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训练生的高中岁月

作者:林志颖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你最极致的困是什么样的啊?
  是不是不能安静?
  只要一安静就睡着了。
  是不是不能嘈杂吵闹?
  嘈杂吵闹最催眠了!
  
  不能不动,只要一停下来,哪怕是站着,都能睡着。自己吃饭能吃睡着,别人跟你说话,一恍神你就睡着。我高二开始受训后,就是这样的状态。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我刚15 岁,拍了三个广告: 碳酸饮料、电脑和洗面奶广告。之前已经有几家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在找我,但是爸爸统统都回绝掉了,他觉得我还太小,那时候才14 岁。但是因为我在学表演,总是要进入这行的,所以到了15 岁,他就帮我接了广告。拍广告简单,需要的时间也相对来说较短一些,出于好玩有趣轻松就让我拍了。
  我只是以好玩的心态去拍,但其实那是三个影响蛮大的广告,播出后开始有更多人注意到我。
  高中二年级,我们班演出,我演一个偷情的丈夫,整个舞台剧的最后5 分钟我才上场,鬼鬼祟祟地一步一步偷偷摸摸走出来。就这样,被“夏哥工作室”相中我和他们签了份合约。后来又由“夏哥工作室”,帮我和飞碟唱片签了唱片合约。我就变成了一个“艺人”。
  
  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那时流行年轻英俊的偶像小生,所以唱片公司一定是最先考虑外形,最后才有各种类型分支。那个年代,科技和化妆术都不发达,大家也都不怎么会打扮,所以都先签外形出色的,像比我稍微早一点的小虎队那种。
  
  那时候的我,天真、简单,有一个外在优势:外貌;有一个内在优势:听话。我觉得既然我选择了读华冈,以后要做艺人,现在又有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栽培,我就得有个艺人的样子。歌舞我都不擅长,那我就拼命练、死命练。
  我开始以艺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白天在华冈正常上课,晚上去录音棚练歌、练舞,一大早又起来上课。
  所以白天在学校,几乎都是在睡觉。
  那时候世界上最沉重的东西,就是眼皮。
  
  上课,要保持不低头,就用两只手撑着脑袋。可是不管是低头还是撑着,我都已经睡着了,外界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啊!
  我们学校在山上的好处此时就体现了出来,阳明山的大雾或者云常常会飘进教室来,你在后面睡觉老师是看不见的。云飘进来的时候,可视范围不会超过前面一两个同学,所以还有人趁着云飘进来出去吃饭,吃完回来了老师也不会发现。
  我以为训练生时期就是我人生中困的极致状态了——当然后来开始拍戏才知道根本不是。
  
  唱歌我从来没有学过,唱片公司从零开始栽培我,就从每天上唱歌课、练唱开始。
  老师让我挑一首自己最喜欢的歌,那时候我比较喜欢王杰,就挑了一首他的《忘了你忘了我》。拿这首歌,我一遍一遍地学唱,老师一遍一遍地纠正。
  有时候练唱前,还要做身体训练、呼吸训练、发音训练什么的。为了稳定气息,要做伏地挺身或别的什么运动。就这样一直唱同一首歌,通过一首歌而掌握歌唱本身的音准、节奏、技巧、气息等等。
  但,我节奏感非常差!老是抢拍,永远抓不到那个节奏,老师教了我很多遍,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会数那个拍子!我很急,永远都快半拍,不会慢半拍,我们就不停地练不停地练不停地练,硬背硬学地练。
  
  当你留给我 我不想接受的伤痛
  爱情到头来还是梦
  别说我俩的世界有太多不同
  就说你已经忘了我 你就要离开我
  谁能够告诉我 我是否付出太多
  就当我从来没有过 还是消失在我心头
  ——《忘了你忘了我》 王杰   
  
  赛车也需要有节奏感,我赛车节奏感就很好,但是一到唱歌就不行了,最大的困扰就是抢拍子。这么多年了,都还是一样,练很久,但一到录音就头疼,练了几百遍的王杰大哥的歌,最爱的歌也成了我“我不想接受的伤痛”。
  
  我们学校有舞蹈课,但也只是表面的基础课,包括在学校学的表演,其实更多是增加舞台经验,还够不到真正的“演”那一步。
  学舞蹈最难熬的是开始,压软度: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压腿、压腰、压胯。有一阵子我走路都七拐八拐需要搀扶,没有学过舞蹈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痛苦的。男生开始练软度时比女生难,但一旦基础功打好了,后面的发展就比较快。
  我跳舞也是硬背硬学,花时间不停地练习练习练习练习练习。还好有国剧武功的底子,经常练功,再加上老师教的方法,就那样拼命练习,没想到很快就会跳了,甚至到现在还能跳得像那么回事。
  任何事情都一样啊!没有天分没关系,你只要苦练,就可以成功。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从来不说自己不会,你做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试试,总有一天,你就成功了。
  
  15 岁、16 岁,我白天在华冈上课,晚上在工作室练歌、练舞,后来开始录唱片。
  以前录音,起码都录两天。录两天的意思是连着录两天,中间休息时间很短,回家洗个澡,小眯一个小时——这……算有睡觉吧?——再接着录。我常常都是从晚上录到早上,早上有课就去上课,晚上放学再回到棚里继续录,录到第二天早上。又要上课,又赶着录歌,几乎没有正常的睡觉时间,所以都靠上课时间睡觉。我们学校老师都是大学的老师,没有那么严格,所以我睡觉没人管我。我年纪最小,个性也还随和,那时候校长、学姐、老师、同学都比较照顾我,出去也是,前辈们都照顾我,让我度过了最开心最自在的时光。
  懵懵懂懂的,高中三年级一出道,我就红了。没时间睡觉也没时间玩,没有觉得累,不知道自己要干吗,也没有觉得要放弃,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反正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那么一直做做做……
  
  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很听话的小孩,从来不会抱怨“为什么这么多工作啊?”只会问“接下来要干吗?去哪儿?” 给我什么工作我就完成什么。
  因为我一直都没有闲下来啊!
  哪有时间想那么多?有空都睡觉了!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