忽高忽低,便宜的时候,虽然生产成本要1块钱,但只卖2毛钱,而在贵的时候,生产成本也是1块钱左右,却能卖到5块钱甚至更多。

  曾经的期货品种绿豆、红小豆也有类似的特性,这类品种收获的多少受天气的影响较大,往往会有大小年。供应时多时少,而每年的需求则差不多(在生活中的用量小,消费者对其价格不敏感),导致价格大幅波动,这对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影响大,从而进一步使得供应量变化多则更多、少则更少。一个品种,如果供应者对价格的敏感度高,而需求者对价格的敏感度低,就更容易形成暴涨暴跌的价格走势。

  1989年、1990年就是大蒜极其便宜的两年,于是我在1990年认准机会种了大蒜,当时我买蒜种只要1毛8一斤,而大蒜的种植成本都要5-6毛,相当于我是低于成本价很多买了蒜种,真是有利的时候会大大的有利。这一年秋天,我种了2亩地大蒜。

  我决定种大蒜的时候,亲戚朋友们都劝我不要种,甚至有人说“你种大蒜,明年喝蒜汤去吧”,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连续亏了两年了。纷纷减少种植面积,在他们的心理形成了“谁种大蒜谁亏钱”的观念。甚至有人说“大蒜10块一斤我也不种,看到大蒜就头疼”。

  没有人想种大蒜了就对了,没有一个人觉得大蒜能涨价,就对了,大家都觉得今年大蒜的价格还是会很低,就对了。农户们这样的心态必然会影响该年大蒜的产量,这非常有利于大蒜的上涨。当大家都转到一个方向的时候,物极必反的时点就来了,这时也就是赚“大钱”的机会。(往往大多数人是错的,最终,供求关系决定一切。)

  1991年五一,蒜薹的上市价格比往年贵了几倍,记得好像是从上一年的2毛涨到了当年的1块左右,到了五月下旬,大蒜收获的时候,产量明显低于往年,价格就更贵了,后期最高涨到了1块8左右。其实,蒜农、收购商、中间商、储存商都两年没赚钱了,这次看到大蒜的利润空间后,都有惜售情节,各个环节储藏的大蒜也就多了。又到了国庆前后种大蒜的季节(大蒜的播种先于小麦几天),看到种大蒜有利可图,蒜种的需求又上来了,进一步推高了价格。

  这一年,我种了两亩地大蒜,赚了7000多元,对其他农户来说简直是“奇迹”。只可惜当时我只种了2亩,原本我想种更多的,?是本钱不够,能让我种的地也不多。

  后来,1994年我又种了一次大蒜,大抵的赚钱效应和1991年也差不多。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