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摆脱中国制造浮躁症

作者:吴晓波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陈志龙 南京财经大学中国区域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吴晓波掀起的马桶盖风波成为今春最热闹的话题,动静挺大。有正部级高官出场呼应,历数国产马桶盖如何“不照谈”。人民日报从品位和尊严的高度予以反驳。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出来护犊,说国产马桶盖“好得很”,抢购的马桶盖“Made in China”就是例证。企业界杨元庆和董明珠也加入了马桶盖的“口水战”,元庆结合电子行业这些年的血拼厮杀认为是山寨版道路的“宿命”,董明珠认为是中国制造业在还历史的欠账。我认为他俩离中心和主题近了。

  中国游客到日本去排着长队买电饭煲、电吹风机、马桶盖,不是因为它们便宜,而是因为它们更贴心、更智能。电饭煲能煮出粒粒晶莹的米饭,吹风机能让头发干爽且柔滑,甚至马桶盖都能让人如沐春风。晓波的文章揭示了中国制造业转型中的囚徒困境。

  差距在哪儿,究竟有多大?一位日本学者说,1978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政策之初,无论是电器还是汽车领域,如果日本的技术水平是100的话,那时中国的技术水平恐怕只有10或者15,经过30多年的跨越式发展,中国制造是赶上来了,已经追到90∶100,“但对于高科技这种东西来说,从0开始追到90固然不易,要想从90追到100,那绝不是一步之遥,而是难于上青天。”

  这就是差距—一公里并不远,从开头到现在,都不远,但万里长征的最后一公里却非常遥远。这就应了古人一句话“望山跑死马”。用那位日本学者的话说:“这最后10%的差距正是日本制造国际化存在的意义,它是最新的高科技的化身和代表。”

  正是不懈地追求技术进步,日本科技界与产业界紧密合作,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几乎每年都有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其中2008年居然囊括4项自然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而过去40年间,中国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只有一位—1986年,中国台湾的李远哲博士凭借其对分子水平化学反应动力学的突破性成果而获得诺奖。

  这些年,无论是人文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中国在科研经费上的投入越来越大,但真正在高尖端技术领域的突破和应用并不出彩,相反,科研经费不断曝出“腐败门事件”,让中国科学界蒙羞。

  当然,日本人也很清醒,日本学者近滕大介的一本书说,如果在距今2 000多年前就评诺贝尔奖,那么估计中国人年年都会得奖—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重要发明和发现都与中国人有关,造纸、火药、指南针、印刷术都由中国人发明。

  在日本人还是掘穴而居的时代,中国人已经创立了包括天文学在内的科学知识,在战争中使用铁器和集团战术,建立了涉及6 000万人的国民户籍体系及完善的法制体系。他感叹说:“即便一个伟大的国家,也常常通过它的缺点和所处的时代紧密联系在一起。”这话是话中有话,耐人寻味。

  再看另一个制造业强国德国。此轮欧债危机中,欧洲各国经济哀鸿遍野,至今余音绕梁。但德国风景独好,成为欧元区屹立不倒的“定海神针”。为什么“德国模式”能够胜出?究其根本,强大的制造业是其抵御危机的铜墙铁壁。德国制造的产品,小到钟表、水果刀,大到汽车、火车、轮船、桥梁,大致具备了五个基本特征:耐用、务实、可靠、安全、精密。

  1906年,德国泰来洋行承建甘肃兰州中山桥,1909年建成。合同规定,该桥自完工之日起保质80年。在1949年解放兰州的战役中,桥面木板被烧,纵梁留下弹痕,但桥身安稳如常。1989年,此桥建成80周年之际,德国专家专程对该桥进行了检查,并提出加固建议,同时申明合同到期。如今,中山桥仍然照常使用,并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实际上,与处在当下“90%阶段”的中国制造一样,“德国制造”的光环并非与生俱来。历史地看,“德国制造”也经历了“灰姑娘”式的蜕变。德国19世纪30年代才开始工业革命,较法国晚了30年,此时英国工业革命更是接近尾声。由于世界市场几乎被列强瓜分完毕,追求强国梦的德国人在列强挤压下,以剽窃设计、复制产品、伪造商标等手法,不断学习仿造英、法、美等国的产品,廉价销售冲击市场,由此遭到了工业强国的唾弃。

  1876年费城世博会上,“德国制造”被评为“价廉质低”的代表。1887年,英国议会通过新《商标法》条款,以此将劣质的德国货与优质的英国货区分开来。从那时起,德国人开始警醒过来:占领全球市场靠的不是产品的廉价,而是品质。

  于是德国紧紧抓住国家统一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战略机遇,改革创新,锐意进取,通过对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建立高质量的制造业体系,催生了西门子、克虏伯、大众等一批全球知名企业,推动德国跃居世界工业强国之列。

  无论是日本制造还是德国制造,严谨、细腻、精密的专业主义精神成就了它们,哪怕是一只马桶盖,也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和严谨理性的民族性格。

  现代制造业的核心文化是:标准主义、完美主义、精准主义、守序主义、专注主义、实用主义和信用主义,这些文化特征都深深地根植于民族文化之中。相比之下,中国语言中的高频词汇“差不多”,则显示了一种消极负面不求精确的模糊性和随意性。

  从挖掘机到马桶盖,中国制造普遍存在质量和精度不高的问题,本质上还是制造业潜意识里“差不多”和“赚快钱”的浮躁症。是到了痛下决心摆脱还债式的“宿命论”的时候了!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