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六节 生产成本持续上升:萧条的表层原因

作者:郎咸平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和讯读书
  传统上我们都拍脑袋以为我们的劳动力优势明显,工业土地价格低廉。其实坐下来算算账你会发现这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劳动力成本飙升。举个例子,惠普和富士康合作在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生产面向美国市场的个人电脑,该工厂雇有1300名工人,2012年PC生产量为290万台。印第安纳州除了有惠普,还有康明斯、丰田等企业。大家知道这个州的最低工资是多少吗?每小时7.25美元,年薪15080美元。折合成我们中国常用的月薪是近8000元。大家知道现在富士康在深圳工厂的普通工人月薪吗?4000元!要知道我们企业的人工成本不仅仅是给员工的部分,企业还要负担占薪水40%左右的社保,包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税费,那么在中国富士康为一个工人付的钱肯定在5000元以上。当然了,你会说制造业工人的工资要比最低工资高,但是我们看到富士康在美国招的技术管理人员年薪也不过是3万多美元,所以一线工人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基本上就是最低工资。由这个例子小学生都能算清楚,美国人工成本大概是中国的一倍。那么人工成本在产品中占比多大呢?以iPhone为例,单机的人工成本在12.5美元到30美元之间,仅占其销售价格的2%~5%,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算完人工成本,我们再来比较一下融资、用电、能源、物流和土地等其他成本。
  先说说融资成本。中国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大概为20%~50%,而美国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是10%左右;大型企业在中国的融资成本是6.5%,而在美国,类似企业的融资成本是2%。
  用电成本上,中国的工业用电是1度电1块钱,美国是我们的一半。能源成本上,珠三角地区工业天然气价格为4.85元/立方米,长三角地区为3.89元/立方米;美国国内天然气每百万英热平均价格3~4美元,换算成人民币为0.7~0.9元/立方米,我国的天然气价格是美国的4~7倍。今年1月份,世界最大甲醇生产商梅赛尼斯表示将把原定于智利的甲醇工厂搬迁至路易斯安那州。该公司CEO Bruce Aitken表示,“北美低价天然气是此次行动的主要原因”,“化工和化肥企业也正在讨论回归美国,以利用低价天然气”。
  物流成本上,中国是美国的1.5~2倍。物流成本中最重要的是油价,以92号汽油(美国叫做Regular Gasoline)为例,2013年4月最新一次调整北京为7.48元/升,而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2013年5月7日全美平均为3.54美元/加仑,折合人民币5.73元/升,我们比美国足足贵了30%。而且我们知道,美国的油价是跟随国际油价走势一起波动,我们的油价则是上升容易下来难。大家别忘了,我们还有几乎和油价一样贵的过路费,平均下来每公里0.5元,而美国是没有过路费的。按照小汽车100公里消耗10升油计算,算上过路费相当于每升油加价5元,所以相当于我们的汽油是12.48元/升(7.48元+5元)。
  至于土地成本,这个很让人惊讶。中国全国平均工业用地每平方米102美元左右,美国中西部的用地价格是每平方米13~20美元,像旧金山这种稍微发达一些的城市,用地成本大约是46美元/平方米。大家知道我们深圳的价格是多少吗?价格高得离谱——210美元/平方米。
  看了上面的数据,我相信读者朋友会得出跟我一样的结论:在我们的人工成本相对来说几乎没有优势或者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我们其他项目的成本的确远在美国之上,这样的结果必然导致企业从中国搬走,没走的成本上升,在国际市场上自然竞争力下降,而萧条就是这样随着成本一点点上升而来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