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能源独立”非我莫属

作者:李河君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在化石能源时代,煤炭是“工业的粮食”,石油是“工业的血液”。为了获得“粮食”和“血液”,西方列强不惜操纵地缘政治,发动世界大战和能源战争。

  当今世界,能源政治的话语权牢牢地掌握在美国人手中,而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能源进口国、消费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高达61%。奉行“和平崛起”的中国该如何摆脱地缘政治的约束,实现能源独立并保证能源安全?

  答案当然不是战争。在新一轮的能源革命中,世界会选择中国,中国会选择光伏。

  摆脱“能源战争”

  2013年1月18日,美国国务院在杜鲁门大楼一层西侧的新闻发布厅里召开了一场例行公事的新闻发布会。维多利亚·纽兰依然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是这场发布会的主角,几十名来自世界各国知名媒体机构的记者参加了发布会。

  有记者问:请问你如何看待昨天的“德黑兰对话”?

  纽兰答道:在双方16~17日于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的对话中,伊朗未能就核查“结构化方案”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达成一致,美国对伊朗再次错失合作机会“深感失望”……

  这样的场景已经在美国与伊朗之间上演了30多年,伊朗核问题也一直是当今世界最热点的政治话题之一—20世纪50年代,伊朗开始开发核能源,并且得到了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1980年美伊断交后,美国多次指责伊朗以“和平利用核能”为掩护秘密研制核武器,并对其采取“遏制”政策;国际原子能机构也多次就伊朗核问题做出决议,2010年6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伊朗方案……

  这样的场景也是当今世界能源格局的生动写照—从表面上看,美国是对伊朗有没有核武器耿耿于怀,但其本质却是不放心中东地区的石油,更担心运输石油的要道—霍尔木兹海峡—被自己的死对头伊朗控制。

  在化石能源时代,煤炭被称为“工业的粮食”,石油被称为“工业的血液”,没有“粮食”和“血液”,工业就无法正常发展。而化石能源存在分布不均衡和供需不平衡的问题,这成为左右世界政治秩序的重大因素,并由此产生了所谓的“地缘政治”问题,乃至恶化为国家间的纷争,比如普法战争。

  1870年,普鲁士宰相俾斯麦故意挑起普法战争,占领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该地区丰富的铁矿和德国的鲁尔煤田相结合,使德国一举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法国经济则从此一蹶不振。

  普法战争催生了德国人文地理学家拉采尔的“地缘政治”理论,该理论认为土地才是国家间纷争乃至战争的重要诱因;1904年,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提出了“陆权论”,指出矿藏资源是世界争夺的核心;同期,美国海军上校马汉又提出了系统的“海权论”,因为许多海峡成为输送石油的重要通道。

  “地缘政治”、“陆权论”、“海权论”等一系列有关土地、资源、能源的概念将世界推向了殖民主义全球化扩张的轨道。正如麦金德在《历史的地理枢纽》中所说的那样:“谁统治了东欧平原,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统治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详见附录案例1)

  “地缘政治”观念贯穿了整个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历史,远到普法战争、两次世界大战,近到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近代的重要战争无一不是因能源而起。

  “一战”后,英国和美国几乎控制了全世界75%以上的矿物原料,德国、意大利和日本这三个国家仅控制了11%。1929年,世界性经济危机爆发,全世界都陷入了经济衰退的泥沼中,通过发动战争抢夺资源成为德、日、意三国重振经济的重要手段。

  “二战”前夕,希特勒曾向媒体宣扬自己的“石油经济学”:“如果我们能够占有乌拉尔无穷的原料宝藏和西伯利亚的森林,而且,乌克兰无际的麦田也展现在德国境内,那么我们的国家就可以优游自得了。”而日本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扩展为太平洋战争,将战火推向美、英两国,其目的也是霸占资源—从中国的煤炭、黄金、粮食到印度尼西亚的石油。

