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投行生涯,苦作乐时苦亦乐

作者:陶冬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外人眼中的投行生活,一定是光鲜亮丽的。是的,加入我们这个行当,吃香的,喝辣的;出门就是五星级酒店、头等舱。可是,做投行梦的那些年轻人,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些光彩背后的艰辛,对于许多人来说,甚至是泪水。

  以我为例吧:

  每天早上七点半早会,早会前要准备前一天晚上欧美的市场情况;八点多吃早餐时,可以消化几份报纸;九点钟,和客户打一些电话;十点钟,陆陆续续各种会议,内部的、客户的。

  十二点,各种饭局。没有饭局,就把饭盒搬到电脑前继续工作;下午两点半,伦敦市场开始运作,又是一轮“早会”;三点钟,和媒体打交道;四点钟,我终于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时间,静下心来,做一些研究,读一些东西。

  晚上七点半,纽约的一天开始,再一轮“早会”。当别人开始回家、吃饭、休息,我的工作的另一个高潮才刚刚开始。

  比起这种紧张而繁琐的办公室生活,出差的日子更加辛苦。或者到欧美见客户,或者在亚洲各国巡回搜集材料,和企业客户见面。白天开会,晚上飞行,夜晚九点多从机场出来,到酒店已经十点。进入酒店房间的第一件事情,是打开电脑,迎接涌来的数百份甚至是过千份电邮。电邮中大部分可以即时删除,部分可以转交同事处理,但其中5% 需要自己处理,那就是几个小时的工作。

  这一天见得到你的客户知道你在出差,见不到你的客户都以为你在公司。所有的客户都认为自己是上帝,所有的客户都认为自己的要求应该在第一时间得到满足。关掉电脑,往往已是凌晨一两点。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继续开始。最多的时候,我在外面一天可以安排九个会议。每小时一个,加上会与会之间的车程。

  有时候,我一天中需要面对一个早餐会、两个午餐会、两个晚餐会。餐会对于客户来说是边吃边听的,而我的嘴巴则只是用来讲的。当别人吃完了,我只能看着一堆剩下的空空的碗碟。此刻,通常已经有人替我打包一份食物,让我带到车上去吃。如果能在下一个活动前吃完这一份食物,我会很开心,因为许多时候,我需要利用在车里的时间开电话会议。

  在投资银行,几乎所有人的生活模式都是不健康的,包括我自己。精神紧张,运动不够,时间颠倒。就像一根蜡烛,两头点着,中间还被烤着。这个大环境可能暂时谁也改变不了,但是尽管如此,我仍试图在辛苦中寻觅生活的快乐。

  旅途中做运动是很难的,因为我没时间等我的运动鞋─哪怕去美国15 天,我的行程也紧密到一下飞机,立刻有车来接,下一个会30 分钟后开始,根本没有等行李的时间。但我依然努力找出时间打坐,还试过在客房中打太极。美食和文字都是我的最爱。旅途中我一有机会,就钻进大街小巷尝试不同地域和风格的美味,犒赏自己的舌尖。飞行的途中,便可拾起写作的爱好,一支笔伴着一沓A4 纸,便可让思想飞驰、笔尖翻腾。周末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会走出酒店,在异域的城市中闲逛,欣赏当地的人文与景观。本书附录中收录了我的几篇游记,那是我的足迹,我的心情,我的感悟。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