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红了

作者:林志颖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签名】
  听公司的人说我好像红了,有很多人喜欢我。
  我一直以为,上台的时候,底下尖叫鼓掌的观众不仅仅是为我而来的,举着我牌子的粉丝,也有可能是公司为了鼓励我请的……
  当周围人说我红了的时候,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红了,也不知道红了是什么感觉。
  有一天放假,我偷偷从家里出来上街,去了一个唱片店。一进门就看到了我的海报立牌。
  我走过去,问老板:“老板老板,他是谁啊?”
  “林志颖啊!”
  “老板老板,你不觉得,我和他,长得很像吗?”我指着自己的脸,再指海报。
  “好像有一点。”
  “我就是林志颖啦!”
  老板很高兴。“哦!是你啦!”
  “老板老板,我帮你签个名好不好?”
  老板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在自己的海报上郑重地签下了“林志颖”三个字——之前练签名果然没有白练啊!
  开始红了,原来是一件好玩的事。
  
  【狗仔】
  红了之后也有一件非常不好玩的事情,就是被粉丝追踪。一开始还没有狗仔队。
  最夸张的时候,有二十部之多的粉丝跟车跟在屁股后面,我去上学、去公司、上通告,他们都在后面跟着。偶尔也有记者,但是很快记者就发现我实在没什么好拍的,就是家、公司、学校、片场这些地方而已。所以跟着跟着,记者觉得没意思,就默默散掉,可是粉丝们真的是乐此不疲。
  后来发展到,粉丝不跟了,有了狗仔,他们开始偷拍跟我车。还好有一点,想偷拍我,追得上再说!
  我警觉性很高的,出门随时都在注意周围的环境,前后四周都会看。有时候玩心大起,也会逗他们玩玩——故意装作有事甩狗仔。
  一般我都可以轻易就把他们甩掉,因为首先他们得比我快才行,哈哈!还有就是技巧,追车、超车都抓那个时间差,我比较擅长这个。但一般我会故意让他们先过,各种方式把他们放到我前面,变成我跟他们,逼他们不停前进,然后再趁机溜走。所以要是我不想让人跟,基本上是没有人可以跟得上的。
  我后来成了赛车手,想想一部分还得感谢当年陪我练车的粉丝、狗仔兄弟们啊!
  
  【红磡】
  1993 年5 月6 日到9 日四天,我在香港红磡正体育场连开四场演唱会,每场劲歌热舞150 分钟,唱三十五首歌,换十三套服装。
  那一年我18 岁,花了两个月时间锻炼身体、练歌、练舞,非常忐忑,既担心自己撑不下来,又担心没有那么多人来看,票卖不掉。
  整整四天,爸爸都陪着我。
  每天我上场,都看到底下人群沸腾,爆满。
  四天结束后,才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完成了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了。
  最后一天,红磡的馆长拿了厚厚两本写有在这里表演过的艺人名字的签名册给我们看。
  爸爸和我一页一页地翻看,我看到了我最喜爱的迈克尔·杰克逊,一页页看完,最后空白处留给我签名。我签完名,爸爸说等一下,让我又加了一句,“18 岁某年某月某日表演”。馆长一看很惊讶,说:“年纪这么小!这是破纪录的啊!”
  据说一直到现在,我都是开个唱年纪最小的歌手纪录保持者——爸爸真是很有远见啊!
  
  【通告】
  你知道玻璃竟然能被人挤碎吗?
  1993 年,为了准备红磡的演唱会,我去香港一个电台节目做宣传。一大早的节目,也不是什么开放行程,电台很小,设在地下。香港的粉丝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收到了消息,全都挤到电台来看,黑压压的人群把门都堵住了。那个电台只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口,我还得赶下一个行程,所以必须挤出去。
  我和工作人员加在一起起码有三十多号人,两层的保镖,最里面一层护着我,再外面一层负责向外拦人。因为外围的粉丝一直往里面挤,我们全部人就都被挤倒了!我在最核心、最里面,都跌倒两次!我外围的两圈一直有人被挤倒,还有受伤的,那天粉丝也有被挤倒受伤的。真是非常危险。
  后来听说,他们连外面的玻璃门都挤破啦,因为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就挤过来,几百人的力量,合起来非常恐怖,小小的玻璃门不堪重负,直接碎掉……
  
  【粉丝】
  我做第三张唱片的时候,刚预告了一个概念,爸爸说就有几千张销量了。因为有香港地区、韩国、日本各地的歌迷朋友,直接五百张、六百张地预购了,还是个人预购哦,不是团体购买,特别令人感动。
  狗仔曝光了我家小区的地址,我们家整个小区楼上楼下的墙上,停车场门口,各种能写字的板子和砖块上,都被写满了字。诸如“林志颖我爱你”之类的,天天有邻居、物业的人上门来找我爸爸,投诉我。
  小区楼下守了很多粉丝,从那时起我就很少出门了。
  有一个从香港飞来的歌迷,几天几夜不回去在楼下等着。刚好那几天遇到台风天,她躲在楼下的走廊,就是不走。我也没办法下去,只能让家里人下去劝她走,我还不敢露面,要不然会有更多人受到鼓励来我家。
  
  【朋友】
  我高中三年级时,学校门口开始有很多歌迷等我。我的生活完全改变,很难自由地出去玩了。
  我还是很喜欢骑摩托车,偶尔晚上还是想跟朋友们兜风夜游。我就戴个安全帽出去跟大家一起骑车,以为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了——可是那个年代还没要求戴安全帽,大家都不戴,就我戴,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我啊!于是,不幸又被认出来了……
  跟朋友们出去聚会,不管是吃饭、打保龄球,还是做别的,从来没有痛痛快快玩到结束过。
  不一会儿,就会围过来一大票粉丝找我要签名、拍照,朋友们没办法,只好变身成保镖,帮我拦人,带我往外跑,边逃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这样狼狈不堪地脱身人海。刚才的好兴致一扫而空,再也没心情继续玩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慢慢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
  
  【毕业】
  华冈毕业的时候,我们班公演。每次演出,门口、窗口都挤满了人,打开通风口一看,也全是人。
  学校门口站满了倒票的黄牛,“要不要票?要不要票?”的声音此起彼伏。学生的毕业演出而已,票竟然卖到一千块一张。我们的公演是在全台湾巡演,最后巡演的所有花销费用都扣掉,还净赚二十六万。
  毕业典礼,我跟爸爸约好在校门口碰面。结果爸爸半天等不到人,就自己找回来,原来我正在跟同学合影呢。爸爸说他当时看到有将近一百个女生围着我,送玫瑰、邀合影什么的,他等了半个多小时,我才照完。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