  “二战”后的国际纷争也多由石油引起,以两伊战争与海湾战争(详见附录案例2)最为典型。在这些战争中,中东的伊斯兰国家第一次意识到石油还可以作为战略武器,以减产、提价、禁运、石油企业国有化等手段,搞得人心惶惶。此后,“石油动机论”逢战必出,在海湾战争中,美国政府官员甚至连媒体都直面石油因素,“出兵是为了石油”这样的论调开始见诸报刊。

  对石油的争夺一直延续至高度文明的21世纪。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爆发后,美国以反恐与核安全为借口,于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实则为石油而战。现代社会的石油与战争是密不可分的双生子。

  残酷的战争引起了人们的反思:人类该怎样消除“地缘政治”,告别“能源战争”呢?

  鉴于两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和主战场都在欧洲,欧洲人对“地缘政治”的危害早有认识。1951年签订的《欧洲煤钢共同体条约》,用法、德两国煤炭、钢铁资源整合代替了长达数百年的对立和争夺。这一思想吸引了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它们成立了六国共同体,后来又发展为欧洲经济共同体,最后建立了欧盟。这也是欧洲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和新能源革命中走在世界前列的重要原因。不过遗憾的是,它们只是试图在自己的圈子内消除“地缘政治”,对其他地区却仍然不同程度地奉行“地缘政治”政策。

  至于美国,在“世界和平”这一人类的共同愿望面前,奉行的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双重原则。在过去的200多年里,美国是“地缘政治”的最大受益者。20世纪70年代以来,它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这决定着华盛顿对盛产石油的热点地区(如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里海地区)的外交政策,即一边扮演“世界警察”维持秩序,一边不停地挑起地域矛盾以保障自己的利益。

  如何消除“地缘政治”,告别“能源战争”?从主导者来看,欧洲人投鼠忌器,美国人首鼠两端,只有奉行“和平崛起”的中国才有可能担当领导者的重任。

  太阳能发电技术是人类能源史上的重大变革,并将改变全球的能源格局和地缘政治格局。大力发展太阳能对世界各国保障能源独立和能源安全都具有重大意义。

  21世纪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带硝烟地改变了石油的供需格局。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唯一发动机。2009年,沙特阿拉伯出口中国的原油已多于美国,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

  中国所获得的石油进口份额并不是靠发动战争和对地缘政治的操纵,而更多来自于平等的外交、公平的贸易以及在石油生产国的大笔投资。为了和平利用非洲国家的石油,中国甚至对其开展了多笔无条件的高额经济援助。

  在里夫金描绘的未来世界里,石油退居次要地位,分布式发电站将带来能源的民主化,削弱政治上的“统治”概念,代之以“合作”、“共享”。国家间共享信息和绿色能源,由于太阳的“公平”与“慷慨”,只要拥有相应的技术就能得到能源,而不需要掠夺他国的阳光。

  发展太阳能将成为实现里夫金论断,告别地缘政治、石油战争的最有效的方式—用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减弱乃至消除化石能源带来的消极作用,可以给地缘政治、石油战争来个釜底抽薪,防止其再次兴风作浪。

  如今,中国奉行的是“和平崛起”的理念,走的是“科学发展”的道路,要实现的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同时中国也具备了发展太阳能的领先优势,担负引领者重任的怎么可能不是中国?

  附录案例1 普法战争与地缘政治

  18世纪中叶,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各国开始进入工业文明时期,帝国主义列强之间展开了争夺土地和矿产资源的竞赛,暴力瓜分全球稀缺矿物资源成为当时的主旋律,连欧洲内部也为此纷争不断。以法国和德意志为例,法国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拥有丰富的铁矿资源,它也是欧洲最大的铁矿生产区,而德意志的鲁尔盆地则拥有欧洲最丰富的煤炭资源,谁能通过战争得到对方的资源,谁就可以称霸一方。

