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著者告白

作者:姚中秋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  和讯读书
  本书之命名,受启发于两位先贤:“纲目”取自朱子《通鉴纲目》,“国史”取自钱穆先生《国史大纲》。

  所谓纲者,道也,所由适于治之路也;所谓目者,所由以塑造治理秩序之信仰、思想、风俗、政制也,概言之观念与制度也。

  本书旨在探究、揭示尧舜以至于今日之治理秩序的演进历程,进而体认其中一贯之华夏—中国治理之道。观念和制度必有更替,秩序必有变迁,然天不变,道亦不变。道成秩序。今日及未来中国之收拾人心、创制立法,亦必循乎此道。

  著者对中国历史之认知,受钱穆先生影响最大。著者希望,凡读本书者,皆具钱穆先生于《国史大纲》书首所期望于读者之诸信念:

  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否则最多只算一有知识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识的国民。)

  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否则只算知道了一些外国史,不得云对本国史有知识。)

  三、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即视本国已往历史为无一点有价值,亦无一处足以使彼满意。)亦至少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此乃一种浅薄狂妄的进化观。)而将我们当身种种罪恶与弱点,一切诿卸于古人。(此乃一种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谴。)

  四、当信每一国家必待其国民具备上列诸条件者比较渐多,其国家乃再有向前发展之希望。(否则其所改进,等于一个被征服国或次殖民地之改进,对其国家自身不发生关系。换言之,此种改进,无异是一种变相的文化征服,乃其文化自身之萎缩与消灭,并非其文化自身之转变与发皇。)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