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婚姻、彩票、郊区豪宅

作者:索尼娅-柳博米尔斯基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婚姻、彩票、郊区豪宅
  任何一对幸福的新婚夫妇都不会相信,婚姻带来的幸福感会逐渐消失,这怎么可能呢?实际上,每一位已婚人士都深切地感受到了婚姻给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研究显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幸福得多,无数有趣的实例(其中也包括我的亲身经历)都证明了这一点:结婚是一件美好的事。
  然而,心理学的研究结果却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曾有一项研究针对25 000名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的居民(包括德国本国公民以及移民)进行了长达15年、每年一次的追踪调查研究,这也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在研究期间,共有1 761人对新人结婚,而且直到今天也没有离婚。根据观察到的数据,科学家发现婚姻对幸福的影响也是短暂的。夫妇二人在婚后的前两年中幸福感会增加,而后双方的幸福感就会返回到他们最初的幸福定位点上。当然,让新婚夫妇看到这个研究结果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有些研究表明,金钱和财富对幸福感的影响与婚姻对幸福感的影响非常相似。在20世纪70年代有一项非常经典的研究。当时,心理学家采访了一些幸运的人,这些人曾在伊利诺伊州抽中过50万到100万美元不等的彩票大奖。在那个年代,这绝对是一笔巨款。在中奖后一年,他们自称过得并不比那些没有获大奖的人更幸福,以前让他们觉得很享受的日常生活,例如看电视、出去吃饭,都变得没有那么有趣了。
  为什么会出现享乐适应这种现象呢?其中的两大罪魁祸首就是不断高涨的欲望和攀比心理。比如,你得到一笔意外之财后又买了幢大房子,但经过一段“潜移默化的常态”后,你就开始想要更大的房子了。又比如说,你搬到一个新社区,看到新朋友有一辆宝马轿车,你就觉得自己也应该有一辆。结果,虽然人们每年累积的财富都在增加,但整体的幸福感却没有什么变化。就像《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红桃皇后说的:“虽然我们越跑越快,但我们似乎始终在同一个地方,没有前进。”
  戴安娜是我的好友,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享乐适应的例子。刚结婚时,她丈夫正在读博,他们和新出生的孩子以及戴安娜的妈妈一起生活,几口人挤在一个狭小而且没有厨房的单身宿舍里。他们在这里整整生活了一年。我觉得他们那时的生活一定非常艰苦。想想看,丈夫整日忙着准备博士毕业论文,宝宝又经常在半夜哭闹不休,母亲还和他们挤在一间小屋子里。多年后,这对夫妻有了3个漂亮的女儿,一家人搬到圣迭戈北部的一处住宅区,小区里有一个游泳池,附近有一所非常棒的公立学校。他们的新房子是一幢二层小楼,有4个卧室、一间起居室,还有一个宽敞的院子。但就在他们搬入新家后的几个月后,戴安娜就给我打电话,谈到了一所更大的、正准备出售的房子。其实那幢房子只是多出了一个卧室和露台,可以在露台烧烤。但她对那所房子就像着了魔一样,怎么都觉得比现在的房子好。他们能够买得起吗?也许他们有这个经济条件。但他们会买吗?也许会吧。
  由此可见,不管我们如何意气风发、心中满载幸福,这种感觉最终都会因为享乐适应而逐渐消失。但享乐适应也有好的一面,因为人类这种能够快速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是非常有意义的,尤其当遇到挫折不幸时,适应能力就有用了。研究显示,在生了一场大病或是遭遇严重事故后,这种非凡的能力可以帮助我们快速走出伤痛,重新获得幸福。
