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新兵训练的下马威

作者:林志颖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从确定要当兵到入伍前那一段日子,我进入了超级忙碌的状态。
  拍了几部电影、上了许多通告,入伍前一个月,还开了一场暂别演唱会。
  那阵子的忙碌都带着些许不同于往日的期待和惴惴不安的幸福感:我!要!当!兵!啦!
  暂别演唱会火爆异常,一个小小的签名会都能签好几千人。
  回台湾时,有个综艺节目帮我做了“告别特集”,小小的录影棚里挤进来五百多位女歌迷,还有一个小女生不堪拥挤,手臂脱臼被送进了医院……
  
  入伍那天,爸爸送我到松山火车站,和其他新兵一起在那边集合,准备搭火车到新竹的新兵训练中心。没想到数千粉丝跑来送行,在火车站那儿一直伤心痛哭。离别的气氛笼罩着车站,她们一看到我就蜂拥而上,整个新兵送行场面混乱极了。就这样,在一片高低起伏的哭声中,我匆匆上了火车。
  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歌迷来送我,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对,那时的心情,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大家那么热情那么喜欢我,难过的是未来不算短的两年时间里,我可能都没有很多机会与大家相聚了。好在我天生乐观,歌迷们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更期待接受部队两年的训练了!
  
  进部队第一天。
  长官:“林志颖出列!给大家示范伏地挺身,一是下!二是上!”
  “是!长官!”我惊讶而迅速地答道。
  “一!”
  “啪!”我扑倒在地上,双手撑住身体,做了一个标准的伏地挺身动作。定格,等待着“二!”的喊声。
  “你们看!林志颖都可以!你们也可以!”长官说道。
  我心里想:什么跟什么啊!
  “弟兄们!你们来到这里进行训练,就要记得,军队的第一要义是服从!合理的管教是训练,不合理的管教是磨炼!……”长官竟然开始了悠悠的、长长的训话。
  我就那样一直撑在地上,十几分钟之后,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忍不住胆怯地问:“报,报,报告长官!二呢?”
  长官痛快答道:“其他人,解散!”
  这……就是我进部队的第一天。
  好大一个下马威!
  
  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对我来说还算简单,我是甲种体格,可以连续不休息做一百多个伏地挺身,障碍跑、投弹、射击等等成绩接近满分,有过下马威,我知道身为艺人进来部队,就得更加认真、刻苦,所以不管是内务整理还是各项训练项目的表现,我都让长官们没得挑剔,直到新兵训练结束。
  我被分配到了陆光艺工队,更大的“乖乖针”在等着我。
  
  我在艺工队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上:新兵要负责叫学长起床。6 点半要升旗,我必须从6 点10 分就开始叫学长起床,因此我六点就得先起床,刷牙、洗脸完毕,才开始叫他们。因为等他们刷牙洗脸时,我要扫厕所。等他们开始整理内务,我就必须先去弄饭菜,一个个排餐盘,再将饭菜挨个分配好,两个人分工合作,将六张桌子的椅子、碗筷,都一一摆放整齐。餐桌整理完毕,自己先匆匆吃完饭,便赶着开始夹报纸,夹好报纸,学长也差不多吃完饭了,我再开始收拾碗筷,将餐桌擦干净,准备8 点10 分集合,开始正常操课。操课学什么呢?我被分到了灯光组,学习灯光的维护、保养和晚会的灯光怎么架。
  中午:到11 点半的中午休息时间,我又必须赶着去弄餐盘,等他们吃完,又要赶紧收拾餐桌。午饭后本来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是我得负责接听电话、接听对讲机,电话又特别多,我就必须守在电话机旁边,根本没时间休息。
  下午:又是另一段紧凑的排演。艺工队并不像一般部队必须每天操课、跑步,做体能训练,我们完全是体能加技术训练。艺工队每年要完成两百场规定规模的演出,除了排演,练习搭台、拆台就成了我们的一项基本训练。舞台演出设备都是装在货柜箱里的,箱子长短有别、大小不一,有一辆车专门装这些设备。我们要训练在45 分钟之内完成一整套的舞台拆装过程!
  像玩俄罗斯方块一样,你要知道先装什么后装什么,哪个横放哪个竖放。一开始没经验,新兵们都会出糗、出错。学长们都很清楚,“几号给我、几号给我”迅速地命令着,我们就赶紧手忙脚乱地按指令传递。45 分钟之内,要把全部设备从车里搬出来,并搭好舞台,架好灯光,音响调好音,灯光上上下下要照的位置都定好位,喷烟也放好,才算全部完成。中间任何一步错了,或者装完发现车厢门关不上,就要全部从头再来!我们最多的一次是返工了五六次,才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整个练习过程将近六个小时!
  晚上:就寝时间视有没有表演而定。如果没有表演,就是正常的10点就寝。如果有外出表演,比方说下午三四点出去表演,若地点是在台北市区内,一般7 点开始演,演完回来是10 点多,大约就十一二点睡觉,如果不是在台北,时间就更晚。在艺工队睡眠时间很少,每天大概只能睡六个钟头左右。
  表演方面,舞蹈一定要学好,如果跳错了,回来就要罚站、挨骂,还要被追究一个半钟头的表演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不管是灯没有打好,烟没有放好,还是舞蹈跳错一个拍子,回来都要受罚。到南部巡演更复杂、烦琐,得自己得带垃圾袋、胶带、工具,甚至要带个鸟笼——我永远要带最重最多的东西。
  ……惨!
  更惨的是,我们艺工队一年都没有新兵进来。所以,我一年都没有学弟,所有事都要亲力亲为。
  我扫厕所扫了一整年,接电话接了一整年,叫起床叫了一整年,准备餐盘打饭、倒垃圾、擦桌椅……所有杂七杂八的事情,我都是一个人做了整整一年时间!
  
  我是最新的阿兵哥啊,又是艺人,所以一开始就被艺工队的长官整得很惨。
  在新兵训练中心我表现优异,长官接我的时候我们有说有笑,可刚一进艺工队的门,他就突然变脸,对我非常凶狠,常常无理训话,让我每天起那么早叫起床,我几乎天天晚上没办法睡觉。
  艺工队是四个人一个房间,长官一人一个房间。我要叫大家起床,可是长官说不可以用闹钟,只能看表。我怕起晚了,神经绷得特别紧张。10 点就寝,睡到11 点多就惊醒了,看一眼表,还没到6 点。接着睡,睡半个小时又惊醒,还没到……一晚上下来,我根本就没办法睡着。几天之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给爸爸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爸爸非常担心,但他只是叮嘱了一句:“你可千万千万不能逃啊!”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