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生在了客厅里

作者:林志颖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林爸:当他妈妈开始怀孕的时候,我就开始教育他了。
  小志:啊?我怎么不记得?
  林爸:营养补给的教育。什么羊肉啦、螃蟹蟹黄啦,每天
  晚上都带他妈妈去吃。
  小志:哦对!我有吃到!
  
  公元1974 年10 月15 日,一个重约3500 克的婴儿呱呱坠地。
  我的出生有点急,我妈妈根本没来得及去医院,就直接在客厅里生下了我。
  这可不像什么民间神话故事一样,有老夫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东移,掐指一算,便预知即将有传奇人物降临,于是乎门厅云烟缭绕、紫气东来,霞光一闪,我降临人世。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我是因为在娘胎里营养过盛,滋补过度,身体发育过快,以至于刚一过预产期,就迫不及待地,来这个世界报到了。
  当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万般紧急尴尬之下,我就被妈妈生在了客厅里。
  妈妈预产期前一天的傍晚,爸爸带她去医院做检查,顺便准备住院。医生说不着急,宫口还差一个指头没开,早着呢,应该是三十几个小时以后才生,你们可以先回家耐心等待。
  我爸爸就大摇大摆地带着我妈妈回家了。
  照例,他们晚上又去吃夜宵,羊肉火锅、蟹黄肉羹,十全大补,吃得挥汗如雨,热火朝天,这才捧着心满意足的胃回家。
  刚到家,爸爸就接到电话,有一对朋友夫妇吵架了,让他去当和事佬。爸爸一直都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周围的叔叔阿姨伯伯婶婶,都相信他,什么大事小情都能速速搞定。他放下电话就冲出家门,奔赴遥远的吵架现场。
  但是爸爸也有点担心我妈的状况,刚到朋友家,就借朋友电话打回家,问家里的情况。
  我妈妈很淡定地接过电话,说:“小志已经生出来了,我们都在客厅里。我也给医院打过电话了。”
  小志,我!就这样,被生在了客厅里!
  
  我爸爸紧张得呀,挂了电话就往家赶。在出租车上他甚至跟司机说:“全部闯红灯!罚款我来吃!”等出租车到家了,救护车还没到呢。爸爸赶紧无师自通地找出线和清洁棉,简单清洁后,先把我的肚脐绑了起来。
  好在客厅铺着厚厚的长毛地毯,我没有受任何伤。爸爸后来回忆说,他第一眼看到我,我就那么四脚朝天躺着,脸上两个小酒窝,腿脚一刻都不得闲,不停地又踢又蹬,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孩。
  
  我刚生出来的时候,头发就有两三厘米长,黑油油的。护士小姐惊喜地告诉爸爸,你家小孩没几天就会冲人笑了,懂事好快呀!后来他们总结,这些离奇的现象,都是因为爸爸给妈妈补得太厉害了,我在妈妈肚子里营养太过丰盛,早就足够强壮,所以刚过预产期,就迫不及待不管不顾地出来啦!
  
  妈妈怀孕期间,爸爸常常带她吃各种好吃的,连每天晚上的夜宵,都是羊肉火锅、蟹肉羹之类的(这也太补了吧)!
  台湾小吃早已闻名世界,近几年很多“吃货”更是专程来台湾进行美食之旅。据说老饕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要吃最精致美味的各式中国菜,就去台北,一网打尽。
  台北的夜市夜宵种类繁多,基本囊括了所有的台湾美食,香气冲天,惹人驻足。光用看的,就能大饱眼福。人们穿梭在各种烟雾缭绕和“呲啦”作响的摊位前,有你所熟知的蚵仔煎、面线、卤肉饭、盐酥鸡、姜母鸭,更有看名字就让游客疯狂好奇的波霸奶茶、青蛙下蛋、棺材板、粉圆爱、大肠包小肠、甜不辣、大饼包小饼等等,哇!现在光是想想,就要流口水了!
  我们家住在台北市的忠孝东路,那里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或者上海的南京路,是交通最繁华的地段。车水马龙,人流密集,美食应有尽有,所有你能想到的正宗台湾小吃,都可以在那里吃到,而且更新换代之快,你甚至可以吃一年都不重样。
  
  置身于如此便利环境,自然不能浪费。于是爸爸每天晚上就带着妈妈还有肚子里的我,穿过密集的人群,四溢的香气,直奔最爱吃的夜宵摊位,坐下来大快朵颐。
  爸爸比较爱吃肉羹配红糟肉,妈妈偏好火锅,所以我的胎教没有音乐,也没有诗歌,而是由无数的羊肉火锅、海鲜火锅、蟹肉羹组成。羊肉其实是药膳,它的肉质细嫩,容易消化吸收,还有助于提高身体免疫力,历来都是秋冬御寒和进补的重要食品。我是秋天生的小孩,胎儿时就托妈妈的福,吃了很多御寒的食物,难怪长到现在从来不怕冷,最耐寒。
  
  说起来爸爸算是一个细心之人,他严格按照医嘱,每个礼拜都带妈妈去做产检,没成想百密一疏,最后人算不如天算。医生说还有三十几个小时才会生,结果过了三个多小时,我就自己抢先一步出来了!这大概都是营养过剩的原因吧!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