  1870年,普鲁士宰相俾斯麦故意激怒法国,借机挑起了普法战争。在色当战役中,法国拿破仑三世和麦克马洪元帅、39名将军、300名军官及8.6万名士兵成了俘虏,这是法国历史上最耻辱的一次战役。这次战役结束后,为法国经济发展提供资源保障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被德国占领,法国著名小说家都德的《最后一课》就是以此为背景的。

  成功夺得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统治权为德国工业发展提供了矿产资源和工业基地。洛林铁矿与德国的鲁尔煤田相结合,使鲁尔地区成为强大的以采煤、钢铁、化学和机械工业为核心的重工业区。该区工业产值曾占德国的40%,钢产量也从1870年的14万吨猛增至1913年的2 050万吨,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而位居世界第二。同时,德国还一举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法国则由过去的繁荣跌至谷底。普法战争的本质是一场争夺土地、煤炭和钢铁资源的战争。

  附录案例2 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

  中东地区是东西方交通的咽喉要道,战略地位十分突出。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石油资源极为丰富。调查显示,中东地区的石油储量高达全世界石油储量的65%。如果石油是工业发展的“血液”,那中东就是当之无愧的“血库”了,谁掌握了这座“血库”,谁就掌握了世界。伊拉克这个建立在石油上的国家,在萨达姆·侯赛因的领导下试图成为中东地区的霸主。

  阿拉伯河位于伊朗和伊拉克边境,是两国向外输送石油的重要通道。1980年,为了控制阿拉伯河,进而控制整个中东地区的石油输出,萨达姆·侯赛因悍然向伊朗宣战,两伊战争打响。这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战役,前后持续7年又11个月,最后却无果而终。

   1990年8月2日,萨达姆向科威特宣战,用很短的时间便占领了科威特全境,实现了萨达姆扩大伊拉克“石油版图”的梦想。联合国多次警告无效后,海湾战争于1991年1月17日全面爆发,以美国为首的34个国家对伊拉克实施了“外科?术”式的轰炸,伊拉克不得不从科威特全面撤退。

  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是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地区却从来都没能摆脱战争的阴霾。在化石能源日趋稀缺的大背景下,美国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伊朗在这一地区的一举一动,希望通过控制这一关键区域进而控制整个世界。

  告别“温室效应”

  比债务危机、金融危机更严重的后果是,我们如今已经开始为前两次工业革命的繁华埋单—近200年来,煤炭、石油、天然气推动了人类的工业化进程,然而却向大气中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温室效应导致地球温度发生灾难性转变,继而造成对未来生命的毁灭性打击。

  化石燃料对环境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二氧化碳过量引发温室效应,二是二氧化硫形成酸雨污染。

  每年化石燃料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数量巨大。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2007年5月刊登的一项有关二氧化碳的研究成果显示,198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50亿吨,之后持续增加,至2004年已接近300亿吨。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数据,2012年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上升了1.4%,创下316亿吨的最高纪录。

  目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大约以每年1.5~1.8ppm的速度增加,照此发展,2030年将达到600ppm,全球气温将上升1.5℃~ 4.5℃,21世纪末将超过1 000ppm。这将对人类的居住环境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中国应对环境危机的任务更艰巨: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原本在工业化的进程中不太注重环境保护,造成了环境破坏和污染;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能源消费绝大部分属于化石能源消费。

  让我们对比一下2012年世界一些重要国家(地区)在一次能源消费上的结构呈现。从表1–2中可以看出,2012年消费一次能源最多的是中国大陆和美国,分别占世界总量的21.9%和17.7%。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煤炭消费量最大的是中国大陆(68.5%)与南非(72.8%),而中国大陆的天然气消费量(4.7%)除了比南非(2.8%)略高以外,比任何一个国家(地区)都低。