  例如,你认为患有晚期肾衰竭会降低你的幸福感吗?想象一下,每周你都要接受长达9个小时的血液透析。透析时,你的身体连着一台仪器过滤你的血液;你还必须严格控制饮食、少吃肉、控制盐分摄入,甚至连水都不能多喝。大多数人一定会认为这样的生活一定不幸福。研究人员进行了实验。受试者分为两组,一组是健康的人,另一组是需要透析的病人。实验要求这两组人在一周内随身携带掌上电脑,每隔90分钟这台电脑就会发出声音提醒测试者把他当时的情绪记录下来(满足、快乐、焦虑,或是痛苦)。这些情绪反应都是参与者瞬时记录的,没有经过编辑、整理,也不存在任何偏见。结果显示,肾病患者和那些健康受试者的幸福感是一样的。这些病人似乎很快就适应了他们的病情。此外,肾病患者也深信,如果自己没有得这种病,他一定会过得更加幸福。
  虽然听起来令人震惊,但是人类的确对身体的残疾有着很强的适应性,例如瘫痪、失明或其他重要身体机能的丧失等。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一个多发性硬化症的患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摆脱了恐惧,最终能够控制这种疾病。欧内斯特就是这样一位病人。随着病情的恶化,他无法开车、跑步、走路,甚至站立。“我再也不可能恢复了,因此我也不去想了。”他是这样解释的,“我的看法、喜好都发生了变化,甚至我对幸福的理解都在慢慢地发生变化……如果早在生病前我就知道会有今天,那么我一定会对未来充满了焦虑,甚至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时,一切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人类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尤其是在面对美好的事物时尤其强大,例如对财富、住房、财产、美貌、健康,甚至婚姻。我觉得唯一的例外就是孩子。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我发誓当你第一次拥抱你的孩子时,那种感觉绝对棒极了!即使是第一千万次拥抱他们,这种幸福感也绝对不会打折扣的。
  幸福定位点
  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如果生活环境并非特别悲惨的话,那么它就不是造成我们不幸的罪魁祸首。如果你只是对自己的工作、朋友、婚姻、薪水以及长相不满意,那么要想获得持久的幸福,你首先就要立刻把这些事情抛诸脑后。要想做到这一点,需要大量的训练和强大的自制力,也许有时你会松懈,但是纠正这种看似正确实则错误的信念是非常重要的。
  我闲暇时喜欢看报纸上的专栏。几个月以前,一位女士写信给我们当地的报纸,抱怨她曾做过的每一份工作。信中写到,在第一份工作中,她遇到的都是一些恶毒的、喜欢传闲话的同事,让她烦不胜烦;在第二份工作中,她又遇到一个傲慢专横的老板;而她找的第三份工作又非常无聊。目前她希望找到一份让她满意的工作。专栏作家直言不讳地回答她:“有问题的不是你的同事、老板或者工作本身,而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
  如果造成不幸福的原因不是你周围的环境,那么你生来就是不幸福的。“你要么幸福,要么不幸福”,这无疑也是一个谬论。这个观点虽然是错误的,但想要证明这一点却非常困难,因为从上述的饼图中,我们知道人类的幸福有50%是由基因决定的,不可改变,尤其是临床抑郁症的倾向也有一部分源于基因。但我们没有必要因为天生的抑郁倾向而烦恼,即便基因决定了你不幸福,你也不应该对自己过于苛刻,毕竟我们还有很大的幸福提升空间。获得幸福的另一个关键步骤就是扫清前进途中的障碍,认识到50%与100%之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那么,如何能知道幸福定位点决定了我们50%的幸福呢?
