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序言 探寻中国经济百年繁荣之路

作者:滕泰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和讯读书
  当英国迎来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浪潮, 当亚当·斯密出版了划时代的巨作《国富论》, 当美国的创立者立志要制定对公众利益最有益的法律和制度时, 中国却处于闭关锁国之中, 与世界渐行渐远, 并在知识、制度、技术等方面严重落后于西方诸国。

  进入二十一世纪, 中国虽然连续多年保持着经济的高速增长, 然而在世界贸易和国际金融体系中始终处在弱势地位, 国家财富也面临着贬值和流失风险。

  国以强为本, 民为富为本。国大而不强,或国富而民不富, 都不是中国梦。中国梦之难, 难在缺乏长期的高瞻远瞩的国家财富战略,尤其是百年以上的经济繁荣增长战略。

  毫无疑问, 维持三五年的短期经济稳定可以靠所谓“五年计划”或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的刺激,而实现十年、三十年的增长就必须靠类似于邓小平或里根主义那样的经济改革。无论是欧洲、日本, 还是美国, 没有一百年以上的长期增长,根本谈不上国强民富;同样,中国如果不能实现百年以上的经济繁荣, 也不足以叫做中国梦。

  要实现百年以上的增长,不仅要有提高潜在增长率的十年以上的改革政策, 还要充分利用好不同财富时代的人口、资源、贸易、战争等百年财富源泉, 甚至要抓住技术革命和资源大发现所带来的几百年一次的财富大

  爆炸,《民富论》就是这样一部探讨十年、几十年、上百年财富繁荣之路的著作。

  作为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提出和倡导者, 笔者认为: 中国经济受到高税收、高社会成本、高垄断、高管制等“ 供给约束”, 只要通过减税、降低社会成本、减少垄断、放松管制等措施, 放松“ 供给约束”, 就可以提高经济的短期增长率; 从长期来看, 中国经济在人口与劳动、资本与金融, 资源与产权、技术与创新、制度与分工等五个方面都存在“ 供给抑

  制”, 只要通过放松人口生育控制、放松户籍制度、减少资本与金融管制、优化土地与资源产权结构、推动国有企业等低效率领域的制度改革等措施,解除“供给抑制”,就可以提高经济的长期潜在增长率。新供给主义还认为只有通过“放松供给约束, 解除供给抑制”, 重视熊彼特增长,重启斯密增长, 整个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才能够得以不断提升;只有放弃传统产业政策, 让“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才能恢复“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理想经济运行机制;只有从“改善供给结构、提高供给效率” 入手, 才能真正解决房价物价等顽疾; 只有从“供给贡献和边际报酬” 出发,才能确保收入分配的效率与公平。

  除了用上述新供给主义的改革思想, 发掘十年到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潜力之外,本书主要从人口、贸易、金融、战争、制度、技术等方面探索了百年财富繁荣的种种规律, 并提出中国的应对战略。

  首先, 《民富论》从财富大周期的独特角度探讨了人口变化与城镇化移民对一个国家经济和财富战略的影响。书中概括了人类不同阶段面临“人口资源陷阱” 的四种解决办法:拓展新资源、发明新技术、重新分配资源、控制人口, 并详细对比了东西方国家长达2000 年的历史中每一次面对“人口资源陷阱” 的制度文化背景、战略选择和长期财富影响,从而最

  终推导出中国的人口和人力资源战略。

  面对人口流动和城镇化左右财富天平至关重要的作用,《民富论》回顾了历史上很多国家靠移民造富的历史, 并利用这些历史规律分析中国城乡人口互动过程中的复杂影响,提出了城镇化过程中的就业、住房、户籍问题,以及城乡资源互动和土地制度问题的解决思路。

  放大到国际范围内, 本书着重探讨了贸易和金融战略对国富民强的影响。

  在贸易战略方面, 《民富论》把历史上贸易对财富的影响分为财富路线1.0 版,财富路线2.0版, 财富路线3.0 版, 和财富路线4.0版, 进而指出了那些高唱自由贸易赞歌的贸易保护主义先驱们, 如今是如何挥舞贸易规则的大刀切分财富蛋糕的。只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 中国才可能告别错误的贸易政策, 逐渐摆脱经济的内外失衡, 告别多年为富国“ 做苦力”的贸易地位。

  在金融战略方面, 《民富论》掷地有声地提出一个国家“金融无战略,财富呈浮云”, 因为在全球化的货币、信用、金融经济背景下,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像金融一样,对财富的流动与分配产生如此广泛、剧烈的影响。在金融市场足够发达的情况下, 包括战争在内的一切直接影响财富分配的手段, 都可以用金融来替代。在这样的背景下, 中国应该如何融入国

  际金融体系而不丧失国内政策独立性? 如何客观认识汇率的财富分配作用? 在不能阻止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 如何最大限度利用升值?如何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中确立人民币的国际角色?

