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诗人岳父邵洵美(1)

作者:南方都市报   出版社:南方日报出版社  和讯读书

    在中国的现代文化史上,邵洵美的是一个独特的人物。他出身名门,是一位诗人、散文家、评论家、翻译家、编辑家、出版家,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是个浪子,是个财迷,是个书生,是个想做官的,或是不怕死的英雄?你错了,你全错了;我是个天生的诗人。”许多文化人回忆,在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邵洵美创办的时代图书公司和杂志曾影响一代人,而他和项美丽的跨国情缘更是许多人的谈资。方平是邵洵美的女婿,据《我的爸爸邵洵美》介绍,方平先和邵洵美的大女儿小玉相爱,正当谈婚论嫁之时,小玉于1956年9月2日因哮喘病发作去世。几年后,小玉的妹妹小珠由贾植芳的夫人任敏作伐,与方平结合,方平终于实现了“娶一个洵美先生的女儿为妻”的愿望。在邵洵美晚年,方平与他交往甚深,回忆岳父的晚景别有一番滋味。

    南方都市报:你原来写诗,1948年出过诗集《随风而去》?

    方平:后来倒退了,就向翻译方面发展,也写一点散文,主要是赏析文章,我对比较文学感兴趣。我在上海生长,祖上是苏州。我喜欢英语,小学已经开始学英语,只读到高中毕业,没有读大学。在1949年之前,我在南京、厦门的银行当会计,解放后上海出现了许多私营出版社,介绍苏联文学、外国文学,我就离开银行,参加私营出版社“文化工作室”,后来公私大合营,合并到新文艺出版社。

    南方都市报:是什么样的机缘认识邵洵美的?

    方平:新文艺出版社离邵洵美的家很近,我常去看看他,就认识了。他人很好,很会谈话,谈笑风生。后来我跟他的大女儿小玉谈恋爱了,小玉聪明伶俐,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我们感情很好。她身体不好,后来过世了。

    南方都市报:《我的爸爸邵洵美》里说,你们已经谈婚论嫁,准备在1956年10月1日结婚。

    方平:那时候我们感情已经很深了。她过世之后,我很悲痛,有20年还没忘掉她。我自己从来不写古体诗的,也写了几首古体诗来悼念她。要到20年以后才淡忘。

    南方都市报:在1956年9月2日,小玉发病去世了。

    方平:她气喘。这是遗传,她的妈妈也有气喘病,但是家里人都没有她这么严重。

    南方都市报:那时候,邵洵美有没有跟你谈起他以前的事情?

    方平:我是从来不问他的。也许他不愿意谈。据说他过去生活是非常豪华的,他出去坐什么颜色的车子,他穿的衣服也是要跟它配套的。(笑)这是他的好朋友跟我说的。邵洵美有时谈起项美丽,说:她学英文是我教她的。邵洵美教过项美丽写论文。

    南方都市报:邵洵美和项美丽感情外面渲染得很厉害,但是《我的爸爸邵洵美》里面谈得不多。

    方平:书里是避而不谈。项美丽倒是写过myChinesehusband(《我的中国丈夫》),我没有看到。

    南方都市报:你起初跟邵洵美接触主要是因为翻译的事情?

    方平:因为有共同语言,他后来也搞翻译了。他过去也不大翻译,后来他也没有收入,经济方面比较困难。人民文学出版社约他翻译《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人民文学出版社当时在我们年轻的翻译工作者心目中是高不可攀的,你写信给他们说想翻译什么,他们是不大理睬的,好像高高在上的。他们主动找邵洵美,对他很尊敬。他也很高兴,也很认真。他翻译完了把拿来让我看看,翻译《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是非常难的,其中的想象力非常丰富,一般人不可能翻译的。邵美洵的翻译功力我是很佩服的,他的翻译的确很好,很有才气!这给我感触很多,一般的纨绔子弟都不是这样,他也是很风流,也是很会玩的,但是他拿得出这样的作品。要是他不是生在富贵人家,而是生在一般的中等家庭,要为自己生活奋斗,他会在文学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做出更大的贡献。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