  双胞胎研究
  有关幸福定位点最有力的证据源于一系列有关同卵和异卵双胞胎的研究。双胞胎研究可以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幸福基因,主要是因为双胞胎共享的遗传基因已经确定:同卵双胞胎共享的基因完全一致;而异卵双胞胎只有50%一致,与其他普通的同胞兄弟姊妹是一样的。因此,通过评估双胞胎幸福感的相似程度,就能够推断出基因将对幸福感产生多大的影响。
  最著名的一个双胞胎幸福研究是由行为遗传学家大卫·莱肯、奥克·特勒根以及他们在明尼苏达州大学的同事一起进行的。他们密切跟踪调查了很多对在明尼苏达州出生的双胞胎(其中绝大多数是白种人双胞胎)。我们来看一下他们实验中的两个参与者—海伦和奥德丽,她们两人是同卵双胞胎,现年30岁,出生于圣保罗。如果我们的任务是推测奥德丽的幸福水平,那么可以通过她过去10年的生活信息进行评估。我们了解到,在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奥德丽毕业于明尼苏达州诺的诺斯菲尔德学院,第一份工作是平面设计师;她曾有一个相处很长时间的男友,但后来分手了,然后开始了一段新恋情,现在已经结婚两年了。这对夫妻最近刚搬到芝加哥的一所公寓里。奥德丽不信教,但她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人。
  如果我们要根据她过去10年的生活了解(或者说“推测”)她的幸福水平,这可能远远不够,因为幸福与收入、职业、宗教信仰或婚姻状况之间的关联非常小。双胞胎幸福研究结果显示,收入导致的幸福差异还不到2%;婚姻对幸福的影响更小,还不到1%。但是如果我们试图通过奥德丽的双胞胎姐妹海伦来推测奥德丽的幸福水平,准确度可能会大得多。实际上,如果我们考虑一下10年前海伦的幸福水平,会发现它和奥德丽当前的幸福水平非常相似。
  换句话说,若要评估同卵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人,那么双胞胎中另一个人的幸福水平(即使是10年前的测量值)的参考价值将远远大于被测量者本人的人生经历。
  但是,若要全面了解同卵双胞胎幸福水平的相似性,就必须对异卵双胞胎也进行比较研究。和同卵双胞胎相比,异卵双胞胎的基因相似度只有50%。有趣的是,如果海伦和奥德丽是异卵双胞胎,那么就不可能通过海伦来推测奥德丽的幸福水平。也就是说,不管你的异卵双胞胎兄妹(或者普通的兄弟姊妹)是否幸福,都无法通过他们来评估你的幸福程度,因为同卵双胞胎拥有相似的幸福水平,而异卵双胞胎则没有。这个事实表明,幸福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的。
  一出生就分离的双胞胎
  在双胞胎的研究中,有一个问题非常值得注意,那就是研究人员必须先假设双胞胎(包括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具有相似的家庭生活环境。但在现实生活中是这样吗?和同卵双胞胎不同,同一性别的异卵双胞胎在相貌和行为上都有很大不同,因此他们的父母、老师和朋友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他们可能也非常看重自己的独特性。因此,异卵双胞胎的生活环境实际上并不会像同卵双胞胎那样具有很多相似性。
  幸运的是,这个问题在另一项实验中得到了解决。研究人员对一起长大的同卵双胞胎和从小就不在一起生活的同卵双胞胎进行了比较。他们成功地找到了一组从小被分开抚养的同卵双胞胎,当时他们都已步入中年了,研究人员请他们分别完成了幸福评估测试。结果显示,这组同卵双胞胎的幸福水平非常接近,虽然被分开抚养,但双胞胎之间幸福感的差异真是微乎其微。若是同卵双胞胎中一个人幸福,那么另一个也会幸福,不管他们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是分别生活在大西洋两岸。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否一起长大,异卵双胞胎的幸福水平都不具有任何关联。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和其他同胞兄弟姊妹一样。这些发现充分强调了幸福在很大程度上是受遗传因素影响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由基因决定的幸福定位点。也就是说,50%的幸福水平差异是由幸福定位点决定的(不要忘了,还有10%是由环境决定的),除此之外,剩下40%的幸福是由我们自己掌控的。
  我想象着一对同卵双胞胎兄弟,他们一出生就被分开了,在经历了青少年成长期以及成年后,他们都和各自的父母、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居住在不同的城市,所接受的教育也不同。他们在30岁或40岁时第一次见面了,他们对彼此之间的相似感到十分震惊。明尼苏达州双胞胎登就记处就记录了很多这样的事,有些故事很可能已经家喻户晓了。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实例是关于一对男性双胞胎的,他们两人都叫作詹姆斯,39岁时他们第一次相遇。当时,两个人的身高都是1.80米,体重都是82公斤;两个人都抽着相同品牌的烟,喝着相同品牌的啤酒,而且都有咬指甲的习惯。当他们谈论起彼此的生活经历时,又发现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巧合:两人都曾娶过叫琳达的女人,都离婚又再婚了,再婚的对象都叫贝蒂。两个人都喜欢在房子的各个角落给妻子留下爱的感言(可能两个琳达都不欣赏他们这样的做法)。两个人的第一个孩子都是男孩,而且都叫詹姆斯。两个人都养了狗,狗的名字都叫托伊。他们两人都有一辆浅蓝色的雪佛兰汽车,而且都曾开车带家人去过佛罗里达州的同一个海滩度假。我敢打赌,他们的幸福水平也是相同的。
  幸福与不幸福是由基因决定的吗?