  可见,中国能源工业已经形成了以煤炭为主、多种能源互补的能源体系。要知道,大多数空气污染物(例如70%以上的二氧化硫排放和50%以上的烟尘)都与燃煤有关。形成PM2.5(颗粒物的一种分类)的化学前体物(如氮氧化物、氨化物)也与燃煤密切 相关。

  要改变中国的能源消费结构,改善生态环境,可谓任重而道远。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酸雨控制国家方案》研究表明,为了满足硫沉降临界负荷的要求,中国二氧化硫年排放总量应最终控制在1 620万吨左右。但是,根据预测,即使按照低发展方案的计算,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在2020年将达到2 789万吨的水平;而按照高发展方案,二氧化硫排放量在2020年将达到3 945万吨,远远超过了环境目标容量。

  作为化石能源消费大国,中国在环境保护上的压力来自国际和国内两个方面。

  从国际上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等一系列文件和国际会议,表明了世界各国对这一事关人类核心利益与发展前景的问题的关注。中国能耗巨大,必须承担起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就中国的体内循环而言,消耗化石能源所带来的环境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日益迫切甚至非常尖锐的现实问题和社会问题。

  中国一直在努力改善环境,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13年6月17日是中国首个“全国低碳日”,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透露,2006~2012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了23.6%,大约相当于少排放18亿吨二氧化碳。

  我们一方面要控制碳排放,另一方面还要为经济发展提供能源动力支撑。这时候,可再生能源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最干净的太阳能—太阳能发电不需要消耗煤炭或石油等燃料,每节约1度电,可以减少使用标准煤炭0.33千克,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千克,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0.009千克。一个光伏项目每年可发多少度电,与它能够减排的二氧化碳数量基本相等。

  据科学家们预计,中国光伏建筑一体化潜在的市场装机容量到2020年可达到10亿千瓦左右,可发电1.25万亿度,二氧化碳减排量每年约13亿吨。

  此外,光伏分布式发电还能直接减少建筑耗能。中国建筑部门能耗占总能耗的25%以上,城市建筑领域占城市能耗的百分比更高一些,大城市的建筑能耗要占30%以上。建筑节能需要清洁能源供应。一般来说,建筑的终端能源消费主要是电力和热能(采暖、热水等),可再生能源大有用武之地。在提供电力方面,太阳能电池板和分布式太阳能电站以及小型风力机可以安装在公共建筑、商务楼和居民建筑上,薄膜电池可与建筑外墙、玻璃窗、玻璃幕墙等外立面结合起来,分布式太阳能电站能提供部分甚至全部电力需求,剩余的电力可直接售给电网公司。

  可见,光伏就是空气污染的终结方案。中国应将可再生能源尤其是优势明显的太阳能上升到一个战略高度,这关乎中国的能源独立与可持续发展。

  实现“能源独立”

  我曾在《纽约时报》上看到一幅让人难忘的政治漫画:一只肥胖的熊猫躺在地上,抱着一大桶石油,拼命地往自己嘴里倒,满地都是空的石油桶。

  这幅漫画的含义不言而喻,在西方人眼里,中国正在满世界寻找并巨量消费石油这种液体“黄金”。

  自1993年开始,中国从原油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2012年,中国的石油年消费量达到5亿吨,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同年,中国原油进口量达到2.7亿吨,同比增长6.8%,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石油消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从21世纪初的26%迅速上升到2012年的56%,预计2015年将达到61%!进口依存度如此高,我们不能不未雨绸缪。

  中国为此付出了巨额的金钱代价。2006~2012年,中东地区将石油出口到亚洲主要参考的基准价格(迪拜原油现货价格)由61.5美元/桶提高至109.1美元/桶。相应地,中国进口原油的均价也由约60美元/桶提高至110美元/桶左右。

  2012年,国际原油期货均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WTI(西德州中级原油指标)原油均价为94.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均价为111.7美元/桶。有媒体报道称,2012年中国进口原油的成本达到110.31美元/桶,进口原油总成本高达1.38万亿元。原油成为中国最大的单项进口商品。