  本书还提出,一个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富裕离不开战争技术的领先和战争能力的保驾护航。虽然战争是一个古老的话题, 然而一旦与国富国穷挂钩, 它的作用就会变得模糊不清。事实上, 在人类社会早期, 财富就是战争的产物, 战争既具有巨大的财富毁灭作用, 也具有刺激财富创造效应。在市场与交换、贸易与金融主导全球财富流动与分配之前的生态财富

  时代和硬财富时代, 战争与暴力一直都是主导国富国穷的主要方式。而在未来的软财富时代, 战争还能决定国富国穷吗? 和平崛起是靠韬光养晦、悄悄发展, 还是靠坚船利炮保驾护航? 那些因为一次次战争而崛起的财富大国,国民心理中从来不惧怕战争, 因此即便失败,国家也常常会在战后15 年左右的时间就奇迹般地复活; 而那些从国民心理上惧怕战争的国家,

  不但难以积累技术上的领先优势, 而且即便短期积累起一定的财富,长期也总是难逃被洗劫的命运。在硬财富时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 和核时代的“冷战” 之后, 我们该如何看待海洋、空间战争与未来软财富的关系?

  《民富论》还直截了当地指出, 国家富裕不是最终目标, 老百姓富裕才是中国梦。国富民不富, 衰落第一步; 民富国不强, 财富无保障。而从国富到民富, 不仅需要财政税收政策调整, 更需要土地、国有资产等产权制度上的变革。通过回顾并分析中国每一次产权改革都面临着多重两难选择,作者对如何让改革避免落入“ 产权改革陷阱”,如何在环境、文化、

  制度之间形成正向循环, 如何划分产权改革过程中的国有财富和私有财富之间的关系,如何划定政府与市场的角色等问题作出了路径设计。

  最后, 作为笔者“新财富四部曲” 的第三部著作,《民富论》继续沿用了《新财富论》、《财富的觉醒》中的财富史观, 并部分展示了第四部著作《软财富》的核心思想———软财富和软价值理论。软财富理论从财富的来源和财富创造方式角度, 把人类追求财富的历史划分为三个不同的时代:生态财富时代、硬财富时代和软财富时代:

  在以地球表层生态环境为基础、利用物种繁殖规律获取财富的生态财富时代,由于所有生态财富来源局限于地球表层土壤有限的平面空间,同时财富创造的过程又受到动物繁殖时间和植物生长时间的制约,因此财富总量是有限的,上万年无法突破。牛顿物理学以后,人类财富来源摆脱了地球表层土壤生态环境, 更多开始从矿石、石油、天然气、煤炭等非生命世界获取效用;创造财富的方

  式也摆脱了生物繁殖、生长时间的限制, 可以利用各种物理、化学等方式任意加工、创造, 人类迎来了“硬财富”大爆炸的时代。

  如今当发达国家已经进入软财富时代, 人类财富源泉终于挣脱了有形物质资源的限制, 更多的财富价值表现为知识产品、信息产品、文化产品、金融产品和其他社会服务在内的“ 软财富”。这些软财富创造活动,既不会对地球表层的动植物生态进行破坏, 也不需要消耗很多能源或硬资源, 其成本都仅限于人类的思维活动和其他活动……

  本书所有关于人口、贸易、战争、金融、制度的财富规律的探讨自然分别置于三个不同财富时代的框架之下, 并针对正在到来的软财富时代提出应对之策。其实, 早在1905 年, 面对中国在全球竞争中第一次落后,康有为就曾写《物质救国论》, 从技术层面反思农业中国与西方工业化国家竞争的战略差距; 如今面对软财富革命, 中国的居民、企业、国家政策决策者如果停留在硬财富时代的老观念里, 当然无法应对正在到来的严峻挑战。

  本书写作历时三年, 四易其稿。其间, 得到很多朋友、同仁和家人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 在此特别向杨光、刘晓亮、冯磊、王玎、李治华等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滕泰

  2013 年7 月1 日凌晨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