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养鹌鹑搁浅 逃亡5个月 第一次破产

作者:沈良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1995年初,我隐约看到市场上的鹌鹑蛋有供不应求的苗头,虽然我没有养过鹌鹑,还是觉得应该尝试一下。于是,我到一些养鹌鹑的农户家中闲谈、观察,到市场上卖鹌鹑和鹌鹑蛋的地方调研。发现实际情况确实如我所料,甚至将来供不应求的程度会比较大。

  于是我买进10000只鹌鹑仔(大约一半公的,一半母的),进货时每一只的价格是2毛钱, 养一段时间后分出雄雌(鹌鹑长到半大后可以从毛上分出公母),然后分开装笼子养(便于产蛋、取蛋)。

  1995年,我到河南  加上之前几年做小生意、种大蒜,赚了一些钱,去除养鹌鹑的投资,和家庭日常的开销(我们家的开销相对其他农户来说是多好几倍的,不然父亲也不会说我浮华),还有2.5万元的储蓄,以我当时的年纪,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不错了。

  同时,我坚信养鹌鹑、卖鹌鹑蛋会赚钱,当时感觉一切都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就在这时,夫人给了我一个“意外惊喜”,怀上了第二胎。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很严,怀上第二胎的都会被“抓去”引产。我当时已经做好了不要这个孩子的思想准备。1995年9月,夫人去医院检查,结果B超检查出来是男孩,于是夫人坚持要这个小孩(因为之前第一胎是女儿)。(我儿子是腊月二十六出生的)

  如果呆在家里养胎,被“抓去”引产的可能性很大,夫人为了要个儿子,决定“逃亡”到亲戚家里把孩子生下来,她当时和我说“你不跑,我一个人跑!”

  我只好把已经分笼的鹌鹑贱卖掉,当时母鹌鹑都快产蛋了,贱卖了真的很心疼,总共亏了5000元左右(养鹌鹑买饲料、买笼子也花了不少钱)。

  那一年,鹌鹑蛋本来2块多一斤(一斤45个左右),后来,果然涨到4块5毛一斤,只可惜为了生男娃,养鹌鹑本可赚一笔钱,却亏损了不少。

  如今,我们全家都要感谢夫人当时的坚持。虽然她的坚持让家庭过上了“逃亡生活”,让我在鹌鹑上亏了一笔,还让家庭的储蓄一扫而空,但她的功德却是极大的,她不单是挽救了一个生命,让我们获得了一个儿子(对农村的人来说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她给了我们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并让我们这个家庭多了一份骄傲和财富、少了一份遗憾与自责。

  由于当时我注重和亲友们的关系处理、注重家庭的生活质量,也由于我做小生意还算比较成功,相对其他农民赚钱更容易、更多一些,也就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

  一开始寄居在一个亲戚家中,各种开支不能让亲戚支付,除了日常开支,我总还要给他们意思一下,毕竟打扰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后来我们一家人就住店了(店是指比较低档的旅店),每天两三块钱,那时我到临沂批发市场批发一些衣服流动着赶集卖,多少赚一点,勉强度日。在临产前一个月,又住到了岳父家,也没少给他们添麻烦。

  在外“流亡寄居”的这五六个月的时间,我专心照顾夫人,没有花很多时间正经做生意。而当时家庭的日常开支、亲友交往的费用都比较高,我是个要面子、不想让家人受苦、不想让亲戚邻居看不起的人,花钱自然就节制少了一些。日常的生活费用、夫人的营养费用、生儿子的费用,再加上因为超生,回家后政府又罚款7000元,这直接导致我2.5万元储蓄全部花完,花完储蓄钱还不够,还找人借了钱(因为我的人缘还算不错,所以借钱倒也顺利),结果是倒欠外债4000元。

  这算是我的第一次“破产”。商丘东南永城收购大豆卖到山东嘉祥县,赚了一些钱。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