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成长型思维:人在诸多方面都可以改变

作者:凯利-麦格尼格尔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和讯读书
  做思维干预的心理学家,已经习惯了各种质疑。很多人觉得这很荒谬,如此简单、一次性的干预,内容不过是用新方式思考某件事情,就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即使干预措施成功了,甚至超越了研究人员最狂野的期望,人们还是很难相信它们真的管用。

  戴维·耶格尔,是位于奥斯汀的得克萨斯大学一名思维模式研究者。他和我分享了一个故事,说明人们的怀疑深到何种程度。故事发生在圣弗朗西斯科海湾地区的一所高中,学生们来自最低收入水平的家庭,考试成绩也是全州最末。差不多四分之三的孩子享受学校免费午餐,许多人都是帮派成员,40%的学生说在学校没有安全感。

  耶格尔想教新生们一种成长型思维——人们在许多方面都是可以改变信念的。为实现这个,他让学生们读一篇短文,文章介绍了几个主要观点:你现在是谁,不代表以后就永远这样;人们如何对待你,看待你,不代表你就是那样,也不能决定你未来的样子;随着时间的变化,人的性格会发生有意义的改变。学生们同样读了高年级学生以第一人称写的文章,描述自己改变的体验。最后,学生们要写一个故事,关于人们——包括他们自己是如何随时间改变的。

  当时是新学年开始,耶格尔在高中体育馆,面对着120名穿着运动服的九年级学生,组织了这个时长30分钟的干预项目。就在学生们读第一篇文章时,一个不了解该项目细节的体育组老师走了过来。“你为什么在这里?”他问耶格尔,“你为什么不去小学?对这些孩子,这太晚了,纯粹是浪费你的时间。”讲这个故事时,耶格尔笑了,但这明显使他恼火。“这太讽刺了。我来这儿,就是教孩子他们是能改变的。”

  尽管有人怀疑,这项措施却产生了深入而持久的影响。学年结束,接受过干预的学生更加乐观,更不容易被生活中的难题打垮。他们更少有健康问题,相比那些随机被编入控制组的孩子,更不容易沮丧抑郁。81%接受干预的学生通过了九年级代数考试,控制组却只有58%的通过率。思维模式转化最大的学生,干预措施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最强烈。平均来说,这些新生以1.6分(相当于C-)开始,以2.6分(相当于B-)结束了他们第一学年。

  结果如此可观,以至于我为那些随机被分到控制组的孩子感到遗憾。的确,这些结果令学校感到惊讶,改变了老师对学生潜力的看法。但是,据耶格尔说,这样的结果,往往很快会被忘记。他总是把数据展示给实验所在学校的老师,他对教育非常有激情,成为研究员之前,曾经在俄克拉何马州的图尔萨教过中学英语。他把所有资料都给对方,以继续提供思维干预,但是很多学校都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耶格尔说,30分钟的干预就能改变人生轨道的想法,实在令人难以接受。“人们就是不相信这是真的。”耶格尔说道。

  这就是思维模式干预的现状:它们好到太不真实。它们与深深植根于我们的,关于改变的信念背道而驰。我们认为所有问题都根深蒂固,很难改变。许多问题确实由来已久,但是在本书中,你会反复看到一个主题,那就是思维模式的小转变,会激发一系列深入变化,甚至会挑战可能的极限。我们习惯性相信,需要先改变生活中的一切,才会幸福,或者健康,或者得到想体验的其他东西。思维科学表示,过程是相反的。改变思维是其他变化的催化剂。但首先,我们得让自己相信,这样的改变是可能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