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美国的第二个人口悬崖

作者:哈瑞-丹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前方是财富的暴跌。虽然欧洲的货币刺激或称量化宽松一直强于美国,且总体经济规模略大于美国,但美国经济一直比欧洲繁荣活跃。一大原因即为美国的收入不公更加严重:最富有的1%及10%美国人口控制的财富与收入比大部分欧洲国家、日本、韩国甚或是澳大利亚与新西兰都要多得多。鉴于量化宽松和货币政策推高了富人们主导的股市和金融资产,这些富有的人才能从中获益,一直推动着美国经济艰难前行。
  这些高收入家庭确实在泡沫繁荣中大获其利,比如在20世纪20年代,他们控制着高达45%的净资产,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前10年,这一比率也接近40%。不过也有一些研究表明,这类人群在最近的经济好年景中控制资产率高达45%~47%(见图1–16)。
  在某种程度上这很有可能,毕竟近些年来,10%的人控制了美国金融资产的80%,最富有的20%人口控制了90%以上的金融资产。美联储发行货币和量化宽松的最大效用就是将货币推进了股票、垃圾债券以及商品等高收益投资领域。2012年年末,第三次量化宽松导致利率落至极低水平,同时,由于作为最大消费方与出口方的新兴市场发展放缓,商品价格开始跌落,这导致股市泡沫最为严重。
  很明显,最富有的10%~20%美国人口从美联储激发的金融资产泡沫(特别是股市泡沫)中收益最多(见图1–17和图1–18)。普通人基本没有股票,更多持有的只是房产,可房地产却没有什么起色。因此,有钱人的资产定位使得他们可以大力消费,最富有的20%美国人口占据了消费者支出的50%以上。
  2013年年初的调查显示,约有20%的人认为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而78%的人则说走出大衰退的阴霾完全无望。我们当然知道前一种人是谁,就是最富有的那20%,他们不必面对失业的危险,基本不会陷入抵押贷款的泥淖,并且从股票和金融资产昙花一现的飞冲中受益,因为那些资产几乎全数为他们所有。
  如果控制着消费半数以上的这20%人口,同样出于上述原因而决定减少消费(并且人口学本身决定这些人一定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美联储又该怎样继续刺激经济?普通消费者一直没能走出上一次衰退。如图1–19及图1–20所示,只有最富有的20%美国人口是仍然感到手中有钱、不断消费的人群。不过他们也终将屈服,所以无穷无尽的经济刺激才未能让美国经济恢复到正常的增长水平或是创造出正常的就业数量。
  还有一个问题是另外一个悬崖,即华盛顿方面的财政悬崖。为了避免坠落,美国国会在2013年1月初做出了最后关头的决议。共和党坚持对年收入在40万美元以上(联合报税人的标准升为45万美元)、收入最高的1%美国人口撤销减税措施,而不是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收入最高的2%人口,这一提议得到总统的支持。
  由于对这1%美国人口的税收增加,我们在2014年的经济阻力将会加大。必须清楚,他们在收入比例中占据的可不仅仅是1%,而是18%,同时承担着15%的消费支出!如果他们减少了3%~5%的消费支出,就意味着美国的年均GDP要降低0.3%~0.5%。对于自经济危机以来实际上只有2%左右的真实GDP来说,这样的减少相当严重。
  鉴于美国国会中意见两极分化严重,共和党誓死要求停止增税,而民主党拼命阻止减少开支,我们在长期赤字以及债务方面不大能够有所作为。在美国达到人口周期的有利点、经济长期上升之前,美国人如果还是像现在这样行事,那么今后10年内的债务至少会达到26万亿美元,甚至可能高达30万亿美元。这一预测的根据是,经济情势较好时的年均赤字为6 000亿至1万亿美元,经济境况糟糕时,这一数字高于1.5万亿美元。在下一轮长期繁荣开始之前,美国很可能还要经历两次衰退:第一次可能始于2014年,第二次开始于2018年。
  要清醒地认识到,引发了2008年全球崩溃与金融危机的次贷危机主要发生在美国的4个州而已: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和内华达。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三国的人口总数与这四个州相当,由于房地产价格大跌以及银行倒闭,也可能引发下一次全球危机。何况还有中国或其房地产业可能出现的大崩溃,会让占据了中国消费者支出60%的高储蓄高端消费者备受折磨,这一比例甚至高于美国。
  很明显,如果不是因为全球各国的债务比例都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而且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受到人口趋势放缓的困扰,仅仅集中在美国一国出现的次贷危机根本不会导致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崩溃。现在,各国政府都在加大量化宽松力度,尽量延长经济泡沫存在的时间,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引发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鉴于世界的债务水平更高、前方的人口趋势更糟,下一次危机很可能更严重,导致股市和房地产等其他金融资产跌至新低。仅仅是暗示美联储可能在2013年年中逐渐减少量化宽松的消息就导致股市修正,直到美联储做出让步,情形才有所改善。
  欧洲在2011年年末和2012年年初着手推行大规模量化宽松或称刺激计划,向其LTRO刺激计划(长期再融资计划,即欧洲的量化宽松或货币刺激)投入了1.3万亿美元,美国在一年中向第三次量化宽松投入了1万亿美元。然而,欧洲在几个月后的2012年年中还是陷入了衰退。既然众多家庭和企业已经过度透支,债台高筑,而且支出方面的自然人口走势持续下降,这样的货币政策无异于饮鸩止渴,于事无补。
  我认为,美国经济在2014年年初也会遇到相同的状况。此后,欧洲开始跌落人口悬崖。所以,其他经济学家和分析家称我们最终迎来了可持续复苏时,千万别信!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