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别人跟风养猪 我果断退出

作者:沈良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傅海棠养猪获得暴利”的故事很快就在周边传遍了。村里跟风养猪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一段时间后,除了一般的农户,做生意的、外出打工的都回来养猪了。有些人看到养猪利润高,甚至还把房子给猪“住”,自己在边上搭个棚子住。1997年春天,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盖猪舍,一哄而上养猪,以点带面,我估计其他地方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后来到市场上打听,得到消息便是如此)。看到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养殖量,我判断未来生猪价格下跌的基础已经有了,周期也到了,如果再长时间养猪隐藏的风险会越来越大,降价应该只是时间问题。(根据当时畜牧局的资料显示,嘉祥县付庄是万头专业养猪村,还有所谓的万头养殖场。)

  在最狂热的时候,达到了这样的盛况:单我们一个村和我们村周边,一天就能出25车,即1000头肥猪。

  当然了,我那时就发现猪肉价格的涨跌还有一个规律。当猪肉价格涨起来的时候,价格再怎么高,也生产不出更多的肥猪,因为没有那么多母猪。这种情况下,一般生猪价格在高价维系1年半到2年才会回归,因为一年以内,要想有更多的生猪不太可能,因此再高的价格都很难改变。

  当生猪价格涨起来时,养殖户看到了利润,就买仔猪养大(4个月),把母猪留下来繁殖仔猪(孕期4个月,把一部仔猪留作母猪也减少了肥猪的上市供应量),再生下仔猪后再养大(仔猪养殖2个月,肥猪养殖4个月)投向市场,这时肥猪市场的供应量才会有明显的增加,价格才会下来,而这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

  因此,一开始跟风养猪的人,前期还是能在相对高价出售肥猪的,能赚一些钱。但后期养的,成本就高了,就赚不到钱了,甚至亏损的也大有人在。

  1997年春节后,我又养了一批。到了6月,生猪价格果然开始下跌,从当时的“正常价格”4块多1斤,跌到3块8毛5一斤。我看到下跌的苗头时,在3块8毛5之前把养的猪全部卖掉(当时刚好也差不多长成了)。

  卖掉猪以后,当时养猪不行了,我就帮猪贩子收猪、验猪(品种、大小、肥瘦、健不健康),收一斤毛猪我提成5分钱到1毛钱。当时的猪贩子开卡车过来收猪,一车能装40-50头,我也能赚个千儿八百的。

  当价格跌到3块8毛的时候,其实养猪农户还是有利润的,但因为原来养的时候预期着“高利润”,如今要卖了却是相对的“低价格”,养殖户们不少都对3块8的价格有抵触,不卖。要知道养着不卖是有成本的,长成了的肥猪一天的食量可不小,多养一天就多一天的饲料费用。

  我当时推算大量的生猪要上市了,在我把猪卖掉后,也劝邻居们把猪卖了,但听我的很少很少。

  有一个邻居当时一口气养了150头猪,本想赚笔大的。我眼看着价格要下去,暴风骤雨马上要来临,就专门去劝他把猪卖了。可他不听,认为价格下跌只是短暂的,很快就会涨回来。

  他哪里知道,市场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价格很快从3块8跌到3块6、3块5,最后在跌到3块1的时候,他实在扛不住,卖了,结果亏了三四万。

  后来他问我:“你怎么就知道生猪价格会掉呢?”

  我说:“我就知道,老天(市场)告诉我它要跌了。”

  后来想想,其实我当时只是顺应了市场的规律。因为供大于求导致价格下跌是市场的法则,历史事件已经多次提醒我们,自然法则便是如此,谁也左右不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应市场法则,在临界点到来的前后有所作为而已。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