  2012年,中国与美国在原油进口上的排名换位了。根据美国能源部情报局提供的临时数据,美国石油净进口于2012年12月下降至每天598万桶,为1992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据中国海关透露,2012年12月,中国石油净进口猛增至每天612万桶。

  虽然目前公开的说法是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但是单纯从数字看,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这一转变既意味着中国的强大,也意味着中国的危机。

  尽管中美之间的换位可能是暂时的,但数字已经告诉我们,能源依赖程度越高,安全系数就越低。

  中国石油消费量和进口量增加是一个确定的趋势。随着国际石油价格的不断攀升,我国在石油进口上花费了越来越多的外汇,大大降低了经济效益和国际竞争力,更降低了我国的能源安全系数乃至国家安全系数。

  目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快速发展的阶段,资源大量、快速消耗的态势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我认为,只要我们发展可再生能源,就能降低石油产品的对外依存度,也只有可再生能源才能改变油气的进口依赖现状,并最终实现能源自给。

  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是人类能源史上的重大变革。

  1.太阳能发电技术大规模替代化石能源的时代已经来临,这是人类能源史上的重大变革,并将改变全球能源格局。

  2.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革命已经到来,它的意义比蒸汽机、电气化以及信息产业为代表的前几次革命都更加深远,可能是人类文明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工业革命。

  经济发展必然需要消耗大量能源,那么,我们就要选择用本国自有的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当能源的上游(太阳能、风能、热能)都是自有的,当能源的中游(太阳能发电核心技术、风机等)都是自主的技术,当能源的下游(市场需求)也是自己的市场时,能源独立就可以成为现实。

  每个国家选择的通往能源独立的路径可能不同,但共同点是逐渐减少煤炭的使用量。

  比如芬兰的“森林之路”。因为芬兰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所以计划中超过50%的可再生能源来自于以木材为基础的原料,其次是风能,此外还有第二代生物质能。最终,芬兰政府计划使可再生资源在10~20年内取代煤炭,实现对煤炭的零使用。

  比如丹麦的“风能之路”。丹麦已成为全球清洁能源技术的领跑者,风电设备出口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3还多。丹麦能源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丹麦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已达3.8GW,占全国发电总量的25%。

  比如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之路。印度政府早在2010年就宣布,计划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重从目前的4%提高到2015年的10%,并在此基础上每年增加1%,最终于2020年达到15%。

  比如日本从核能到太阳能的转变之路。2011年3月的“福岛核事故”发生前,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始终拒绝引入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固定价格收购制度(FIT)。事故发生后,伴随着大多数核电站的暂时关闭以及2012年7月固定价格收购制度的实施,横跨日本的太阳能发电在很大程度上起航了。

  美国也制订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计划,但目前仍希望通过页岩气革命实现能源独立。选择页岩气是因为美国在压裂技术上的领先地位。其次是电脑技术的应用,它可以使钻井设备钻入1 500多米的地下,深入到12米宽的气层核心。此外,全球72%的钻探设备在美国,而钻探设备正是开采页岩气所需要的。

  2009~2012年,美国页岩气增加了1 000亿立方米的供气能力,相当于8 400万吨石油,这与美国现在从中东进口的石油量基本相当。再加上现有的石油储备,美国可以维持420天不从中东进口一滴油,这是它不害怕伊朗核问题引发石油危机的重要原因。

  可是,页岩气终究不是可再生能源,总有用尽的一日,而且其开采过程有污染水资源的可能。再者,即使页岩气能实现美国的能源独立,最终也会在光伏革命的过程中被取代。

  美国在能源的后续道路上走偏了,这或许是因为美国仍然在迷信石油霸权,不希望在可预期的时间内接受能源民主化带来的国家权力扁平化的全球关系。

  总之,在告别石?政治、实现能源安全与能源独立的道路上,历史应该会选择中国,中国应该选择太阳能光伏。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