  不管我们从哪个方向研究,双胞胎的实证研究都证明了幸福具有很强的遗传基础,而且幸福是由基因决定的。看来我们每个人生来就已经有了一个幸福定位点,一个贯穿我们一生的特有的幸福潜能。那个定位点的大小可能源于家族中母亲阳光积极的一面,也可能是源于父亲消极悲观的一面,或者是父母双方特质的中和,具体比例我们无从得知。但根本的一点是,生活中发生的任何重大改变(例如开始一段新恋情或遭遇车祸),都可能会导致幸福水平上升或者下降,最终我们都会回归到由遗传基因决定的幸福定位点上。这一现象已经得到了相关研究的证实。在1981年到1987年间,研究人员曾对澳大利亚的城镇居民每两年进行一次追踪调查。研究发现,他们所经历的积极或者消极的事件都会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水平和生活满意度,但随着这些事件的结束,他们的幸福感就会返回到最初的起点。美国另一项针对大学生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些学生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会加强或者削弱他们的幸福感,但这种影响仅在事情发生后的3个月内比较明显,之后一切就又回归到原先的水平。因此,虽然生活中的各种际遇可能会让你兴奋或者痛苦,但最终你都会不由自主地回归到你的幸福定位点上去,而且这个定位点是无法更改的,也是固定不变的。
  但是,幸福定位点不易更改并不代表你的幸福水平是无法更改的。
  在电影《非洲女王号》中,凯瑟琳·赫本对亨弗莱·鲍嘉说道:“我们置身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超越自己。”我们能够超越自己的幸福定位点,正如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体重定位点一样。虽然从字面上来看,定位点的数据似乎表明了每个人都受遗传基因编码的限制,注定只能享受到基因控制的那部分幸福,但事实并非如此。基因并不能决定我们的经历和行为,而是经历和行为对我们的内在产生了显著的影响。这就说明行为和活动可以大大提升我们的幸福感,稍后我会对此作详细介绍。即便是那些容易受到遗传影响的一些特征,例如身高,其遗传的可能性高达90%(相比较而言,幸福的遗传因素只有50%),但也有可能因环境或者行为的影响发生很大的变化。举例来说,自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欧洲人的平均身高每年增加了2厘米,一部分原因是人们整体营养水平的提高所致。
  我们再以苯丙酮酸尿症(PKU)为例。这个病症很罕见,PKU是因为12号染色体上的一个基因病变引起的,如果不治疗的话,将会导致脑损伤、智力迟钝,甚至死亡。PKU是一种完全由遗传基因决定的疾病,其发病率只有1%,但这并不意味着天生携带PKU遗传基因的婴儿就一定会患病。如果父母能够保证携带这种基因的孩子不食用含有苯基丙氨酸(一种氨基酸,这种氨基酸通常出现在蛋类、牛奶、香蕉和甜味剂中)的食物,那么孩子就完全可以降低患病的风险。这些孩子的遗传基因不会发生变化,他们会永远携带着这个突变的遗传基因,但是遗传基因的表现方式却是可以改变的。
  我认为幸福也是一样。如果你生来幸福定位点就低,这个定位点的基因编码将会追随你一辈子。但那些基因若想充分发挥作用,就需要一个恰当、适宜的环境,这就像一粒种子需要特定的土壤才能发芽一样。实际上,权威研究表明,不管一个人是否带有“抑郁基因”,当遭遇一个特定环境的因素时都会让他陷入抑郁,这个环境因素便是繁重的压力。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