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前言

作者:郭本城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先父柏杨在1949年离开大陆来到台湾,当年他30岁。他在台湾度过了60年的岁月,这60年,他写了2000多万字,出版了200多本书。即使是身系囹圄、在最恶劣的环境里,他还是坚持文学创作:他利用早餐吃剩的稀饭涂在报纸上,好几张黏在一起,形成一张坚硬的纸板,随后就靠坐黑牢墙角,把纸板放在大腿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眯着眼睛,坚毅地紧握着笔杆,持续他的“监狱文学”创作。

  父亲的监狱文学作品《中国人史纲》第一章,有这样一段像诗一样的文字:

  中国版图像一片和平宁静的海棠叶,台湾岛和海南岛,像镶在叶柄下方的两颗巨大珍珠,南中国海诸岛,则是无数散落在碧绿海水中的小的珍珠群。

  这就是父亲心中永远深爱的故乡。在他心里、在他眼底、在他口中、在他笔下,他的故乡是那么的辽阔广袤、那么的美、那么的高贵。他的故乡,当然也是我们五位柏杨儿女的故乡。跟父亲一样,我们也都深爱这块美丽宏阔的土地和敦厚善良的人情风俗。

  2008年4月29日凌晨,父亲在台北庚辛医院辞世,享年89岁。在他老人家过世之后两年多,也就是2010年的9月12日,我们将他移灵到了河南省新郑市文化气息浓厚、绿意盎然的“福寿园陵园”,父亲重回他所深爱的故乡,和故乡芬馨的泥土永远地融合在一起了。当天晚上,我在宾馆写下这首诗来缅怀父亲:

  回到故乡

  为什么你不再说话?

  为什么你没有回答?

  你是否厌烦了我们?

  你怎么忍心不理我们?

  为什么不再看见你的身影?

  为什么不再听到你的诤言?

  你是否嫌弃我们?

  你怎么忍心拒绝我们?

  我们寻索你的脚踪,

  祈你降临我们碎梦之中。

  闻到覆盖在你身上的菊瓣馨香,

  我们缅怀你言语的芬芳。

  你的身体已融入天地,

  你的精神也永世长存。

  今天你回到故乡,

  亲吻和平宁静的海棠叶香,

  你安详地闭着眼睛,

  沉睡在以马内利的梦乡。

  不再看到你的笑颜,

  却常听到你在叹息,

  荡漾在世间愁肠。

  思念你托着脸庞,

  慈祥微笑眯望着我们。

  也许是在嘲笑我们,

  丑陋的依然丑陋,

  善良仍在水深火热。

  你已经得着了释放,

  脱离世界的捆绑,

  脱离丑陋的病苦罪魔。

  你已经回到幸福的故乡,

  安息在以马内利的梦乡。

  直到父亲离世五年之后,我才提笔撰写这本《背影》,主要是让父亲“爱好和平的精神”“诚信宽恕的思想”以及“坚忍卓绝的毅力”得以传承与发扬,因为现在的社会,人们太优渥、太自满,也太脆弱、太容易遗忘。在撰写《背影》的过程之中,我更深一层地认识了父亲。看着父亲这一生走过的身影,我热泪盈眶。我疼惜他童年生活的孤苦无依,悲痛他十年冤狱的惨磨苦难,更钦佩他有容乃大的宽容精神,和知恩图报的感悯襟怀。年龄随着沧桑经历而增长,我努力让时间倒流,追忆模糊往事的点点滴滴,以及父亲苦难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我感同身受,不禁让自己浸润在极度思念父亲的感伤之中。

  在写到1968年父亲遭到逮捕,被诬陷及惨遭刑辱的几段时,我不断擦拭难以克制的泪水,我暂停一下,写下了《悲伤的思念》这首诗,来发泄我的情绪:

  我痛得心肺灼烈,

  是我的傲骨正在碎裂。

  冤怨在沸腾爆裂,

  诗词也淌着血泪。

  我爱这个社会,

  却侵蚀让我残生哽咽。

  这是个无理的社会,

  我已经身心俱裂!

  人生如何进退,

  要有自己的智慧。

  多少人心中污秽,

  何时才能痛彻领会?

  我爱这个社会,

  不断以真心面对。

  我生命已经遭到压碎,

  何止是支离破碎。

  我的心绞痛陈列,

  这是残忍的消费。

  我们要忏悔面对,

  生命中要有是非错对。

  许多大陆友人,即使是年轻人,对“柏老”都非常熟悉,这让我很惊讶,也很感动。这是一个书香社会的传承,也是人文思想的进展,青年知识分子能带动风潮,也让逐渐老去的我们充满了希望。而这种现象,在大陆尤其明显。我应该说,在我们的故乡,已经很强烈地感觉得到这种振奋人心的氛围。

  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时代,而重视礼仪、温和恭俭与喜欢读书的下一代,已经可以确定未来的人生,是何等光明灿烂了。

  我祈盼这本书,能唤起大家对先父的追忆,也让我们都能更认识先人奋斗的过程,学习那坚忍不拔的毅力。即使处在悬崖饥虎、巨涛恶海的生死关头,也要充满信心和希望勇敢地面对,为着人最后的尊严,克服所有的艰难而绝不逃避,自始至终都要有“大是大非”的坚持,让濒临熄灭的生命和破碎的灵魂,得着恢复和成全,并能够原谅过去所有的施暴之人,化为大爱回馈社会和国家,以及回馈曾经施恩加惠之人。

  感谢台湾读者的支持与爱护,让《背影》能够在台湾热销。现在能够在大陆发行,我怀着感恩的心,尤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是一个信誉优良的著名出版集团,能够肯定这本书,让我非常开心,更是万分荣幸。希望大陆的读者都能够喜欢柏杨,更能够喜欢柏杨的《背影》,并能给我多多的指教,使我更加成长。

  “唯有‘爱’,才是超越世代的东西。”最后,让我献上父亲的这句话,与您共勉之。

  2014.09.04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