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优秀经济学家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陶冬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金融业风高浪急,常常在一次次周期性的危机中洗牌再洗牌。大浪淘沙,投资银行经济学家一批又一批地换,同行们要么爬上去了,要么跌下去了,像我这样一路平稳做下去的人确实不多。那一年去纽约出差,在出租车上和司机聊天,我竟然遇到了一位券商同行!他在1987 年股灾浪潮中失去了工作,一旦被冲出金融业就很难再回来,只得干起出租车司机的工作。

  我也曾失业过。1998 年,宝源证券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关门了,当时我的彷徨可想而知。不过幸运再次光顾,在公司宣布关门后15 分钟,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聊聊。聊的结果,是我得到了一份新的合约,成为了瑞信的经济学家。

  我把经济学家分成两类,一类叫做学术经济学家,他们待在研究所、大学里面。他们从事的研究,往往是从前向后看的,通过历史数据分析经济的规律。我属于另外一类,也就是商业经济学家。商业经济学家也需要关注历史的轨迹,但是其任务在于预测未来。预测未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没人能够全部做对,但是恰恰这个是市场所需要的,恰恰这个是投行经济学家可以给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的地方。

  做经济学家不难,但做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并不容易,而不断地发表前瞻性的、可以接受市场考验的预测更难。经济学家可以做一个匠人,也可以做一个大家。一个匠人经济学家,关注的、追踪的、研究的是数据。因此他的观点、立场和对市场的影响力都很容易被数据所局限。如果数据不够客观,那么做实证分析的难度更大。在我看来,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必须要跳出数据,去和市贩走卒、企业家和家庭主妇交谈。这其中能得到的收获,可能非常大。出差的时候,我会去观察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去和当地的市民、各行业的从业者交流,这些经历和思考为我打开了一扇天窗。这种视野和积累,不是从某一本书、某一类数据中可以学到的。特别是和客户交流的过程,带给我最多的收获。客户问的问题,十个里面有九个,我都已经想到。但是有时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那些便是我下一个研究课题的萌芽。

  我认为,中国经济研究最重要的,是洞察政府还没有看到的新趋势、大走势。在一个发达国家中,经济基本定型,数据也非常完备,可分析的容量和张力都很有限。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同时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规模和影响力,发展和变化的速度,以及经济数据的质量,都使得经济学家的研究对市场更有价值。

  Unique,Relevant,Interesting

  我在做一个大的研究项目之前,都会像体操运动员上场之前一样,在嘴里默念三个单词:unique,relevant,interesting。

  Unique 指的是它的独特性。当一个数据在报纸电视上出现的时候,这个已经不再是经济学的事情,而是报纸、记者的事情。如果客户能在报纸上读到,何必要听你经济学家分析?那是浪费他的时间。

  Relevant 是说相关性。经济学是一个中间产品,是对于投资的一种辅助,本身并非投资工具。经济学家执着地讨论着GDP(国内生产总值)到底是7.9% 还是8.0%,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到底是1.2 还是1.5,其实这些对多数客户并不重要,他们更关心大的趋势和分析的逻辑,关心你所说的对他们的投资决定有没有关联。作为商业经济学家,我们必须让自己的分析和客户的需求关联到一起。只有和市场相关联,商业经济学的研究才有价值和生存空间。

  Interesting 是要让你的故事讲得有趣。如今的社会资讯泛滥,信息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如果你讲的故事和大家差不多,没有一个有趣的角度,人家很难记住你。对于经济学研究来说,“临门一脚”很重要。如果别人接收不到你的讯息,你的研究再好也用处不大。如何把自己的研究很好地传达给对方,在我们这个资讯泛滥的时代很重要。怎样展示研究成果,是一门大学问。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