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砸碎束缚中国企业发展的十条枷锁

作者:郎咸平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和讯读书
  各位读者,几年来,我一直以中立的立场,通过电视节目和图书,评论行政当局的经济政策。而这些评论,一直是以批判的视角进行的,其目的就是要不断地提醒当局,如果中国没有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就不可能取得正常发展。我在《郎咸平说: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分析了中国经济在各个方面遇到的危机,我相信其中的观点引起了政府和企业界人士的高度重视,其中很多观点也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得到了印证。我在上一本新书《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中,讲述了中央试图通过不断压缩政府权力,给市场释放更大的空间。我个人认为,三中全会的决定,是目前我看到的中共历史上最靠谱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试图给市场创造一个比较好的营商环境,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呼吁的。我在《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两本书中,讲述了作为中国政府和企业,应该如何面对国际营商环境,通过中国与国际经济交往的案例,告诉大家国际营商环境是多么的恶劣,面对国际市场,我们的水平还差得很远很远。那么具体到企业微观层面,我在《产业链阴谋》三本书中,以大量案例的形式,利用公司财务分析的方法,得出了中国极其欠缺的“六加一”产业链理论。到今天为止,我仍然认为,这是指导中国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最简明最有效的战略。在过去的七八年当中,我出版了近20本案例书,通过对50多个行业的案例进行分析,得出了对各个行业发展战略的思考性结论,我收到了很多企业的反馈,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些案例书指导很多企业进行了成功的转型。
  在新的政策性营商环境下,在中国经济面临全面衰退的大背景下,当政府逐步给市场让出空间后,作为企业该如何抓住这次机会,变危机为机遇?
  这就是写作本书的目的,我希望
  透过本书,我们中国的企业在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下,能够看到或者找到自己的希望。
  2013年,不论是对中国还是世界而言,仍然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年。尽管在本书出版的时候,2014年已经过半,但我仍然坚信自己对2013年的检视和判断没有错误,事实上近半年的变化已经印证了我的判断,那就是世界大势和中国经济在上演着“乱”、“稳”和“变”的变奏曲。作为管理者和经营者,甚至普通的老百姓,如果不能把握和判断世界大势的变化规律,我很难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策。这就是本书第一章“2013年的变奏曲:乱、稳和变”阐述的内容。作为政府管理层和企业决策者,必须知道我们面临的危机有多么严重。我近年来一直在强调,制造业是立国之本,没有制造业的发达,就没有服务业的发展。可惜我们的制造业不仅仅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还面临着产业链低端和走不出去的窘状。我在本书的第二章“萧条已是大势所趋”,通过大量数据告诉各位,我们的制造业和其他行业已经全面衰退,说得更准确点,就是萧条已经悄然来临,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经济实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学家,我不能说假话。
  2013年,中国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我在《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一书中,从经济民生的角度解读了三中全会决定的三个灵魂,那就是:厘定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那么,想要真正厘清这些关系容易吗?就我们今天经济萧条的局面来说,生产成本持续上升只是表层原因,深层原因则是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错位造成的,也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所说的“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都没用好的结果。我在本书的第三章“走出萧条的希望:砸碎束缚中国企业的十条枷锁”,试图从厘定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给出路径和答案。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三中全会经济方面的决策就会成为一纸空文,这次改革就会演变为资本权贵们的盛宴,支撑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中小企业就会沦为奴隶。砸碎这十大枷锁,就是破解中国经济萧条的最大希望。我一直强调,没有萧条的行业,只有萧条的企业,企业的发展还是要靠真功夫。我希望透过本书第四章“企业该何去何从”,以李嘉诚和中国家族企业传承问题等为案例,来验证我的这一观点。
  从本书第五章到第十五章,我分别以光伏、大型机械、电子、汽车、电信、电子商务、照明、液晶、食品工业、服装和金融等十一大行业为例,来阐明我的观点:政府主导的所谓产业升级和转型以及结构调整都是错误的思维,政府能做的就是提供好的营商环境。而产业的升级转型和结构调整,市场本身自然会自我调节。
  郎咸平
  2014年5月10日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